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九年多了九公斤

无聊时站在一个磅秤上,居然有59公斤?!我脑中划过的景象却是多年前小多同学赘肉累累的肚腩。一不小心,我也快变成那样? 很明显的是,这些年来,我没有关注过自己的身体。这算是一种成熟,我终於不在计...

Continue reading...

玩不起的小品牌

以『环保』做品牌诉求,容易引发共鸣。但受众关注或认可的仅是“环保”本身。若指望大家从自己出发配合品牌去做点什么,该另当别论了。 就『阅读』而言,『电子书』或『纸质书』孰优孰劣?谁更合情合理?难...

Continue reading...

用一只眼看世界

李奥贝纳在为乌克兰媒体delo.ua做的系列平面创意中,用一只眼突出了该媒体所标榜的简要新闻理念。 不过,这也可能只是一种反讽。对于读者习惯性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选择的聚焦热点新闻,媒体人是不...

Continue reading...

是该节约了

保险丝又爆掉了,这一次同时使用了空调、电脑、电视、电饭锅和电水壶。我不喜欢那只电水壶,是去年老妈买来的,担心孙子喝不上热水么?还是紧张煤气费太贵?可这玩意儿烧电也不是小意思。 老婆已经习惯在晚...

Continue reading...

我想忘掉2012

如果有可能,我想忘掉这一年,当它从未发生过,于我会是段好人生。 只可惜生活很少有一帆风顺,尤其在我这个年纪。 我记得十年之前,我跟芳聊过类似的话题,大意是“一辈子最苦的若是当下,便是幸福”。只...

Continue reading...

垂钓当有趣

垂竿钓鱼本是件休闲趣事,但世人不解其中真味,可叹,可惜。 想象一下,艳阳天里找个僻静池塘,邀几树杨柳戴荫,唤一轮清风拂面,围两弯绿波盎然,开食、打窝、栓钩、接线、坠铅、调漂,几个动作做完,一个...

Continue reading...

一棵被叫做风景的树

朋友约我下午三点在西九巷见,她迟到了20分钟。 在等她的时间里,我坐在一棵风景树旁边,面向人民公园,看远处郁郁成排的树。树林深处,有疯狂飞轮晃来晃去,那是一种很刺激的玩乐设施,我在锦江乐园坐过...

Continue reading...

哥哥,九年

等你想知道何谓成熟,不妨回过头去看看曾经走过的路,这一路上你可曾为自己哭过、笑过,可曾停在某处安静的沉思过。我知道每个人的答案大致上都很类似,些许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们都不可能真正体会到另一个人的...

Continue reading...

南溪古寨也没有青石板

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妈妈带我回张店,我写了一篇作文说那里有多好玩,恰好被大外婆家的舅舅读到,他很关心我为什么会觉得那里好玩,像是一个手艺人期待客人对自己的活儿做出评价那样。 我已经忘记了那篇作...

Continue reading...

我们打麻将都很厉害

其实,我不太会打麻将,只是站在桌边看奶奶打麻将长大,若说自己牌艺不佳有点对不起祖宗。于是我很喜欢强调打麻将靠的是牌品,至于输赢多少就需要看运气了。多亏有这样的宗旨,让我一直觉得我还是会打麻将的...

Continue reading...

我拍的不明发光体

这几天网络上关于UFO的新闻很多,大多数又是翻来覆去的旧闻回顾。 我在去年倒也见过一回不明发光体,对飞行器没有研究,也不能确定那是什么。更何况也没有各类故事里所传的目击者的种种奇幻感觉。所以,...

Continue reading...

东至人的使命在哪里

自巢湖真的被合肥、芜湖和马鞍山三强瓜分之后,就有乡友热议“东至是否也会被安庆收入囊中”一说。 而天涯论坛上的同类传闻也传了不少年,对应此次分拆巢湖,东至的未来也不一定。 问题是,东至属于池州还...

Continue reading...

上海好大雨

早上八点钟到了公司,从阳台望外面,像是傍晚六七点的样子,黑阴阴的。我记得这个城市总是这样的不安分,但记忆这东西,总不比当下来的具体和直接。 于是,我只能听着雷声滚滚,我只能看着雨点或急或缓的敲...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