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

三月初三 回忆一位老友

我对数字不敏感,能记住一些人的生日,不刻意,只要觉得对方很重要,便能自然记住。三月初三,是立鹏生日,他是我人生当中的第一个好友。 他跟我的关系,在我看来,比他跟他二弟还亲。至少在1999年之前...

Continue reading...

那些离职的小伙伴们

“小伙伴们”这个词,我是从明道上学来的。但没想过会用上,前面还附加一个我不喜欢的词语。但小伙伴们有自己的选择,我能做的只有祝福:下一站,有不同的风景。希望她们学会去欣赏。 我回想起过去我的几次...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心

没有马,我只好漫步。 世外的桃源不在眼前。 红日烧着我的脸,郁郁的树上高结着朝露。未干的记忆,凄凉的依偎在绿叶的心。 隆隆的机器声,在闷闷的空气中划开了一道口子。一天开始了,山谷中有一所工厂开...

Continue reading...

聊天

和妻子一起畅想未来的某个片段: 她:我们把老屋整整干净,养点鸭子来卖? 我:鸭子太脏!要不放到池子里养?一想到鸭子的气味,我就很难受。 她:池子里养点鹅。 我:我觉得做养殖的,还是养鱼最干净。...

Continue reading...

在黑夜里练投篮

开始触动我想写一些关于我在那个万恶的职业学校里的回忆性文字的起因是因为老胡建的那个同学群(要是你可以一口气读完而且不需要读第二遍就可以理解的话,算你走运),有时候,生活会给到你一些刺激,让你的...

Continue reading...

第一天

晚饭的时候发了张照片给老婆,告诉她一切都还不错。虽然是中午起的床,但该吃的中饭和晚饭我一样没忘。除了吃饭之外,就听了半天的歌,让我想起了十多年之前的某段时间,单身有单身的好处不是。 听歌的时候...

Continue reading...

远山复绿更浓情

放眼望  远山复绿更浓情  心中惆怅  泪零碎 跌转间  弯出几曲离别伤  再往前   成罪 幻灭光里  朝露未干 浓雾朦胧 心怀感伤 不如水东流 可怜天上月  夜夜追夜

Continue reading...

幸福与责任

是的,她不知道我的心思,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搂着她越紧,我就越觉得很美妙。更美妙的是,我居然没有任何的生理反应,这让我觉得自己很伟大,这似乎是真正的爱,我没有让邪念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就好像在搂着我的孩子一样,而不是一个正在暗恋的女人。我看着她画话,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甚至纯洁……

Continue reading...

五四运动及彩票

不合理的事情和不符合逻辑的逻辑我们见得太多了。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性的失忆,宁愿忘掉那些于己不利的事实,仿佛一夜过后,这世界就是按照自己的回忆活过一样。这本来也没什么不好,问题就在于这样一来事情就没什么道理可言,生活就没什么滋味可尝了。

Continue reading...

爷爷、船及其他回忆

在1996年之前,爷爷跟我说过什么,我全记不得,而爷爷对我的判断,也只有一个词组:“没出息”。正如父亲对爷爷的家长权威一直保持沉默一样,我也不会有半点反抗,在语言上,在行为上,我一直显得没出息,不够男子汉。在那之前,我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在安庆寄读,那是一个复杂的时期(到现在我还不敢轻易的给那个时期下个结论),我每天都在不停的渴望,爷爷、奶奶或者我的父亲、母亲,甚至其他的某个亲戚能过来看上我一回……

Continue reading...

有趣的一天

我这人,有的时候有点神经。 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居然给过去的几个老板各打了一个电话。 其实,也没别的原因,就是想问候下他们。 我这个人,总是有点一厢情愿。 就像那天和KW谈到的人际关系一样,很...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