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不来酒就别喝

【2015022007】除夕夜大概喝了一两白酒,24小时之后的现在,头还有点晕,喉咙管里似乎还留有酒味。请问,金种子是做酒的还是做蒙汗药的?

【2015022006】大泡泡《今日头条》在我看来就是一个神话,无论你多少遍点击“不感兴趣”,它一样推荐类似内容。我不指望它能推送我感兴趣的文章,但至少不该给我不感兴趣的,大数据可以做到这些。想来只是张先生的团队做不到而已。

【2015022005】初一晚上一个人听张德兰,幻想自己身在三四十年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喜欢什么?讨厌什么?爱什么?烦什么?会遇到谁?会喜欢谁?会讨厌谁?会避开谁……考虑的东西与现在一般无聊,能换个时间又有什么意义呢?

【2015022004】说人心胸宽广至少意味着可以接受别人的固执与狭隘。况且,他的宽广在别人眼前,又是别样的狭隘。我的意思是说,凡事喜欢分个对错高低的人爱计较,干不成大事。

【2015022003】收到几条陌生手机号码发来的拜年信息,居然连署名都没有,我该如何回复呢?

【2015022002】对一个不喜欢放鞭炮的家伙来说,很难理解正月初一为什么能一天到晚都听到鞭炮声,他们管这个就叫年味。我不喜欢的事往往是正确的。我发现。

【2015022001】昨天大好时光,一家人居然在辩论中浪费半天。我们也不是喜欢说服别人接受什么,就是发现了一个更好玩的东西,试图让彼此看到。可是,改变是一件很难的事。尤其是每个人对自己的近乎偏执的认同。好吧,先从否定自己开始。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