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

金融危机本来没有影响到我,我原以为墙角下最小的那一根草总会有生存的空隙,但现在有点怀疑了。一旦我的周遭环境被改变了之后,我似乎也应该做些调整才对。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把自己换到了这个频道上,又要调整,哪里找方向呢?这几天日子糟透了,不好过。

今晚的亚冠,我也没有心思去看了,不想再让自己郁闷一次,我猜想申花即便能赢球,场面也不会太好看。那种懦弱的球风还真TM的随我。我们这些球迷好像也只是一个寻找归属的群体,什么足球?什么运动?都是瞎扯淡。还不如静下心来,想想下一步该做些什么比较实际,我知道自己总不能一味的沉浸在什么反思和痛苦之中。

前日在公园里遇到一个做安利的小伙子,他在向我兜售着他的产品和观念。在培训师的帮助下,这个四川来的小伙子对未来充满了期待,似乎明天的一切都是美好的。这点触发了我,于是我愿意跟他交流,想了解他的信心从何而来,他的这种态度又是因何而生。可惜的是我没有找到答案,或许他跟我们一样都是在生活所逼迫下做了一些无奈选择,这些选择看上去好点或差点罢了。

晚上又睡不着,接连有好几日。莫名其妙的嘘叹。无中生有的怪梦。这几日糟透了,真不好过。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tonic说道:

    其实好久都没看球了····
    至于做销售的 其实多半我觉得都是有前例为证,加上自我实现的渴望,于是自然信心百倍。。。(大部分时候,有信心总比没信心好,起码,有信心起码是一种希望)

  2. 朱芳文说道:

    也许是我做事做的太久,麻木了,所以找不到动力了,才会羡慕这样的年轻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