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说说

所谓原创,已然奢侈。我多希望通过这样的精神去做一些贴有“自我”的标签的事情。精神这个词也被滥用着,凡是不能被描述的,比作一种精神看上去也确实像那么回事,问题是谁在乎呢?似乎我对“原创”这个词有些话要讲,但话语阐述的足够隐晦,是因为我已经不在相信有原创的存在,但对于个体的追求,我从不抑制。认为奢侈,因它不是常态。

我不确定当所有的物质都可以被复制的时候,我们的认识也在逐渐统一,思维模式和方向也渐渐合拍,这到底是一种进步还是一种倒退?但这个社会终究会为某种奢侈买单。比如原创。

所谓原创,已经找不到原创者,看不到人的努力,只看到在茫茫星海里,有一个两个偶尔露出清晰的面容,在无尽的黑夜里,它们似曾在某处坚守,等待,不只是为了指引某个方向,还有对自己的一种承诺,这种承诺叫做冥冥。除了冥冥,便没有原创。

这一夜睡的好累,5点半钟起来在犹豫要不要说说原创。我知道我是说不清这个话题的,但有些东西确实需要记录下来让自己思考。我想起维特根斯坦也有随手写下只字片语的习惯,不知道是这个习惯成就了这个哲学家,还是做哲学都需要这么一点点小习惯?我无意成为某家,但一些少年时候的习惯幸好还保存着,有的时候甚至刻意去做,为的也是让自己不至于遗忘。在这样的一个世代,遗忘比学会要容易很多,而遗忘则是一种“奢侈”的浪费,这种浪费也被人叫做懒惰。

我害怕懒惰,但我已懒惰到不行。懒惰与堕落似乎也差不了多少,我以为。我曾在堕落中来,也一直在堕落的边缘徘徊。如果清晨没有鸟语花香我会醒来么?我又为何睡去呢……我喜欢这样的自言自语,多少为我的一天扫除了一些思维垃圾。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