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愚蠢

在富士康十连跳之前,星岛环球曝出富士康在河北廊坊的工厂出现员工跳楼及童工猝死的两则消息,台湾的今日新闻则质疑在富士康多连跳的背后,是否有人煽动员工,以『一跳保全家』来应对当下实在是穷到无可救药的生活。

与富士康相关的话题是近日来民众关注的焦点所在,触动的不仅仅是十几条年轻的生命为何轻易的走向终结,更引发了全社会关于贫富差距、血汗工厂、社会激励、企业关怀甚至中国青年之未来等方面的议论。但议论总是像空中漂浮的花粉那般缤纷实际上却没啥作用,媒体除了告知刚刚发生的某一跳之外,只得妄加猜测(寻找某一个点进行肤浅的敲击)每个个案背后的所谓动机。

即便是源于实地的调查也总是无意间揪出了比死亡更为可怕的社会问题:在面对现实的时候,家长们为何只能默默的接受经济“援助”记住!在这里富士康并不喜欢用赔偿金而是用捐赠金的名义处理善后问题在贫穷面前,家长们难道就没有一点点想知道孩子为什么而死了的真相吗?或许只是无能为力?还是和媒体一样束手无策。

但我们的社会不是说要关怀弱者的吗?当他们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该有这样的机构站出来为他们说上一句话,办上一件实事呢?难道不能在确认孩子为什么而死亡之后再去考虑是否接受(及如何接受)所谓的经济“援助”吗?如果我们不能在这个面对生命尊严的问题上做到心安理得,我们又该如何坦然面对自己的贫穷呢?

算了吧,你会说你现在过的很舒坦,你也与那些住在低矮破旧的小平房里的人相距甚远也相安无事,你不会让自己未满16岁的孩子去一个遥远的地方为了家庭的生计而付出辛苦的劳作……更可悲的是,那些生活在其中的人早已习惯如此,贫穷只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字眼,能否用“坦然”来修饰真的重要吗?

是的,小民的生活是单纯的,单纯到愚蠢的地步,但似乎也不会有人对此表示愤怒,甚至连歧视也没有。这个社会在这个时候居然变得如此宽容。不知道柏杨先生看到这幅场景是否又要心痛不已了。我是心痛的,但似乎也只能对着文字自怨自艾了。倘若生活会跟我开这样的一个玩笑,让我变成了其中的某一个人,我会做些什么?那个时候我会要求社会为我做些什么呢……好吧,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在我身上发生,现在,当我们面对这些新闻和消息的时候,我们又该为他们做些什么呢?

You may also like...

4 Responses

  1. 薛芒说道:

    1.我想的是,他们未必都是默默的接受了所谓的经济援助(即使他们都是我也不觉得这有什么),说了没人听见我觉得更有可能。
    2.为他们说话的机构我觉得是不可能存在的,因为更该为他们说话的机构都哑巴了。

    • 朱芳文说道:

      @薛芒, 我只是想象到类似的事情发生到我的身上之后,会是多么的无助和惊恐。失语的不是个人,而是所谓的弱势群体。一个社会为什么会有弱势群体呢,我想不通,不是说人人生而平等吗?我想不通。但我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教育自己的孩子勇敢的面对这一切吗?还是教会自己要忍耐。那忍耐到何时又是一个限度呢?

      “默默”这一说,是指最后的结果,似乎没人想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接受这样的结果,而不仅仅是质疑他们做出这个决定。

      所有的机构都是一个道具,后面牵着一根看不见的线,不是一根,也许是很多根,但没有一根是连着我们的。

      唉,最近郁闷了、纠结了、痛苦了……

  2. djj说道:

    才短短的几个月,就出现十连跳,那之后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