暧昧的国与国

钓鱼岛或许是我的狭隘个性,使我容不下各种暧昧,对于人的好与坏,对于道理的明或暗,对于某件事情的对与错都喜欢辩的明明白白,如果用“正直”这个词来形容我,我是受不了的,很多人都是这样在误解中被美化了而且也“被”接受了,这类人最后的结果都要被当初抬举他的人踩到脚底,大肆唾弃。我不要让那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说到底,我只是一个愚蠢而又有点小鸡肚肠的人,因为不能在脑子里妥当安排好那些相悖的认知,索性只留下自己可以把握的一小部分供自己消遣。

所以,我看不惯钓鱼岛这个事情,无论是我国还是日本国的态度。就好像我们在马路中间看到了一个钱包,甲乙双方都在争论是自己的,但在没有明确证据之前,谁也不许乱动那个钱包一样。但那样解决问题只会让问题变得复杂,如果钱包里只有一万元钱,而没有其他任何的资料可以证明这个钱包的主人是谁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呢?换作是我,很简单,是我的就是我的,你就是要跟我玩命我也得拿回来,不是为了里面的一万元钱,而是为了一个道理。如果不是我的,我绝对不会跟你去争,顶多在边上围观,看你去跟别人争。当然,国与国之间的政治角逐不可能这么简单。可道理还是一样的。讲道理按道理办事有的时候就是一种态度。我所赞成的就是一种正大光明的态度,而不是现实里如此的暧昧。

用“暧昧”来形容在钓鱼岛上两国的态度,也是一件迫不得已的事情,这本身也让我很是纠结,虽然我并不喜欢纠结。“暧昧”本身也是一种纠结,我会在“我为什么纠结这个用词的想法”上去揣测“两国对钓鱼岛如此暧昧”的纠结立场,答案自然是虚无的。要说我没这个能力,我又是不愿意承认的,我想说的是,那只是因为我对事实的真相知道的太少了,如果足够多,我应该可以提出一个真正公平的解决之道。好吧,谁愿意给你知情权?又一个老问题摆在面前,绕开不谈。

回到暧昧。我真的不喜欢遮遮掩掩的关系。不过,如果暧昧是一种战略的话,那就只能说明我们这等人只配围观在一边了。见过动画片里围观的观众是怎么画的吗?没鼻子没脸没眼睛没嘴巴的,你看像不像我们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