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店

200440157-014我没去过夜店,虽然我一直想去来着,可惜没人肯带上我。一开始我并不清楚他们为何不带上我,现在我总算在这件事情上知道自己的小格局来。夜店的暧昧调调似乎与我的小正经样出入甚大,我曾这么以为。幸好,现在觉醒了,才知道原来一切都非我想像。

从很多朋友谈论夜店的感受来说,夜店似乎也是多种多样的,这和其他行业的竞争没有什么区别,需要通过这种形式给不同的人以满足,面子、虚荣心、寻轻松的心情。心情的好坏当然与金钱的付出多少成点比例。在我之前局限的认识里,我只是简单的将夜店等同于买醉地(这个称谓还是很含蓄,你知道我的本意不止是表达这个)。艳遇,是我遇不上的,但是我多希望看看可以遇到艳遇的地方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样子。那场景曾出现在我的想象里,但远不如实地体验来的真实,只是我一直缺这样的一个机会。

有趣的是,八月号的《时尚先生》偏偏做了“人民爱夜店”这样的一期专辑。男人、女人、扮相、故事、音乐、性、酒、江湖、爱情……这些关键词飘荡在晚上10点之后北、上、广三地(不止这些地方)的某个灯红酒绿之地。《先生》想告诉我们的是,夜店只是一个舞台,一个城市式的压抑生活的宣泄出口。这里的人都不太正常,因为他们被夜色所包围,这里的人又都很正常,他们只是选择了一个不影响他人的发泄方式。

我不明白这些文艺的腔调是为谁准备着的,难道是那些血液里沸腾着酒精的家伙们?还是清醒后对自己的一种劝慰?又或者是我想多了,想的不对了,由此可见亲身经历是多么的必要。现在我又隐约觉得没胆去了,那里就是一个名利场,我可不想将自己扮作一个小丑,丢进无尽陌生的人潮里,沾染上莫名的兴奋后又莫名的失落,做一场别人的梦。我很想自然的进入,仿佛是带着点格调的,是被人注视的,是受人喜爱的。

虽然我很想去夜店,但我似乎可以在这个时段对于不同时空的某个地方有一段属于自己的想象,那里会有我熟悉的脸,属于我的一些朋友,他们轻松的演出,让我更觉我这个在别处的观众是多么的遥远而幸运,可以注视着他们,又不需要经历酒精的挑衅。我也知道,他们跟我一样,需要注视的眼睛,哪怕只有一双,哪怕在时空的另一端。在某个角落,不正是有一双我们都很期待的眼神嘛?你瞧!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wuxush说道:

    我17岁到19之间,天天泡吧,千杯不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