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愚蠢再也不能感动人

当愚蠢再也不能感动人
我决定做些简单的事
相信一些真诚的人
说一些直白的话

愚蠢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刚开始的时候,愚蠢往往可以“感动”大众,这种感动带有的欺骗性来自天生但并非有太多恶意,我们这些大众都会为了某些个体的愚蠢而投以同情,又在一个逐渐成长和明晰的过程里替换成另一种情愫,简单来看,这种关注只是将对方的愚蠢在不觉中替换到自己的身上而已,而这种过程也解释了大众是如何渐渐“麻木不仁”的,毫无疑问,社会因此显得僵硬而冷漠。

与社会的逐渐冷漠相比,上面这段话读起来感觉就算不太舒服也还算有点真诚,但我不期待能有多少人会认同这种模糊的、混乱的认知(倘若还算是认知的话)。我想我只是在自言自语,我原以为我可以不要表达的那么的模糊,但我实在找不到更加合适的词句来表达当下脑子里想说的部分,嘴巴和手一起努力也是如此。

当愚蠢再也不能感动人,看上去社会会缺少一些同情心,多了一份冷漠。这也不能简单的说大众变的理智了,或许是懂得自由收放情感了,又或者是了解到自己只应该对谁有所珍惜了。总之,更多的人会选择只做一些简单的事情,不需要猜测,不需要躲避了。这是好事,在我看来,要想得到一个完全的“什么”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但在某一个阶段实现某一种局部的协调未尝不可,如果,你可以分得清什么是愚蠢的话,那就避开它吧,不再谈论它,不再关注它,像你离开这里不再回头般的那样的坚决。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