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t

如何解救你遇到的不幸者

下班回来的地铁上,遇到一个下跪乞讨的小女孩,然后一晚上就没睡着。显然,这是我失眠的一个重要原因。白天还在为小伙伴们所说的不预设立场而感动,晚上就被自己想象出来的恐惧而折磨,对自己敢做什么,不敢...

Continue reading...

繁体字需要定规矩才能学么

【2015030507】#不看他的朋友圈#如果有一天,微信公开一个数据,显示你屏蔽了哪些人的朋友圈并提醒给对方,你会尴尬吗?这就是社交关系中最重的戏份:面子。就是你希望对方认为他在你这里很重要...

Continue reading...

勇敢的殖民者

探险者在最初不一定就是个英雄,也有可能被众人看做傻子。今天有一群人叫嚷着要移民火星,诸位听了,会觉得这只是一出恶作剧吗? 一则去年底的新闻说,荷兰一个从事火星移民的机构已从约20万报名者中选出...

Continue reading...

退休:愿退但不敢休

作为渔民子弟,『退休』一词在我听来很共产主义,但我认为它与无产阶级难有关联,即便是间接的。 比如我的父母,如今年过六十,依然还得自个儿下地干活,打工糊口。他们与其他地方的近十亿农民朋友一样,离...

Continue reading...

嫖妓是什么问题

昨天,“薛蛮子嫖妓被抓”一事引起热议。对薛蛮子而言,既然是名人,就得概括承受各种是非,谈不上冤枉。但公众们却似乎谈的太嗨,错了方向,跑题太远。 假设如大家所议,薛蛮子被人做局陷害,嫖妓之说不过...

Continue reading...

可否怀念陌生人

昨天,有位网友告诉我,他计划近期去安庆祭奠海子。 晚些时候,我翻看吕露新出的诗集《望我天真如初,愿你善良如昨》时,也注意到第一页记着海子的一首诗:『我相信有人正在慢慢地艰难地爱上我,别的人不会...

Continue reading...

母爱是一种习惯

这个暑假,对朱注而言,太过沉闷。原本憧憬过的精彩假期,因为某些原因不得已做出调整,他也只好服从。 这服从,多半是在我面前的表现。至少芳不这样认为。令人不安的是,这个十岁大的家伙已经不在意我们对...

Continue reading...

朝鲜金正恩复辟

前两天,在一场阿森纳与曼城的友谊赛中,拉姆塞打进了关键一球。围绕这个球谈论最多的,不是阿森纳在新赛季的前途,而是这一次会是哪个倒霉蛋要被“拉姆塞死亡定律”诅咒。不出意外的是,才过两三天,传来荷...

Continue reading...

他的羞耻与隐私

新闻报道,江西瑞昌的62岁教师『陶表功』,长期猥亵多名女童并致6人患性病。家长们找到市政府提出赔偿,分管教育的副市长蒋贤智对其中一位家长说:“如果是我的孩子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我就不声不响带她到...

Continue reading...

盲点里的欢笑

“盲点”是一个极尴尬的词。有时候意味着自由,有时候又意味着囚牢。JWT为某监控系统创意的一组作品,看一看,哪个角色更欢乐点呢? 现实生活里,就监工、越狱和抓贼这种事来说,没有任何一个角色是欢乐...

Continue reading...

百度魔图不好玩

我们上传一张图片到网络中,最多是给图片一个命名,比如我给个人照片往往命名为“eric.chu”,这样做是为了方便管理,谈不上有什么目的。略懂SEO的人会认为,这样做方便搜索引擎抓取,为图片带来...

Continue reading...

举头三尺有神灵

我以前算是无神论,我父亲对我说,信一点鬼神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在谈论三观时,总有一个两段论,往往又总以“按唯心的说法”去表述自己。我不知道我纠结的性格是否根本就来自我父。 我开始相信举头三尺有神...

Continue reading...

防不胜防 猜不胜猜 越防越猜

有些事情虽然看不到真相,但总觉得原因必然是那样。有些人虽然没见过,但天然觉得应该被关注。理由很简单,就是害怕自己会成为那些事的受害者。 比农夫山泉更紧迫的事,却是京华时报们不愿关注的。说简单一...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