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九年多了九公斤

无聊时站在一个磅秤上,居然有59公斤?!我脑中划过的景象却是多年前小多同学赘肉累累的肚腩。一不小心,我也快变成那样?

很明显的是,这些年来,我没有关注过自己的身体。这算是一种成熟,我终於不在计较青春痘与雀斑。但这也是一种退步,我对健康的体魄也渐渐少了追求。我可能不在做到让人惊讶於一口气做50个俯卧撑。我忘不了当初小罗同学输给我一箱饮料的表情。

但这些都是过去,现在状况发生改变,仅仅是因为多了9公斤,我不在有资格嘲笑别人不够自律,更不可能告诉自己,我曾有过六块腹肌。拜托,腹肌这件事真的有过吗?我得怀疑。

多了9公斤的肉,可能是乌镇之行的一个意外收获。

乌镇之行也有其他收获。我想,我在4点钟确实可以起床。但让我跑3公里,却是一件极难做到的事。我用咕咚计时,在累到自己怀疑要倒在乌将军庙的时候,我不过才跑了1.25公里,如果说有几分钟时速不到4公里都不用计较的话。1000多米的小跑,却让我感觉挫败,甚至觉得无药可救。

换一副心态,像老易所鼓励的,从简单的出门开始。一个好开始,但又隔了几天,会不会更无法继续?

好了,不抱怨自己了。问朱注想不想回东至。如果让他一个人搭火车的话。他满口答应。现在,需要他妈妈也认可就能放行了。当然,火车上委託人照顾也是必须的。

玩不起的小品牌

以『环保』做品牌诉求,容易引发共鸣。但受众关注或认可的仅是“环保”本身。若指望大家从自己出发配合品牌去做点什么,该另当别论了。

就『阅读』而言,『电子书』或『纸质书』孰优孰劣?谁更合情合理?难有定论。有多少读者会为了环保只做一种选择?况且,这种『选择』真就合理了吗?

虽然『倒下的树』令人不安,但个人习惯难从品牌差遣。尤其是中小品牌、小品牌,你的创意诉求产生的共鸣越大,对你品牌直接的帮助就会越少。

看起来,只有超级品牌才有能力去玩这张牌。

不过,你怎么看呢?

用一只眼看世界

Delo.ua. Anton

李奥贝纳在为乌克兰媒体delo.ua做的系列平面创意中,用一只眼突出了该媒体所标榜的简要新闻理念。

不过,这也可能只是一种反讽。对于读者习惯性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选择的聚焦热点新闻,媒体人是不是也受够了呢?

回归到受众角度,用一只眼能引人联想,算是一个创意,但真心说,不是一般人敢多看几眼的。除非他也认为伦敦奥运的独眼娃娃的确可爱。

是的,用一只眼看世界,世界会更简单。

是该节约了

保险丝又爆掉了,这一次同时使用了空调、电脑、电视、电饭锅和电水壶。我不喜欢那只电水壶,是去年老妈买来的,担心孙子喝不上热水么?还是紧张煤气费太贵?可这玩意儿烧电也不是小意思。

老婆已经习惯在晚上10点之后用洗衣机,但也仅止此一项。这一项坚持做着,她心里会舒服一点,在浪费或节约这个“话题”上,她比我有发言权的原因好像也只是这件事。当然,我们会谈论不同的话题。

而我,却不止这一个理由去浪费。但不知为什么,我格外不喜欢那只电水壶。在这之前,还有一样也让我心烦。今年天刚冷点的时候,老婆悲伤的告诉我电火桶的线路坏掉,我暗地里高兴,那是只电老虎,我安慰老婆。我记得有一回曾伏在地上看过电火桶上的能耗标签,算起来应该只有空调的1/3,但我不想记住这点,总是吓唬老婆,说它很费电,是不用它的好办法。

前两个礼拜,电水壶也坏了一次,让我高兴了半天。下午老婆去菜场,带回来一根插头,她认为换根插头就能修好电水壶。结果证明她在这块比我在行。虽然只是半天,但也印象深刻。那种高兴发自内心,但却解释不来。

所以,在今晚,我又开始憎恨这只电水壶,要不是用它烧水,那么粗的保险丝就不会断掉。听起来这应该是最有逻辑的抱怨了。我想我可以说服她下次不再用电水壶烧水,无论是哪一只,都不要用。

等她买来新保险丝……嗯,是的,儿子一只脚放在门里,一只脚架在楼梯架子上,好让门不至于被风关上,也可以盯着我和他妈妈更换保险丝。我在电源箱边上,拿着一只手电筒,仔细盯着里面的线路去看,直到老婆回来,然后“咔嗒”装上……

然后,就像保险丝没有爆之前那样,电水壶滋滋作响,电饭锅冒着热气,电视机处在搜台状态,电脑里播放着一部武侠电影,倒是那空调,在第一时间自动关闭。

我想忘掉2012

如果有可能,我想忘掉这一年,当它从未发生过,于我会是段好人生。

只可惜生活很少有一帆风顺,尤其在我这个年纪。

我记得十年之前,我跟芳聊过类似的话题,大意是“一辈子最苦的若是当下,便是幸福”。只可惜,原本励志醒人的警句,到我身上,变成了谶语,眼见这条曲线在这一年跌到了谷底,尴尬无比。

有多少人会跟我一样去想“有没有命运捉弄”这回事?如果有想,他们多半也是一副怨天尤人的表情吧?我之所以不喜欢2012,正是因为觉得自己在这一年快要变成那副嘴脸了,这令我讨厌,也让我恐惧。虽然我对抗恐惧的办法只剩下躲避。

我不应该去记得四月或九月里发生过什么,那些记忆足够深刻,一辈子也抹不去,忘不掉,无需再托付笔尖。我也不想多说在其他月份发生过的事,或遇到过的人,他们总能让我的生活多点色彩,让这一年恢复点生气。我该感恩。

……

还想记点什么,但突然发现这一年于我来说,真的空白了,那些我该感谢的人,那些我该记得的事,全然不晓得怎么描述,脑子里全被这个标题给捆住,虽然它真是我想要的,或者,我已经做到了?希望不是自欺欺人。

是的,人生或有得失,可执念不可固执,可烦恼不可无趣。

垂钓当有趣

垂竿钓鱼本是件休闲趣事,但世人不解其中真味,可叹,可惜。

想象一下,艳阳天里找个僻静池塘,邀几树杨柳戴荫,唤一轮清风拂面,围两弯绿波盎然,开食、打窝、栓钩、接线、坠铅、调漂,几个动作做完,一个写意世界就被创造了。

这是一个只属于钓者的世界,虽仅存于心里。余秋雨曾撰文赞美过一位好的钓者,该是能与自然对话的人,而不是世俗的向自然索取,如此,垂钓方能有别样意境!

当然,古人形容垂钓之事比现代人更有趣也更智慧,岂止是人与自然交流的童话世界,更直抵本我的纯净心房,与生命做一个梳理辩论。

少年时可该有“蓬头稚子学垂纶,侧坐莓台草映身。路人借问遥招手,怕得鱼惊不应人”般的稚趣?中年时或能领悟“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般的孤独?抑或是“芦花深泽静垂纶,月夕烟朝几十春。自说孤舟寒水畔,不曾逢着独醒人”式的清高?至于“曲岸深潭一山叟,驻眼看钩不移手。世人欲得知姓名,良久向他不开口”的隐士情怀,也当悠然自得的吧?可叹今日钓者何年何月何时何曾有过?何曾想过?

现代人大多少年老成,难得童稚多数无趣。熬到成年成家立业,满腹辛酸却是一脸堆笑、逢场作戏,怕孤独怕面对自己。少数几个自命清高的家伙,不食人间烟火却偏赖活于世。更别提隐士情怀,白天里从城市远走乡村,晚上却偷偷的摸回城里,盗名暗世成风……一句话,这人间的修行,全在人对生活的态度。

于是,在我看来,现代钓者大多可惜。一副忙里偷闲的困苦表情,一副与世决裂的孤僻作派,真正糟蹋了钓者于神于身都应具备的从容与平静。也有人会抱怨,都怪这社会节奏过快,想停,停不下来,想平静,却躁动不止。

所以,垂钓就是一种道,一种修行。可以有“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矜持,但也不拒绝“今来伴江叟,沙头坐钓鱼”的豪情。人生,不正是一次一次的尝试么?

或者,我说,这是你该懂垂钓的一个契机,是冥冥中给你的一个启示,你该有自己的一个世界,不是吗?

一棵被叫做风景的树

朋友约我下午三点在西九巷见,她迟到了20分钟。

在等她的时间里,我坐在一棵风景树旁边,面向人民公园,看远处郁郁成排的树。树林深处,有疯狂飞轮晃来晃去,那是一种很刺激的玩乐设施,我在锦江乐园坐过,曾发誓永远不在上去。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又很想去玩一把。

阳光被明天广场那幢高楼劈掉了一半,如果不是它,阳光会温暖点才对,我想。

一个戴眼镜的妹子向我走来,要推销一家英语学校的课程,我摆摆手,妹子走开,朝一个年轻的男孩走去。还好男孩没有像我这样冷漠。

一个西北口音的大爷向我走来,装着几枚硬币的玻璃杯被抖出有节奏的声响,我装作没看见,低头听我的歌。大爷嘴里嘀咕:“有就给,没有就不给,不搭腔是不对的”。我失礼了一次。

一个捡破烂的女子从我身旁经过,从我左手边的垃圾桶到我右手边的垃圾桶,各捡出一个饮料瓶,一个大概能卖到一毛钱。她一侧身,我偷偷看她,一个很普通的正常人的面容,有点黑,略觉憔悴。

又一个戴眼镜的女士从我眼前往我身后经过,手里拿着一杯冒着热气的星巴克牌咖啡,头发乌黑,上身的毛线衣也很精致,面容却也憔悴。

不远处,一群学生围在一起哈哈大笑,另一群人在疯狂飞轮上惊声尖叫。

我继续望远处的阳光,希望它能多点温暖。再回头瞧瞧阳光照着我身后的这颗被叫做“风景”的树会是个什么样子,直到我听到朋友来的电话。

哥哥,九年

等你想知道何谓成熟,不妨回过头去看看曾经走过的路,这一路上你可曾为自己哭过、笑过,可曾停在某处安静的沉思过。我知道每个人的答案大致上都很类似,些许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们都不可能真正体会到另一个人的感受。那可能是一种偏见,越关注,离真相就越远。

我总觉得在今天应该乐观一点,比九年之前,我成熟了很多,也该学会了点从容,迈步走的动作也轻缓了很多,只会在私下里一个人岔开步子挥挥拳头向年轻聊表歉意。这不是我曾经想要的,但确实是真实的,能不接受吗?我缺乏勇气。所以,心情会格外失落、惆怅、不清不楚……

我能懂,那些跟我一样心情的人在今天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感受,沉默是金,当年有情。

南溪古寨也没有青石板

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妈妈带我回张店,我写了一篇作文说那里有多好玩,恰好被大外婆家的舅舅读到,他很关心我为什么会觉得那里好玩,像是一个手艺人期待客人对自己的活儿做出评价那样。

我已经忘记了那篇作文是怎么写的,是假期作业?还是一时兴起?我也忘了是怎么描述张店该有多好玩,但现在去回忆,青石板的路和池塘、带两扇耳门的房子、木地板的吱吱作响都该是这“好玩”里的一部分。

舅舅的关心或者没有我猜测的那么复杂,可能是长辈跟孩子之间的一个小话题而已。重点是,我对张店的印记并没有因为那些好玩的东西现在已消失而变淡。当我在其他地方看到青石板时,我总会有点自豪:哈,我母亲小时候就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小村里。可惜她的子女却少了她的那种幸福。

当然,同张店一样,南溪古寨也没有了青石板。前者在升金湖畔,亚洲最重要的湿地保护区之一。而后者身处重山之间,却堪称中国“最后一个匈奴村落”。可惜的是,这两个地方至今还未获得应有的荣誉。

我是说,一个已经被破坏了的老村落再也回不到从前,同时她又因为闭塞而落后被大社会甩得老远,甚至连靠水吃水的本事都不曾练到,这算是纯朴呢?还是什么?

而另一个因利益引诱而强扮“历史”的老村落正在以另外一种方式在消逝。我确认,包装或粉饰是一种不正当的信念。当信念不能够用类似“青石板的印记”来传递给下一代人的时候,“最后”的村落恐怕会成真。

敏跟我说,那些去过南溪古寨的人都说不值得去。是的,当你眼中看到的只是一个旧旧的村落和一个破败的祠堂的话,你怎么会不遗憾?在细想想,若干年之前,那些住在这里的人或者也只看到这些,但没想过做出什么改变。要知道,所有的建筑都会有消失的一天。幸运的是,历史总会原谅那些懒惰的人。

我们打麻将都很厉害

其实,我不太会打麻将,只是站在桌边看奶奶打麻将长大,若说自己牌艺不佳有点对不起祖宗。于是我很喜欢强调打麻将靠的是牌品,至于输赢多少就需要看运气了。多亏有这样的宗旨,让我一直觉得我还是会打麻将的。

我知道也有很多人跟我一样,信奉于牌品第一,运气第二,至于牌艺是什么并不重要的麻将哲学。所以,我会经常听说某某或者某某某是打麻将的高手,逢赌必赢这样的话。拿我最亲近的奶奶来说,每次她打麻将的时候,我都会乖乖的站在一边看着,原因很简单,奶奶但凡赢了钱,必然会给我个三元、五元的奖赏,况且她真的能做到十赌九赢。

赢牌的关键在于奶奶的牌品很好。来打牌的人无论输赢,首先有茶水可以喝,有成包的香烟可以抽,牌局结束一般还会留下吃饭,而一吃饭必然又会有酒可喝……更重要的是,打牌之外的这些又都是不收钱的。等我长大后再重新来算下这笔帐,才发现是笔亏钱的买卖,当然,奶奶自己是知道的。可能,这就是牌品好需要付出的代价吧。

在我们都不熟悉的社会上,也有各种各样被誉为牌品好的人,在各自的圈子里惬意的生活着。如果你听到“我妈妈打麻将很厉害”这样的话,不要太介意,其实,我们打麻将都很厉害,如果我们有一个好牌品的话。你说呢?

我拍的不明发光体

这几天网络上关于UFO的新闻很多,大多数又是翻来覆去的旧闻回顾。

我在去年倒也见过一回不明发光体,对飞行器没有研究,也不能确定那是什么。更何况也没有各类故事里所传的目击者的种种奇幻感觉。所以,更相信这是军方的一个秘密项目?又或者只是一种物理现象,类似于海市蜃楼那样的?但无论如何,这猜测都来自于我们人类对于未知世界的好奇与恐惧。

从珍惜生命的角度来看,我不希望有外星人来打搅我们。但也说不定就像五大洲曾经也连成一片那样,这些个星球是不是也曾经都是一个整体呢?我们这些生命是不是也都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呢?

算了,如果你确信真的有UFO的话,就去研究下我拍的这段视频吧,期待你能给我一个很好的解释,谢谢了!

东至人的使命在哪里

自巢湖真的被合肥、芜湖和马鞍山三强瓜分之后,就有乡友热议“东至是否也会被安庆收入囊中”一说。

而天涯论坛上的同类传闻也传了不少年,对应此次分拆巢湖,东至的未来也不一定。

问题是,东至属于池州还是属于安庆,无非行政资源的重新划分而已。于民生,尤其是实实在在的老百姓的生活而言,变化一定会很大吗?

这类似于我们小时候喜欢拿张白纸画自家房子的心情,以为新规划代表了新机会,新机会自然是一通联想~但我们也必须得承认:老百姓的生活,可从来都是自己一步一步活出来的。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就算东至现在被列为直辖市,国家也不可能给每个东至人一套房子,让每个东至人生死无虞。反之也是如此(要真的能被隔绝成世外桃源,倒是我们的造化了)!

说到底,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更应该在乎的是自己能让她有多大的改变。寄希望于悬浮半空不接地气同时有很遥远的一纸“规划”,只是在浪费时间。

兄弟们,起码我们该意识到:时间是不等人的。

上海好大雨

早上八点钟到了公司,从阳台望外面,像是傍晚六七点的样子,黑阴阴的。我记得这个城市总是这样的不安分,但记忆这东西,总不比当下来的具体和直接。

于是,我只能听着雷声滚滚,我只能看着雨点或急或缓的敲打着房屋的外墙。

再望远处,黑阴阴的天幕下,几幢原本老旧的高楼像是一排枯树矗立在别处。我在想那枯树里可也有人隔窗远望?

近点,是邻近某个小区的公寓楼。齐我这层高的地方已是公寓的最高一层。平常这个时候,会看到有老人探出脑袋晒晒衣服,或者在屋子里来回转悠。但今天,也是黑阴阴的一片,连灯都没有开。

突然,远处一个炸雷响起。过一会儿,那枯树也不见了,沉默在雾气里。隐约露出点痕迹,像一块灰色布帘上洗不去的斑痕。雨声也越来越急促。

我开了风扇。呼呼的风从屋里往阳台上吹。左耳风声,右耳雨声,夹杂远处的几声乱雷。混乱的上海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