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性生活

若干年前,我沿着三峡游玩。在一个破庙里,求了支上上签。破庙里有位没印象的和尚把我解签,说我来世可以成为神。我并没有因为他的预言给他什么额外的香火钱。不过,也一直将这个挂在心里的某个叫做虚荣的文件夹里。

及至成家,有了性生活,有了下一代,有了死亡的紧迫感,才渐渐将那个转世成神的预言逐渐的与自己拉近。“不知道成了神,会不会有性生活?”我把这个问题抛给我那来世也许还要辛苦做人的老婆,“如果没有性生活,说什么我也不去做神。哪怕来生做牛做马,也要有那配种的机会。”我肯定的表述。她认真地听完,安慰我,“一定会有的,左手一个何仙姑,右手一个紫霞,就怕你应付不了。连丑鬼赵传都说‘快活似神仙’啊。” 想想也有道理,神仙不快活,叫做什么神仙呢?不过,身为传媒人,知道这“得来的信息不可全信”的道理,对神仙体会的快活也还是要有所保留,不一定要和凡人一样,在性上图个痛快。但是,还会有什么样的快活呢?

就随便打个对折吧,这神仙了不起也和凡人差不多了。这样一想,就高兴起来,唱了句:“你耕田来我浇园”。却不料脱了神仙的仙脚,恶臭一片:要真是这样,那七仙女干吗下凡找董永?那织女又干吗舍不得牛郎呢?难道真是应付不了,红杏出墙?那这天宫?那这神人? 看来,这神界的传媒人,比凡间更厉害。那一番把我弄的稀里糊涂,我辈人是永远比不了这些个神的,幸我辈前人有留言,奉为:神侃。此乃一诫啊!

若干年之后,等我可以忽略我的性生活,好生做事的时候,我也许比较向往成佛。佛应该比神要低点级别,不过我不在乎,做佛比做神好,起码性生活权利在自己,不必迫不得已,也不会后院起火。呵呵,做什么,都得有什么的尊严。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