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6

我和春芳是在03年的10月1号举行婚礼的。

父母亲还是将我的婚礼办的比较体面,简单而又隆重。

我们有点意外,其实也不应该意外。天下,只有父母的爱是无尽的。

认识芳不久,我就告诉她关于家中的一切。尤其是早几年欠下的巨额债务等事情,芳不以为然,轻描淡写一句:慢慢来呗。和她在一起,我没有太多压力。而应该有的压力其实也被她在不觉中转换成了一种责任。我很是感叹人生的成长,是如此默契、如此随意、如此自然。爱这东西,我已有了一点感觉了。然而对父母和妹妹的歉意,却更是加深了。

我为什么会对父母亲有一种愧疚的心理呢?其实,也并不是这个词语所能表达确切的。我希望自己是个孝子,也是一个好哥哥,然而事与愿违。夸张一些的讲,除了钱,我什么都有。可是,我这是在忘了我是一个人的前提下不知天高地厚的张扬。这种张扬自然是有缺陷的。尽管我的妹妹说我已经是一个好儿子,好哥哥。

而在我是一个个人的前提下,我得生存。生存需要物质的基础、需要交换、需要钱,如果在我们的生活中,连这个基础都没有,谁还有资格去谈什么孝敬和关怀呢?或者称自己是一个什么什么样的人呢?

奇怪的是爱情这个东西,有的时候,好像真的可以不需要物质的。我们经常在口袋里仅有10元钱或者更少的情况下,去期望明天、去期望自己会有收获、去盲目的相信自己的乐观,居然过的非常快乐。老实讲,到今天为止,我们还不能确定那段日子会不会是我们一生中最困苦的时光。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曾经正是在这种环境里相知相爱的。

嗨!谁知道未来呢?

即便有更艰苦的日子,我们依然可以从容面对:“慢慢来呗!”

有时候,我很欣赏我的妻子的这种平常心。

然而她也不是很坚持的。偶尔,她也会郁闷,她也会怀疑,她甚至告诉我不要去做那些力不能及的事情。而这种“不能及”的事情其实只是她未曾看得到结果的东西罢了。也正是这些,我才觉得她很真实,是对我的补充。尽管我们加在一起,仍然显得势单力薄,但是,这世上哪有天生的强大呢?

我记得有人对我说过:一个没有成功的人,是不配谈失败的。

我很是相信别人对我的忠告,我觉得都是冥冥中早已指定的某人要在某个时候告诉我某一些事理,让我不要走一些弯路。因为对我而言,我总是希望我遇见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信任我,而我呢?更可以无拘无束的去相信任何一个陌生人。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道理,总希望一有机会,就能告诉给别人知道、让别人理解、使别人接受,这也是我的妻子所谓的“不能及”的事情的一种吧。

可是对于那一句话,我却有点不好接受。我承认,去提及自己的失败是有需要别人同情的嫌疑。可是,我真的需要别人的同情吗?我不敢说不是的。我到底是需要别人的同情呢?还是我只是需要别人对我的关心呢?或者仅仅是一次随意的关注呢?是的,关注,随意的也可以。看来,我其实不是自己所说的那种可以忍受孤独的人。

无论怎样,我也不算是一个成功的人。我即便没有资格去谈什么失败,但对自己说说,总还是可以的。我的妻子却适时的提醒我:只有经历失败才了解何为成功。

所以,一个人不去承认失败、讨论失败、分析失败,他又如何去争取他的成功呢?

其实,那人讲的话不全是我理解的这个道理!你可以承认失败,但不要以此做什么借口。总之一句话,就是“不成功”于自己来讲是没有什么理由可原谅的。如果,你认为经历了什么是失败的话。

好像我很乐意去实现我的想法,哪怕那会让我更穷、很没有创见、很没有前途,但只要是自己最纯真的想法,不管诞生于什么年代,一样具有实现的必要和急迫感。

看来,我注定是这样的一个人了:一个于世界无用,却于我的妻子、我的家人、我的朋友万分重要的一个人了。

虽然,我还是一个穷人。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梭梭鲜泽说道:

    人生的意义显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