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顺

家里来了长辈,是我的姑妈和我的姑奶奶,两位老人一位66,一位76。姑妈早就想陪着姑奶奶到处走一走,看一看,也是到了今年条件才算允许。我不用将我们家的姑侄关系(无论是姑妈和姑奶奶还是我与姑妈,尤其是我和姑妈)做过多修饰,您只要知道我在小学、职高和初入社会的三个阶段在她的身边待了总共9年的时间,您就了解这根本就是一种母子关系。即便单纯从时间上来拆分的话,9年的时间也不少过我在父母身边待过的日子。

既然如此,“孝顺”就是很自然的,不同于对待一般长辈间的礼貌,而是出于一种由衷的想让她们高兴的心理。就会想着要带着她们四处走走,看些所谓的风景名胜,吃些所谓的美味佳肴。但这里也有一个问题要问自己,难道去过这些地方,拍过这些照片,玩过这些东西就算孝顺吗?要知道,真正的孝顺可是在平日的细节里。想一想这些年来,很少有给她们打过几次电话,问候过什么,仅仅只是在过年的时候去探望上一回……行了,检讨自己的工作也不用放在这里完成,看上去有点假惺惺。我只是想记录一点,我还不算是一个好的孩子,起码在对待某些事情上,还过于简单化而显得幼稚不得体。

之所以会想到这些,源于这些日子以来与她们的聊天,过去很多的片段都会奔跑着从记忆里跃出,连一些极细微的细节都能重新过上一遍,就像数年前在河边洗碗时不小心丢失的一个碗碟那样,从河底被起出来,冲去外表的污泥,它还是那么的光洁、清晰。能够带给你一种久违的喜悦。但这些想法或念头都与孝顺无关,真正的孝顺应该是发自自身的想法和做法。一旦加入了“别人这么想?怎么看?”的考量之后,除了让你的行为看上去古怪之外别无第二个用处。

我会联想到对爸爸妈妈又该做点什么,看上去我还算细心,但每每在与父母的通话里,总隐隐觉得还有些什么事情该去完成。有的时候,我会将这个缺憾归结于自己在事业上的了无长进而无法完成一些现实里的安慰。也有的时候,我会将这个缺憾当作一种生活给到的磨练去开心的适应。心态总会发生着轻微的但却完全不同方向的变化,即便这种变化显得极轻松又自然。谈不上是否喜欢这种变化,至少我已经接受了,或者,我不该计较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晚辈,我只要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就好了,是吧?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iamlukas说道:

    慢慢地这些都是我们该好好考虑的问题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