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救你遇到的不幸者

下班回来的地铁上,遇到一个下跪乞讨的小女孩,然后一晚上就没睡着。显然,这是我失眠的一个重要原因。白天还在为小伙伴们所说的不预设立场而感动,晚上就被自己想象出来的恐惧而折磨,对自己敢做什么,不敢做什么,不知所措。

在她经过我身边的那几秒钟,恰好停靠在某一站,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停住没动,好让我看清楚她的长相,鹅蛋脸型,即便面部有很大面积的胎记--双目以下的两个面颊一片青色,乍一看以为是被殴打过留下的淤青。应该可以确认,那更像是胎记--还是可以看出几分童稚天真,单从头发上看,她的生活还算健康,乌黑柔顺的马尾留到肩膀,不合时节的秋冬上衣配着蓝色裤子,脚踝露出,瘦长的身形令人印象深刻。

就在停站的那几秒钟,我有个念头,想在关门的最后一秒钟抱着她冲出车厢,如果真像我想象的那样,有人跟随并逼迫她行乞的话,我们可以在这一站暂时摆脱这个跟随者。不过,这个念头来的快,去的也快。下一个念头想的事,即便一切如愿的话,接下来我要做什么呢?孩子会反抗吗?我要报警吗?我能带回家吗?这些问题的答案似乎都在我告诉我只是一时冲动。直到门关闭之后,孩子跪下起身再跪下再起身,我发现自己除了陷入无意义的想象和对所谓结果的快速预判之外,无计可施,甚至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敢。之前在我看她的时候,我们有眼神的交流,我确信她的眼神还是跟普通孩子一样清澈,而我发现她能注意到我的时候,却不自觉的闪躲了。

我有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作为一个男孩子的父亲,我很容易将眼前这位可能在十岁左右的小女孩代入成我的女儿,但我做不到将她当成自己骨肉,我每天所看到的,所听到的,所被劝导的,都是无休止的世道险恶与人心叵测。她可能是被自己的父母租借出来的?她甚至就是被自己的父母带出来的?她应该没有受到太多的虐待?如果没有人救她这辈子的未来是可以想见的,长至成年由良为娼,命中注定……

我可能有一百次好的冲动,但不敢有一次有用的行为,都是来自我的懦弱与不敢担当。即便在半夜里喝掉一罐啤酒,码上几百个字来表达后悔,也没什么卵用。实际上,我可能缺的还是一个不伤害自己而又能保全这种孩子的一个好办法。只是这好,往往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而这个代价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所以,我很想听到,朋友们可以给我什么建议,在我下次遇到的时候,不再如此虚伪无用。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