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最需要打假

有些时候,我们是不愿意面对现实的。但是这种自欺欺人的状态维持下去只会让自己坐以待毙,让自己喜爱的事业成为一个假事业,让这个行业的无数前辈先烈沦为冤魂枉鬼。

请相信如我一般自认为肩负基本社会道义的媒体从业人员最终还是可以面对初衷。

我承认,我们的媒体最需要打假。这个结论并非仅仅表现在一个“包子”、一张“某州日报”上。作为媒体的核心表现,“新闻”这个字眼一旦与“假”字纠缠不清的时候,我们就不难理解公众对媒体的其他外延如发行量、收视率、渠道、覆盖面、读者、广告等字眼的极端失望了。

媒体的影响力因为其吸引注意力,保持舆论中心地位的基本特征不会改变,尽管正负参半。但其公信力及信任度的下降早已是不争之实。媒体热衷于保持自身的注意力,而不在乎使用什么样的手段,无忌社会道义的责任。更可怕的是,这样的恶习居然成为了很多媒体的市场立足之本。

假、大、空出现后,自诩公正的第三方也尾随而至,一切仿佛是为了完善一个生态链一般的发展,却没有人意识或疑惑这个链条如果依靠自律,也是可以稳定的运转。起码,在局部如此。

于是这样一个貌似繁荣的市场不得不因为规模的扩大,产生了合理的泡沫,又因为合理的泡沫的存在,多余了些不合理的泡沫,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稍加时日,混在一起,谁是谁非,乱成一团。

为了迎合某种私利,媒体就难以站在道义的最高点,即便立在一个土丘上,干嚎两句社会道义放肩上,也无法掩饰两条肮脏的泥腿。

自律不成,不如自贱!

到了最后,干脆不再掩饰,反而一变到底,做不成贞女,干脆做个娼妓!那样,才算立足这江湖!赢得这利益!

唉,媒体,就和黑社会老大一样,名气都是兄弟们给的,你要是弄虚作假,早晚会给你打回原形!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