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

两个世界

Z君是台湾某大学传媒学院副教授,通过朋友介绍,前段时间路过上海时我们有了一番交谈。我们谈的这些话题,其实我都不懂,或者似懂非懂。都没有经历,或者都想经历,都想做点什么,但是不知道要做什么,能怎...

Continue reading...

当企业遭遇拆迁

媒体上总是报道了各类“拆迁钉子户”的消息,孤独的人除了抱怨、抗议之外,在现实的社会里是找不到一个代理渠道去争取什么的。其实,即便作为企业这样的团体来说,有的时候,也会跟个人一样孤立无援。 来自...

Continue reading...

很少谈具体工作

今天一天我都会在某家酒店“驻点”,由《台商》杂志协办的一次论坛将会在这里举行。之所以不想说是哪家酒店,一来是因为此次活动为实名邀约加部分邮件征集,来的人都算是“熟人”,不需要额外的宣传。另外,...

Continue reading...

四月微博自选集

三月份退出新浪围脖之后,我就一直在思考微博究竟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后来发现我又在做无意义的事情,好与坏只是一个相对的说服工作,今天心情好了,那就是有意义的。微博会让我勤于思考还是会让我更加...

Continue reading...

东莞的工作

很少在博客里给工作做广告,这次在东莞做事,看上去忙碌一点,就抽空得瑟一下,今天下午我们会在东莞富盈酒店举办一场台商活动—-『转型与升级 台资企业品牌经验研讨会』—-是上...

Continue reading...

一次小聚会和两个台湾人

在闵行台商工委会的月度例会上见到C兄,这是我第三次与他见面,第一次在去年年底,第二次在26号我们的活动上。他对那次活动抱有宽容,给予了认可。他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做?和他所处的医疗保健行业相同的是...

Continue reading...

名份之惑

昨日,“全国台湾同胞投资企业联谊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宣布成立。从《参考消息》上看到,各大媒体报道口径不一,路透社认为这是“首个国家级台湾商会”,中央社直呼其为“中国大陆台商总会”。大陆官方媒体...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