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s

橙色马克杯

我喜欢坐在咖啡馆里,尽管大多数的美式咖啡都属劣质,干涩呛喉,但无论用哪一种咖啡豆,只要经过烘焙,总能散发其特有的芬芳,坐在满是香味的地方,至少在这个城市里,是难得的。 有一天,我一边等一位很多...

Continue reading...

穷人11

我们的第一笔生意来自于一个日本人。 虽然我看上去一直比较愤青,但多年来被生活折磨挤压的经历告诉我,在生意面前,可以不要带上情绪,生意是理性的,而情绪只会让生意变的糟糕。我没有拒绝日本人的生意,...

Continue reading...

穷人10

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我们三个坐在一家快餐店里,商量着怎么创业,做什么。 “回忆”的唯一好处,就是能够美化所有细节,包括可能并不好的东西。说实在的,我已经记不得那天下午是否有阳光,但我还是愿意描...

Continue reading...

穷人9

当你的同学比你先成为老板,你会不会嫉妒? 我是嫉妒的,所以我没办法不拿从前与现在来做个比较,但我也知道这种比较毫无意义。大度的人总可以这么说,好吧,以前我比你差很多,甚至我谦虚点承认以前的你是...

Continue reading...

乐土1999

1999年的时候,安九第一次出远门,一走就是一天一夜。这是安九第一次坐火车出门,从安徽沿江的一个小渔村,去到靠海的大城市天津。 那年安九22岁,职业高中毕业已有三年半,除了一副400度的眼镜,...

Continue reading...

穷人8

整整八个月,我们负债度日! 身为广告销售员的我,终于跨进了传媒业。不幸的是,在前八个月,我和我的妻子得靠负债度日。 很是奇怪的念头,觉得这样的日子于我的漫长人生很有价值,意义非凡!(怕是这句话...

Continue reading...

穷人7

三十岁的某一天,突然认为自己需要成熟。 三十岁的某一天,突然认为自己需要成熟。虽然我还并不知道成熟为何物?但是我又感受到这种需求的强烈性,非比寻常! 其实,人的需求又有几次是自己真正的需求呢?...

Continue reading...

穷人6

我和春芳是在03年的10月1号举行婚礼的。 父母亲还是将我的婚礼办的比较体面,简单而又隆重。 我们有点意外,其实也不应该意外。天下,只有父母的爱是无尽的。 认识芳不久,我就告诉她关于家中的一切...

Continue reading...

穷人5

这两个女孩一个是天芳,一个是春芳。 天芳将我送到宜昌机场之后,除了告诉我在武汉如何转机的事宜之外,她也表示了她会在毕业之后有可能来上海发展。我大约是表现的很高兴的样子。具体说了什么,在今天,我...

Continue reading...

穷人4

我的小学女同学,和我一块长大。 于我而言,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同学。这和我其它的同学本无区别。而我的父母对她的印象却非常的好。这可能就是缘分吧。我的父母和她的父母也因为我们的渐渐长大而变的异常亲...

Continue reading...

穷人3

我对爱情从来就没有赋予过它什么特殊的意义。 我更相信在我们农村里,一男一女通过介绍,认识,而后订婚,结婚,生子直到其中任何的一个肉体消亡为止。 我赞赏这种解脱。那是很残酷但也很绝美的一次实验。...

Continue reading...

穷人2

那个傻大叔就是宗名。 宗名大约45岁,上海人,私营企业主。经营着上海最具影响力的品牌连锁机构。 宗名喜欢穷人,因为穷人除了幻想之外,什么都没有。他可以让穷人更穷。大家都知道幻想的目的还是因为有...

Continue reading...

穷人1

鸟把鱼儿举上了天空,对它来讲,是一项善举 这句话很有意思。 我忘了这句话是谁说的,可能就是我自己讲的吧!但是与不是并不重要,总之,我对这句话持肯定态度。 我自己把自己丢在上海,在这个花花世界里...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