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

7月17日 又一份遗憾

2010年,她寄新书给我,约了某月某日在上海见上一面,聊聊两岸,聊聊媒体……

后来行程改变,我以为只是无数变卦中的一个,却没想到这辈子再也不会见到。

今天,从别人的朋友圈,再到她的脸书里众多好友的留言,得知她不幸离世,即便我俩交往不多,但也感觉悲伤:

我们这种异乡客,不晓得为了什么去到别处;不晓得为了什么一等再等;更不晓得为了什么自以为是;

我们只是假装自己有梦、有爱;能看、能听;说着、活着;

也许,我们只是不想重复别人的人生,哪怕自己的人生同样卑微。

而已。

祝她安息。

有没去浮降躁的药

桌上那本用扎克伯格做封面人物的《商业周刊》,买来有三四天了,不过是随意翻了一遍。搞笑的是,与此同时,我正在犹豫要不要在App Store为它买单。

另一方面,我也在不断刷新朋友圈或订阅号里的所谓自媒体作品,那些文字多半让人失去耐性,作者们试图塑造出一个思想上的巨人,虽然字里行间找不到半点有用的建议。

而少有的一些有价值的内容,却有着不同版本的表述和署名,让人雾里看花,不清楚真理究竟掌握在谁手里。

所以,对读者来说,信息爆炸之后,不仅是信息麻木,更让有价值的信息得到变现的机会,一定有人在内心里呼唤更纯粹的观点分享。这让我对“虎嗅估值1.5亿”的传言半信半疑。我相信中国一定会有这样的媒体出现,但我也相信,它肯定不是现在的虎嗅。

从这点上说,我不喜欢的虎嗅与我喜欢的阿森纳倒有几分相似,看似高大上,实则只是一介屌丝,薄命的很。

大半个赛季都高居榜首的阿森纳,到了三月,已沦为为欧冠资格而战。但枪迷们不愿意承认这点,甚至对三线奖杯仍存在不切实际的幻想。阿森纳的屌丝格局,在于球队没有自知之明,不敢承认自己的真实实力只能应付一条战线,并且勇敢的向球迷说出来。

而中国媒体们的屌丝属性,无非是拿着吃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但实际上只能使出喝白开水的力气。

媒体们之所以自不量力,是因为他们之间从来只是互相比烂,从未设置过什么底线。这该有多么讽刺?这样的媒体的确也难有洞察,更谈不上如何指导社会前行。若要开个药方给他们,至少得先去浮降躁了再说。

至于阿森纳,也得少几个“世界级”的球星,多几个有血性的斗士才好。

某种空白感

有时候你会突然发现,身上又多了一点不喜欢的毛病。这是不断妥协的一个恶果。

比如不小心增加的体重,会让你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胃口。又或者是意外掉落的一颗牙齿,尽管前一秒还在痛恨它带给你无休止的痛苦,但真的失去,你会觉得连说话都没了支撑。

前两天,温格的球队输球了,幸运的是,等我从睡梦中惊醒的时候,他们已经结束了比赛。不幸的是,我会将这个结果带入自己的生活,不由自主的生成一种很糟糕的感觉,就像疲惫时望着堆在桌角的那些书,有心无力。

也在前两天,参加由某著名财经报纸主办的一个商业活动,罗振宇主持其中某场小型论坛。他提到另一家财经报纸,很夸张的称之为“败类媒体”。很难理解如他这样的一个崇尚“魅力人格体”的有智慧的人,也会犯一个凡人式的错,下一个自以为是的结论。谁会觉得一棍子打死一船人也是正常逻辑呢?罗胖需要检讨自己的言行了。

我也很想检讨自己。至少得认清哪些是我该珍惜的,而哪些又是我无需介意的。

说到后者,我有点经验可模仿,比如上班路上,我多半会遇到一位多半穿着粉色鞋或粉色上衣的女子,跟我同路,甚至还在同一栋楼里上班。但遇见只是遇见,就像她对我也只有一片空白而已。

我很希望,在大多数时候都找到这种空白感并努力保持,越陌生、越简单的事越难做好,我知道。

对了,今天朱注会去动物园秋游,晚上回来,我会问他:小伙伴们喜欢他带的毯子吗?

社会离我太远

凌晨四点半,还没睡觉的念头。有几件事没做,甚至连思路也没找到,晃晃荡荡的,看了一部汤姆汉克斯的电影,读了几篇没尿点的《子不语》,就过了一夜。在写这篇博客的时候,耳机里播放的是刘锡明的《朦胧夜雨里》,嗯,我想着办法提醒自己,是来自什么时代。

漫修她爸在微信上发来一张调侃屌丝的图片,给屌丝定的那几个标准,不小心都让我对上了,若诚实点,更觉惭愧,自己其实连屌丝都不如。这个原本可用做表白谦逊的词,也离我渐远,突然间就让自己觉得很没安全感。这多少让人沮丧。

还没沮丧太久,就接到一份挂号信。某银行寄来一张新的信用卡,信用额度够刷一辆奥拓车搭两部iphone5。原本只为工资避税而有组织申请的这张卡,却让我很伤脑筋,该不该申请启用呢?至少我认为这额度颇能让人浮躁不安。

到了晚上,新浪微博上传来一条消息,说阿里花了5.86亿美金入股新浪微博。去年营收才6600万美金的新浪微博,居然能估值32.5个亿?市盈率超过49倍,浮躁指数满格。突然间才觉醒我这每月10元的微博会员贡献,实在没必要,得立即停。不过,新浪精的很,找半天没找到关停的办法。这也令人胸闷。

所以,我说我不喜欢放假,不用约束自己要几点上床,几点睡觉。就难免会分心关注旁的事,除了沮丧、浮躁和胸闷外,只剩下一首歌还算安慰。在朦胧夜雨里,可带出新的浪漫?

离我太远的,都不美。

二十二天

不算这篇博客,我已经连续二十二天没在这里写字了,这可能是我最长的一次中断。不多解释,只希望下一回不至于这样狼狈。写字是个习惯,无论如何,都该持续着发生才好。

这二十二天,前一半在怀宁和东至渡过,而后一半,我带着朱注和朱注的奶奶一直宅在上海的屋里。这中间除了一个中秋,余下的那些快乐假日,对我而言,只是一次浪费,没读书,也没写字,甚至连睡眠时间都没超时,日子就成了空白。这多悲哀。

我巴不得那些日子很快的经过。不知道有没有人在某些时候与我有相同的感受?这让我略显焦躁。就算带朱注出去踢球,我也是心慌慌。

漫修她爸发给我一篇鲁迅的文章,让我很快安静下来。我早注意到微博上,很少再有人讨论“钓鱼岛”,如它在过去反复出现般的再次消失。大家转而关心长假的品质,各种旅游诉讼或市井纠纷都显出这假日的无聊。我原以为真有人组队去钓鱼岛,结果……我总该明白,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安排着什么,这社会如浪潮,起落有序,不容你逆浪而歌罢了。

我安静下来,自然会担心自己,也觉得谈那些远的没的不是我该做的事。假如“事实”只是一个玩笑,我总不该把那些写“事实”的家伙们从坟堆里拽出来抽上几鞭子吧?

我该担心什么呢?是自己还能在这个城市待多久?或者怎么回到安庆能让自己乐观点?又或者即便退回黄泥湖也不像是一个笑话?

唉,还记得初出门时的那些念想吗?一转眼,十二年。

团购有诈

老话说,只有错买的,没有错卖的。用来形容团购,再恰当不过。

可能是心血来潮,我在糯米网上下了我的第一个团购订单:花118元买了一件定制衬衫。流程算是简单。先在网站注册一个帐号,选中自己要买的东西之后下单,用支付宝(或者其他方式)进行支付。支付成功之后,就会收到一条短信。然后凭这条短信,就可以直接去商家完成交易了。

老实说,在我订购之前,就已经有想过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包括图文不符,店家借此吸引客群以销售其他产品等等。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次恶意的测试,因为我有点后悔下了这个订单。

按照网上信息,我去到这家公司的陆家浜路分店,从地铁4号线的3号出口出来,我至少走了10分钟,才走到这家公司的楼下,而非他们自己说的只需5分钟。另外,明明店址在陆家浜路上,结果却要从边上的另一条路才可以走进,店家应该说清。

到了店里,给人的整体感觉一般,没有“定制”这个词能给人带来的某种愉悦氛围。当然,与过去乡下的某个普通的裁缝店相比,要好上一些。

店员还算礼貌。说明来意之后,立即招待坐下,看衬衫面料小样,个人对面料一点都不懂,只好随便选了个自己熟悉的纯棉面料。另外还看了领口和袖口的样本,这中间有简短的介绍。紧接着,让师傅过来量尺寸。之后开单给我,告诉我大约三周左右的时间,就可以拿到衬衫了。整个交易流程到这里基本结束。

在我有意离开的时候,店员终于还是没忍住说了句:“我们现在有个促销活动,定制一套西服,只需要499元,您可以现在看看。”于是,跟他进到另一间房间,大概有六七套西装小样,我看了其中一套,领口能看到线头,袖口的纽扣很粗糙,面料摸上去有点偏硬,这种做工和用料让我不太满意,同时也很担心刚刚订下的那件衬衫。于是很自然的告诉店员,等我看到衬衫之后,再做下一步购买的计划吧。

但谁能保证三周之后,我会看到什么样的一件衬衫呢?

我是想说,团购这件事的奸诈性很突出,第一,商家的价格自由设定,凭什么来判断其价格与价值的相符性?第二,在这种所谓的定制服务里,将用户设定成“专业人”(或者称懂行的人)也是一种欺骗,在没有任何参照的情况之下,用户心理上的不安会超越购物带来的愉悦,最后一定不会产生后续交易。

但专业的服装团购站还是有机会的。不妨将整个定制流程放在网络上来完成,包括选择式样、面料等等,通过丰富的图文介绍,可以让用户选到自己喜欢的那一款。至于量尺寸的部分,可以放到线下完成,不仅仅在店面里,甚至可以提供上门服务,或许会更好。

总之,我希望三周之后,我能比今天稍微满意点。

活动

24号可能是一个好日子,大家不约而同的将活动安排在今天,可惜我一个也参加不了。在安庆,老胡组织了同学会,已经有36个家伙报名参加,除去混在外地的几个人,算是难得的一次大团圆了。在闵行,1881的春日芭莎是一个全家人一起游园的好活动,这也是1881今年的第一次团体活动,我知道1881做活动的品质,可惜。在黄浦,GM群会组织一场带有精彩演出的主题活动。除了分享社会化营销经验之外,还要给大家带来一场值得期待的小话剧表演。晚上,还是在黄浦,花心老爹又要在他的齐辣操办一月一度的企业主餐会,这次的主题是分享如何投资合肥……因为今天也是学校的参观日,我们必须要陪着朱注去参观他可能有机会入读的小学。

要知道,这是最近最让我心慌的唯一一件事情。我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为了朱注全家返回东至。我说这是我最坏的打算,是因为我得为了他放弃这个城市。也许说被这个城市抛弃更恰当一点,但这个结果对我来说会是很痛苦的,虽然我相信自己可以挺过,无论顺利与否。但也不全是说会牺牲了什么,因为未来对于朱注更为重要,我们只是尽了可怜又可爱的父母心而已。

说回到活动,让我心动的同学会。想象一下和一帮子十多年不见面的老同学聚在一起会是怎样的一个场景吧,拥抱应该是少不了的,对彼此现在过的如何一定也很关切,或许相互的鼓励也会有点,但更多的还是对过去共同生活印记的回忆……祝福你们,亲爱的同学们,希望你们今天能玩的开心!

到中午的时候,我会在这里单独放上一首歌,不与这篇文字放在一起,我是怕会破坏这首歌的严肃性。歌曲是需要语境的,但没有多余的文字干扰或许会更简单直接有力些,我希望你能听到是那种在心底跳动的力量!加油诸位!祝假期愉快!

第97天

这不是一个纪念日。第97天并没有特别的意思,只是从我决定将这个博客定期发布开始算起已经有了97天,看上去我应该在100天的时候去写篇纪念的文字才好,但我不喜欢这么做,整数更多的时候只是为了方便记忆,但不能说明和代表什么,而我也并不是因为喜欢9或者7这两个数字,总之,这个标题与我的心情有关,复杂而无目的,但这就是生活。我想说这是一个压抑着的年代,就算我不愿意承认只是我个人有这样的问题,但有趣的是不会有多少人否认自己也在被压抑着。

或许不期而遇的友情,才是这个年代少数几样值得慰藉的东西。但友情在很多时候也不靠谱,被岁月欺骗,被经历中伤,被你遇到的不堪所蒙蔽。不过这也没什么,每个人遇到的都极为类似,只是情节曲折不同而已。我要说的,其实也就是生活在不断变化着,我们在不断被改变着,我们预定的所有方向或者目标,都是一条曲折的线,被折服后,就成了一个圈,不甘被折服的,就能连一条成功的线。

这几天沉浸在各种情绪之中,我不可能不被感染。不过,我始终相信一切都会有自然的解决方式,我们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安静,之后静待时间来给出选择。如果人很善良,那么结果就一定不会凄凉。

风继续吹

leslie
(图片来自百度,向创作者表示敬意!)

A:今天什么日子?
B:4月1号,愚人节!
A:愚人节?
B:嗯!
A:哦……

每次想独处的时候就会放哥哥的歌来听,往往只听某一首。我选的最多次数的就是《风继续吹》和《风再起时》。也许是因为只有风这样的物件才可以表达如风一样的心情吧。我不去多做探究。一年中,有太多的时间想要独处,会用这样的一首歌给自己划出一个小空间,在哥哥的声音里,我觉得自己可以找到某种力量。当然,那不是冥冥中玄妙的什么东西,这只是我做到自我平衡所找到的一种最佳途径而已,像一条适合我的线路,在这条路上,我能看到风景。

但我得承认,那不会是你眼里的某幅画面。这个风景与视觉无关,也谈不上是什么虚无的想象世界。但我能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存在,我在其中,安静的坐着,听着什么,喝点什么,但什么也都不想,什么也想不了。有的时候,我会将这临时凑成的场景做个细致一点的处理,拼在一起,搭建一个意想中的拼图,而这个拼图也就成了下一回寻找安静的理想环境。这个环境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清楚,由歌声引我前行。

我也得说我不觉得我是哥哥的那种普通粉丝,我不迷信偶像。但哥哥是我的偶像。这两点似乎有点矛盾,我也不想多做解释。尤其是在今天。我想说的,都在前面的那个对话里,能理解的早已会心一笑,不能理解的权当我故弄玄虚好了。这世界诬枉的事多。

昨天

昨天我在浦东一家快餐店里对着窗外发呆。早上8点不到,离我要参加的某个活动还有1个小时的时间,我看了几页叫做《好莱坞的叙述方法》的书,脑子里却在想着与电影或者写作无关的事情。我想我需要找一种放松的方式,于是用笔在本子上随意记下我脑子里正在想的什么,生活很累,尽管还没有到需要《活法》那样的地步,但也许我真的老了。

其实,我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完整的事情,包括失败。我这么说也并非没有道理,我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儿,比如说我学会了盲从却学不会独立思考,因为盲从比较简单,不容易被犯错,而独立思考却总是遭人笑话。说到底我也有面子问题。我很虚荣,我喜欢来自他人赞赏的愉悦,要命的是我又很清醒。要知道虚荣与清醒是相悖的,这是痛苦的!

当我在本子上记下思想的垃圾有一种除污去垢的快感。因为我想尽快忘掉这些,正如“我在沙滩上记下你的名字,海水涨起落下后,我已忘了你是谁”这般的滑稽。人们走进这家西式的餐厅,却忘记了中式的生活是什么?地铁里有一则穿唐装喜迎世博的宣传广告,我会在脑子里闪过为什么他们穿的不是布鞋而是皮鞋的疑问。但没有人会在意这玩意,管它是什么,这里早就不是稀饭油条的城邦,但你会觉得这是一种进步吗?

可能只有几个小时,但远离网络还是让我有了一种愉悦感,我真的很想这一天都属于我自己,可以坐在任何一个有阳光的角落里,像这样随手用笔写点什么。我居然有了一点思考,在远离了该死的网络之后。在我开始怀疑网络是否是该死的玩意之前,我是不懂得珍惜“思考”的,但现在我还多了对于未来的信任和期许,少了几分诋毁和攻击。这是快乐的。

耳边传来音乐声、店里机器的噪音和客人皮鞋踏地作响,这是一个叫做忙碌的地方。这个时候,我觉得我很讨厌这样快节奏的音乐,它让我感觉不适。我焦虑的合上本子,连同那本翻了几页的书一起扔进背包里,一口气喝完已经冷了的咖啡,走出了这个鬼地方。

乱折腾

我是一个折腾的人。我知道折腾这个词不够褒义,用效率低下来形容自己也算恰当,总会在无意中做许多浪费时间和精力的事情。为了鼓励自己,我会说自己“不折腾”,但“总扑腾”是一定不会差的。可资安慰的是我只是在跟自己斗,不影响其他人,这点也是我不怎么招人嫌的原因所在。

手犯贱,给自己的笔电设了下密码,重启之后却怎么样也不能输入正确的密码,怀疑自己的脑子在刹那间进水了。不得已找台机子上网搜了下,哦,居然有专门处理这种问题的业务,看来犯贱的人不止我一个,都成了赢利点了,算是长了点见识。于是花了30元钱,用了5分钟左右的时间搞定。临走的时候,我居然傻到说声再见,再见就要花钱,我又犯贱了。

有几个朋友做公关业务,要么问我有没有什么新的活动,要么问我能不能帮他们的活动带去点高端观众。这样的事遇多了我就会想,一方面是主题明确的商业活动,一方面是需要集中资讯的观众,能不能将这两个需求通过一个平台整合在一起呢?比如说建设一个网站,让活动方发布最新的活动安排,让观众主动寻找并参加合适的活动。嗯,这样的网站叫活动网,有点类似于豆瓣的同城……鼠标一抖上网搜了下。晕!这样的想法早有别人想在前面,好多类似的网站罗列在搜索栏下面,只是看上去都没做好而已。

是的,要想做好这样的平台,首先你得有丰富且高质量的活动资讯,其次,你得有足够基数且品质优良的受众。无论是哪一点想整合好都不那么容易。这又让我想起了“资源说”,整合资源不算能力,消化资源才叫本事。回过头,网络确实是一个好平台,我还是在想如何去整个网店,卖点什么才好,要不咋对得起这蓬勃跃进的宅经济呢。

致歉!

纯粹因为个人原因,网站被关停了十几个小时,向朋友们表示歉意!原本安排今天早上九点发布的文字,就留到明天了,明天我会跟一组数字较上劲,敬请关注吧。另外也想说下“3月”是我一年里面最重要的一个月份,很多重要的事情都发生在这个月,但谈不上喜欢与否,尽管大多数时候都让人沮丧……万幸的是网站正常开张就好,我也可以继续写字了,感恩!

诡异

正在工作中,电话响起,来自厦门

注册商:您好!是朱先生吗?我是厦门###的小W。
我:W先生,你好!(我想起上个月他也来过电话)
注册商:这次给您来电,是想跟您确认下您还有一个.cn的域名备案还没有通过的事情。
我:是啊,我上回不是要求你给我写一个邮件告诉我需要做哪些事情吗?(晕,上次他比我着急多了,现在好像跟没他事一样)
注册商:哦,对的,上回我还没给您写邮件……(电话那头停顿了下)嗯,我记得您之前有做过备案申请
我:是的,但是没有通过。
注册商:那您还记得当时的用户名和密码吗?
我:都还保留着,不过已经不能使用了。
注册商:哦……嗯,那您还可以通过向当地管理部门提出申请修改。
我:是什么部门?
注册商:上海市通信管理局¥¥(这里没听清)部门
我:哦,怎么写(我拿起笔,准备记录)
注册商:咦,您的.cn域名还能访问啊?
我:是的,一直使用正常。(这个时候我不知道是套上笔套,还是把笔拿在手里)
注册商:哦,按道理没有备案的都会关停啊,您的这个还能访问,很诡异哦。
我:诡异??????(我顺手打开了这家注册商的域名管理后台,但没明白他说的诡异是什么意思)W先生,现在的域名备案管理后台被你们关掉了?
注册商:是的,朱先生,因为您的主机不在我们这里,所以,我们关掉了域名管理后台。
我:啊?(这么直接!!!)那我咨询下,我另外几个域名的备案通过了,但是后缀却是以一个D结束,是不是意味着,这些域名分别是A、B、C、D结尾呢?
注册商:哦,对哦(他在管理后台看到了我的几个被通过的备案号),您的备案号居然以英文字母结束,真是诡异哦!
我:诡异?(又是一个诡异,还是没明白他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哦,那你可以告诉我诡异在哪里吗?
注册商:哦,我也不知道哦,我要问下我的同事,等下我再给您回复可以吗?
我:可以的,那我等你的电话。
……
距离他上次来电答应给我写邮件告知我域名备案相关事宜已经一个多月了,他没有做,以后也不会做的。
而他这回答应给我回电又不知道要等到哪天。
这也有点诡异,只是不知道这种诡异跟他说的是不是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