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冤枉的中医

可能有一些人跟我一样,对中医有着各种误解。

小一点的时候,我相信外婆说的中医,治流痰、治蛇疮,非他不可,至少在50年代或者70年代的皖西南乡下,赤脚医生还多以中医为主。

后来渐渐长大,接触到的信息不断被更新,甚至有人将治牛皮癣的江湖郎中与中医直接划上等号,这种等号被不断强化之后,我对中医的态度有了改变,开始不喜欢。就像花粥在《老中医》(试听)(下载)里的调侃,老中医就是用来治吹牛逼的。

不喜欢的原因无非是因为我对“无所不能”这件事持有怀疑与抵触情绪。这世上没有上帝,就算有,他也造不出一块他搬不动的石头。很好的举证吧,以后还会用到。

有过一次被中医欺负的历史,在去年,一个有着博士学位的年青中医拿着华山医院的病历卡为我的岳母治病,没有中医立身的望闻问切,也没有西医讲究的各种检验,只有包治百病的一剂汤药,结果是费钱费心费精力。

我经常想表达我对这种庸医的烦躁,但苦于又执信于对国粹的尊重与体谅,让我即便在遭受困扰之后还只是以费钱而已做个了结。更深层次来看,我可能是过于自卑,而不敢质疑这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假中医们。个中原由,他们比我们掌握的更为透彻,成了本钱。

话说回头,我想表达的是,中医不是坏人,只是有些坏人披着一张中医的外衣。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