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过夜

昨夜,在深圳渡过。

今夜,还得在深圳渡过。

有的时候,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本以为今晚会在东莞,可还是留在了深圳。我很叹息自己的交际圈实在是小,在深圳居然一个朋友也没有,同行的人出门之后,我就觉得很孤独了。好像我是一个很习惯孤独的人。

其实不是,就好象我故意将度过写成渡过一样。其实无所谓,本来就不是个大事件,又何必那么在意呢?

可是在深圳过夜,还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我感觉有点害怕,怕自己如果曾经踏足这个城市,想要在此谋个生活,却说不一定成为电梯里沮丧的快递工。我怕自己成为那个打翻了开水桶,烫得自己脸上起包却要对顾客连连道歉的殷勤的饭店小服务生。我也怕碰到将在外面吃下的剩菜打包带回给员工当作晚餐的老板。这些,都是我不曾经历的,我怕我会在这里经历,如果我曾经早点来到这个城市,并打算成为这个城市的一员的话。

我不爱深圳这个城市,和对上海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我用异样的眼光打量这个城市。满大街听到耳里的既不是广东话,也不是普通话,大家各自表述着自己对汉语的独家理解,仿佛成了一个单独的语言,新深圳语言?我不熟悉,不敢乱盖。

我对深圳市陌生的,前后来过两次而已,待了不足50个小时。除了几部出租车、几个书报亭、几个饭店、几个宾馆之外,我没有和深圳人打过交道。但我很难对这个城市放下戒心,让自己换一个心情去试着了解他。甚至,我感觉我还有些鄙视。

我知道我不对的。所以,我认为我在深圳过夜,是一种渡过。仿佛渡过一条河,尽管我并不欣赏河对岸的风景。但是,没有夜的一渡,就不会有对深圳一个全面的感觉。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