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

7月17日 又一份遗憾

2010年,她寄新书给我,约了某月某日在上海见上一面,聊聊两岸,聊聊媒体…… 后来行程改变,我以为只是无数变卦中的一个,却没想到这辈子再也不会见到。 今天,从别人的朋友...

Continue reading...

有没去浮降躁的药

桌上那本用扎克伯格做封面人物的《商业周刊》,买来有三四天了,不过是随意翻了一遍。搞笑的是,与此同时,我正在犹豫要不要在App Store为它买单。 另一方面,我也在不断刷新朋友圈或订阅号里的所...

Continue reading...

某种空白感

有时候你会突然发现,身上又多了一点不喜欢的毛病。这是不断妥协的一个恶果。 比如不小心增加的体重,会让你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胃口。又或者是意外掉落的一颗牙齿,尽管前一秒还在痛恨它带给你无休止的痛苦,...

Continue reading...

社会离我太远

凌晨四点半,还没睡觉的念头。有几件事没做,甚至连思路也没找到,晃晃荡荡的,看了一部汤姆汉克斯的电影,读了几篇没尿点的《子不语》,就过了一夜。在写这篇博客的时候,耳机里播放的是刘锡明的《朦胧夜雨...

Continue reading...

二十二天

不算这篇博客,我已经连续二十二天没在这里写字了,这可能是我最长的一次中断。不多解释,只希望下一回不至于这样狼狈。写字是个习惯,无论如何,都该持续着发生才好。 这二十二天,前一半在怀宁和东至渡过...

Continue reading...

团购有诈

老话说,只有错买的,没有错卖的。用来形容团购,再恰当不过。 可能是心血来潮,我在糯米网上下了我的第一个团购订单:花118元买了一件定制衬衫。流程算是简单。先在网站注册一个帐号,选中自己要买的东...

Continue reading...

活动

24号可能是一个好日子,大家不约而同的将活动安排在今天,可惜我一个也参加不了。在安庆,老胡组织了同学会,已经有36个家伙报名参加,除去混在外地的几个人,算是难得的一次大团圆了。在闵行,1881...

Continue reading...

第97天

这不是一个纪念日。第97天并没有特别的意思,只是从我决定将这个博客定期发布开始算起已经有了97天,看上去我应该在100天的时候去写篇纪念的文字才好,但我不喜欢这么做,整数更多的时候只是为了方便...

Continue reading...

风继续吹

(图片来自百度,向创作者表示敬意!) A:今天什么日子? B:4月1号,愚人节! A:愚人节? B:嗯! A:哦…… 每次想独处的时候就会放哥哥的歌来听,往往只听某一首...

Continue reading...

昨天

昨天我在浦东一家快餐店里对着窗外发呆。早上8点不到,离我要参加的某个活动还有1个小时的时间,我看了几页叫做《好莱坞的叙述方法》的书,脑子里却在想着与电影或者写作无关的事情。我想我需要找一种放松...

Continue reading...

乱折腾

我是一个折腾的人。我知道折腾这个词不够褒义,用效率低下来形容自己也算恰当,总会在无意中做许多浪费时间和精力的事情。为了鼓励自己,我会说自己“不折腾”,但“总扑腾”是一定不会差的。可资安慰的是我...

Continue reading...

致歉!

纯粹因为个人原因,网站被关停了十几个小时,向朋友们表示歉意!原本安排今天早上九点发布的文字,就留到明天了,明天我会跟一组数字较上劲,敬请关注吧。另外也想说下“3月”是我一年里面最重要的一个月份...

Continue reading...

诡异

正在工作中,电话响起,来自厦门 注册商:您好!是朱先生吗?我是厦门###的小W。 我:W先生,你好!(我想起上个月他也来过电话) 注册商:这次给您来电,是想跟您确认下您还有一个.cn的域名备案...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