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阿罕布拉宫的回忆

曾听人弹奏一曲《阿罕布拉宫的回忆》,被木吉他打动,但过了很久,依然只是喜欢听却弹不来。 虽然我也买过一把吉他,但过了好新鲜的三分钟,就成了一个地道的纪念品,可能在某个时候,我也有决心去学好它的...

Continue reading...

你们真不是黑豹

所谓的黑豹乐队推出了新专辑《我们是谁》,虽然还没听到具体的曲目,但我以为我可以给个答案,至少我想说:这帮家伙真的不是黑豹。 当然,每个曾经喜欢过《无地自容》的人对黑豹都有自己的记忆,而我的记忆...

Continue reading...

Laura Pergolizzi

这几天,我的耳机里反复播放着LP的《Tokyo Sunrise》。我不懂Laura pergolizzi能翻成怎样好记的中文,也许只要记作劳拉或者LP就好。Laura能被百度到的资料也不多,我...

Continue reading...

被冤枉的中医

可能有一些人跟我一样,对中医有着各种误解。 小一点的时候,我相信外婆说的中医,治流痰、治蛇疮,非他不可,至少在50年代或者70年代的皖西南乡下,赤脚医生还多以中医为主。 后来渐渐长大,接触到的...

Continue reading...

加州旅馆

做这个视频的朋友称它为《真正的加州旅馆》,我不以为然,仁者见仁吧。但我实在喜欢演唱者的声音,同时对改编者的词和想要表达的意思也很赞同,他在用一种“蹂躏经典”的方式呼唤社会的关注,还好这不算是个...

Continue reading...

Shakira:waka waka

来自哥伦比亚的Shakira早在1991年就出道了,可惜到今天才被我“遇到”,如果说歌手与听众之间也是有“缘分”这种说法的话,这应该就算是吧。貌似同龄的两个人,在超越了20年的光阴之后,终于隔...

Continue reading...

微笑

我来到这世间 像一阵风 像一场梦 悄悄的走过 在山和水之间 流淌着什么 是不是寂寞 陪过你和我 在七彩云霞中 有神仙在招手 在微笑 谁又能知道 他在午夜魂牵梦绕 在深深海底 有龙王在逍遥 在微...

Continue reading...

非洲的味道

又是周六,放上一首歌,估计很多人早已听过,对的,就是即将在6月开战的南非世界杯主题曲。这个视频里除了有南非版本之外,还有张学友和张靓颖唱的中文版,但好奇怪为什么听到其他版本(尤其是中文版)却已...

Continue reading...

三个平方

这是一篇文不对题,题不对文的文字。“三个平方”对我来说是一种压抑,但我并不想说清楚这“三个平方”所指何事。我想扯点别的,好让我不去想这“三个平方”,又或者我本不该将它记载在这里,但于我而言它是...

Continue reading...

永恒的吻

又到周末,上一首《永恒的吻》,来自俄罗斯的Vitas,我相信喜欢张国荣的人也会喜欢上他(个人网站)。至于为什么,我不想解释,自个慢慢体会吧。不巧你真的喜欢上了,就去优酷上找他吧。 中超最终还是...

Continue reading...

芳华绝代

来听一首歌,张国荣和梅艳芳的现场版《芳华绝代》,这个时代的华语乐坛还有巨星吗?我听过不少死忠荣迷的故事,搞得我不敢说自己有多迷leslie了,确实,leslie不是用来迷的,是用来体会的。不多...

Continue reading...

AT17的两首歌

穷的只有爱 演唱:at17 作曲:PAN   填词:黄伟文 穷得只拥有爱 难以买四两菜 但穷未曾令我俩下台 口袋只有爱 志气却超载 常被人预言并没有未来 从来不感慨 我 一身债 时时仲争一蚊过...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