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张利军老师

1996年7月,我在安达尔厂结束实习,工作分配名单上没有我。父母很焦虑,带我去见班主任张利军老师,想搞清楚是什么情况。 张老师和她的先生,带着我,连夜赶到安达尔厂的魏副厂长家,她先生和魏是大学...

Continue reading...

朱芳文:我们的恋物式分裂

1/约会后,男子送女子回家,在公寓入口处,女士问,要进来喝杯咖啡吗?男子回答,“有个问题,我不喝咖啡。”她笑着反驳道:“那不是问题,我根本没有咖啡。” 2/当初,美国问欧洲小伙伴,“你们要考虑...

Continue reading...

朱芳文:我的阅读经验

1/读书日、读书会和书单,是为不爱读书的人准备的。阅读,对很多人来说,是压力和负担。不爱阅读的家长,以及不鼓励阅读的老师,都是阅读的坟墓。 2/即便对爱读书的人来说,也不一定是喜欢或爱,更像是...

Continue reading...

三人行 我做你师

1/能把一件事给人教明白,算你真的懂。从学习效率来看,“三人行必有我师”,不如“三人行我做你师”。也许,那些没一点实战经验也敢开课误人的专家们,自信心就是这样来的。 2/虽然我自己不喜欢,但还...

Continue reading...

不要依赖别人的认知前进

1/1960年代,神经科学家麦克连提出三脑一体模型,将人脑分成三层,分别是自动化历程(第一层)、情绪(第二层)和认知(第三层),第三层对其他两层的影响,是人之行为的关键。问题在于,许多人被别人...

Continue reading...

此刻更需保持身心健康

1/听闻美国国务院督促撤侨的消息,我的第一反应,难道是要打仗吗?比病毒更可怕的,是战争。死于病毒,怪自己身体不够健康。死于战争,只能怪某些人心理不够健康。 2/3月31日,《旧金山纪事报》发表...

Continue reading...

朱芳文:如何减少垃圾信息的污染

1/朋友圈有篇《大西洋月刊》的文章,是《环球时报》的译本,我找到原文,借着谷歌翻译,重新整理一遍(延伸阅读:新译本)。再看字数,比环时译稿多出近2000字。对《环球时报》的不信任,是对《大西洋...

Continue reading...

三月初三 回忆一位老友

我对数字不敏感,能记住一些人的生日,不刻意,只要觉得对方很重要,便能自然记住。三月初三,是立鹏生日,他是我人生当中的第一个好友。 他跟我的关系,在我看来,比他跟他二弟还亲。至少在1999年之前...

Continue reading...

朱芳文:在自我意识不全时……

1/电影《超脱》,指出教育与成长的关键,在于建立自我意识。自我意识不全的人,不仅身处悲苦不可自拔,还会给外人和社会造成危害。 2/自我意识,包括自我认识、自我体验、自我控制三种心理成分,像一张...

Continue reading...

你的“片刻”值多少钱?

1/一个片刻约3秒,人的一生有6亿个片刻。贝佐斯的个人财富有9800亿人民币(此次疫情不知缩水多少),他的一个片刻价值1633.33元。假设,你的每个片刻价值1元钱,你有6个亿,会如何分配? ...

Continue reading...

拒绝与有荣焉 无需与有耻焉

1/网传有人代表中国,就新冠疫情向美国道歉。道歉是可以的,代表自己就够了。因为不想被人代表,所以自己发声,算得上有勇气。但“代表别人”,不正是她自己正在反对的吗?若拒绝与有荣焉,则无需与有耻焉...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