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缺的存在感

早上7点25分,窗外已是喧闹不堪。与七八年前相比,我租住的这个地方已经失去原有的清静,在环绕这个小区的四条马路上,无论什么时候,都有数不清的人和走不完的汽车。看起来,所谓“热闹”,总该是城市的特色。

我第一次看到数不清的人,是在北京火车站,让我想用“人海”来形容,而当时的我,在踢踢跶跶的脚步声中,感觉昏眩,心烦意乱。这也是多年以来我都不喜欢北京的一个理由。一方面,我的确对“城市”这样的集群理解不多,另一方面,我的个人好恶其实是没有标准的,至少我曾期待过东至也该有如此热闹的一天。

我不喜欢城市,但我无法避开数不清的人群,无论是租住在某个小区,或者只待在互联网的某个角落 ,我们都依靠发现彼此的存在而获得存在感。

我是说我可能喜欢清静,但窗外的喧闹让我觉得我还生活在某个特别的地方,那些传入耳内的声音是带有印记的,声音入耳的刹那,甚至能从鼻子里闻到某种奇怪的味道,那弥漫在这片区域上空独有的味道,让人难以言明。

又或者在互联网上,我会关注朋友们的一举一动,参与一些我感兴趣的话题,评论、点赞或转发。但大多数时候,我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仅仅为了刷刷存在感而有这样的行为举动。我是有多害怕被人遗忘呢?

换句话问,我的这种存在感的稀缺是热闹的因,还是热闹的果呢?

好吧,再次受虐于自己的矛盾心理,既然喜欢清静,又何苦在意什么存在感呢?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