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把時間花在沒意思的熱情上

跟葛兒約在南丹路的Biggie Cafe&Bar,在某精釀啤酒的點評App上,這家店的得分在徐匯區算是比較高的。

我們上次見面是在去年(2016)八月,第一期「廳說」舉辦之前,我約她去純粹的渡口店喝咖啡。我本希望手衝咖啡可以彌補她喝完咖啡就心悸的遺憾,可惜一年過去了,她還是喝不慣任何咖啡。

除了咖啡,我跟她倒是很多地方蠻像的。比如大家都認為人生就是一個過程,每個階段有每個階段的精彩;再比如人應該為自己而活,而不是活給別人看;我們都愛旅行,或者說,愛在旅行的路上重新認識自己,我們都不是很在乎目的地,「過程」是我們的享受;

她大二輟學,兜里揣著500元錢,就從長沙走到了上海;她在20歲的某天,一個人去到青海湖,花了4天時間騎車環湖400公里;快到30歲的時候,又是一個人去伊朗待了一陣子。

我很喜歡看她的朋友圈,照片拍的很是美麗;用心生活的人,總能讓人看到積極的一面。

她說我們認識的時候,正是在南丹路上的一家羽毛球場館。她記得是2012或者2013年,我記得是2011年。這個也是我選這家店的一個小小的理由,她還記得。

她的酒量還不錯。我們點了一杯扎啤、一杯雙料、一杯三料,都分著喝了,她最喜歡雙料;說到酒,她想起在國外喝過一款80度的伏特加,喝的時候醇厚平和,倒下的時候乾脆利落,醒來的時候儀容端莊。不像上海一些酒吧里賣的伏特加,喝的時候像被鐵鍬拉過,入肚的時候像被火烤過,吐出來的時候像被爹娘揍過……這讓我想起唯一一次喝過的真茅台,遇到真酒跟遇到真誠的人,都是緣分。

我們從遇到的人、走過的路、想到的人生心得,聊到羽毛球社群、品牌的做法、90後的管理,內容甚是豐富。

我們分開的時候,她離最後一班地鐵還有大概15分鐘的時間。

她屬兔,小我10歲。她鼓勵我,你要繼續把「廳說」做起來,我來幫你,你做內容,我負責找免費場地,禮品可以找贊助……

還有,她說,下次喝酒她來買單。

朱芳文/咖啡愛好者媒體 kaweh.net 出品人

(本文寫於2017年7月7日)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