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

朱注研学归来

(編者按)朱注在研學之前,跟爸爸有一番討論,當時達成一個口頭承諾,研學回來寫篇見聞感受,做個總結,好讓研學看起來像場研學,而不是一次自己花錢請人洗腦的形式教育。結果卻被帶偏,發生了另一件事,讓...

Continue reading...

边吃零食边聊天

朱注放学回来,带回一包零食,是学校发的。于是父子俩一边吃零食,一边聊天。 朱注:爸爸,今天学校发零食,你知道为什么吗? 爸爸:元旦? 朱注:是的,老师也有哦。不过,陈某某没有。 爸爸:为什么?...

Continue reading...

没胆试错的小孩

昨晚朱注说要帮我画草图,但ipad上的软件不够给力,还需要费点脑力才行。可这点是朱注懒的有的。于是气呼呼的怪爸爸不帮忙设置好页面,一推了事。 我经常也有这副腔调,对自己的时候。随便找个什么理由...

Continue reading...

希望、睡眠和笑

下周,朱注开始放暑假。他期盼已久,但也不敢表露的太过欢喜。 昨天提到期末考试分数,数学考了96分,跟我着重强调全班只有一个同学考了100分,言下之意,自己还算不错。又因为那同学,与他关系最好,...

Continue reading...

找你妹也可以有童趣

朱注告诉我,他们学校流行一个叫做“找你妹”的新游戏!你知道的,做家长的听到这个难免有点头大,仔细盘问是少不了的。 听完朱注的解释,“找你妹”应该只是一个用姓名做谜底,逆向问问题的游戏。比方说某...

Continue reading...

最佳进步奖

朱注见我回来,害羞的想告诉我一些事,一番扭捏之后,还是由妈妈说出口,原来难得一回数学老师和语文老师同时表扬了他。朱注还补充,班主任只表扬了他一个人哦。老师还答应给他一个“进步奖”。 芳偷偷跟我...

Continue reading...

孩子的疯狂

考试结束了,我答应朱注可以“疯狂”玩两天。疯狂这个词是应他要求加上去的,不过是不加约束而已。不要这样,不要那样,没感觉我会让他很有压力,竟然成了他的一个期望。 过往对他的约束可能多了点。我担心...

Continue reading...

肮脏的教育方式

作为一个农民工,我该为孩子能在这城市得到一张课桌而感恩(感谢党和政府,感谢上海人民)!但作为一个男孩的父亲,我有必要质疑某老师:您认为要求学生抄袭是合理的教育手段?还是只为了讽刺和侮辱?请别忘...

Continue reading...

爱哭的人

一些与父母分开太久的孩子真的爱哭,因为我小时候有这样的经历,遇到外人于我身上无心的言行也会感觉委屈,眼泪便不自由的掉下来,悲伤莫名。等我懂得眼泪不该被情感绑架之后,我才开始认真去理解哭与不哭的...

Continue reading...

让朱注难受的梦

早上4点,朱注从梦里哭醒,他梦见同学C打他。我很熟悉C这个名字,朱注在学校里唯一的一次打架就是拜他所赐。我也有点了解C这个孩子,我曾见过一个老师对C的妈妈说:“如果学校里允许老师打学生的话,我...

Continue reading...

自私的老爹

我想明天朱注会起的比我早,在假期里,朱注不太贪床。而且明天可能依然是艳阳高照。更何况现在已凌晨2点,我刚准备去睡。突然叹了一口气,想说点什么。 下午的时候,我跟朱注在大公园的草地上坐了20分钟...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