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继续碎碎念

【20141128】沟通是一件耗时耗力的事,但又是协作中必须的。信任与放权则是每个人必须学会的东西。信任你的同事与你一样有能力做好他接手的任务,尊重你的同事对待目标的态度与行动办法,为你的同事创造自由发挥的空间。

【20141127】又有不少朋友被双规了,规定时间做规定的事,譬如感恩节祝你节日快乐啥的。你怎么看?

【20141127】早起晨读《战天京》,读到曾国藩原本指望王錱扩军助力,结果搞到自己都没位置,吃了哑巴大亏。

【20141127】昨天心情超差。我还是情绪动物,自制力也差到极点。晚上回来,还传染给芳,搞到她心情也不好。

【20141127】曾国藩、罗泽南、王錱三老乡创建湘军不到一年就拆伙,说交情、信任不够,立场不同,都是表象,初心不一才是关键。有想借力复仇,有想忠君报国,有想建功立业。可就是没人在乎功成后身边人是谁,是否还是彼此?如此,合伙只是一时的利益驱使,分手也是必然,不算遗憾。

【20141126】重庆是我的福地,每次重庆回来,都会有一个新的开始。这次也当如此?

【20141126】某强生师傅用过快的、嘀嘀,最终只用嘀嘀。快的可外挂,抢单欠公平。其地图又过于精细,一般只要知道某路与某路交叉就好,或参照周边较知名的建筑物,但快的却提醒完全不知名的某某小卖铺,看似方便乘客,实则给接客带来困扰。嘀嘀似乎更接地气,接单公平,指路清晰。这位师傅一天40单左右的生意,嘀嘀能完成10单。

【20141124】昨晚在微信群里抽奖,抽到一只耳机和一只智能手表。我该拿什么回报群友们呢?

【20141124】收到易到用车的发票,50几元居然开增专哦,一副正经做企业的样子!

【20141124】晚上吃掉了剩下来的牛腩烧萝卜。每次吃萝卜的时候,总幻想着这要是板栗该有多好。可是板栗不该是烧鸡的吗?

【20141124】朱注要穿短裤,妈妈提醒他:“现在不适合穿,要放肆长”。过了一天,我才觉得这话里有话。

【20141124】假想《星际穿越》是真故事,未来的我会不会有什么话想找我聊?我现在的那些直觉是不是就是他的暗示?我所做的每一个决定是不是都被指引?都是宿命?

【20141121】嘀嘀专车发过来一条信息,提醒代金券有没过期。可能是觉得嘀嘀的代金券挺实用,居然很希望多拥有几张。

【20141120】参加朱注家长会,接受朱注是一个差生的现实,虽然虚荣心受不了。7点多散会,连忙打车回家,想早点见见这个差生。一路上再想,要怎么做才好呢?

【20141120】以后别说“广场舞”,叫“大妈去哪儿”。

【20141120】参加第四次梅花网传播业大展,有种不在其中的感受。

【20141120】马云在中国局域网大会上举胡雪岩做浙商的典型,我乐了。英语老师教不好历史到底还是真的。也罢,目标国际化的企业老板,讲地域差异,也算是难得矛盾一次吧。

【20141118】在V江湖里跟一群做微商的人交流大家对微商的认知,除了普遍意义上的移动化、社交化属性之外,还有人提到了“私密性”,即报价不透明。可能在某个场景下它是优势,但对于朋友圈来说,反“私密”是大忌,被拉黑是秒秒钟的事。到时候朋友圈没有朋友,该有多尴尬呢?

【20141118】随随便便劝一个人做明星,拉粉丝,不如直接推他跳崖。名气大不代表值得被信任,各种传染病的名气也大,谁喜欢?

【20141115】触电会的会员质量不错,有各种大咖,我记得的就有做淘宝刷单的天天吃醋,专注直通车30年的墨子杨君,居然还戴着一幅牙套。做商标注册的安庆老乡方强,注册费1000元,代办费500元,会员价1500,听起来不贵哦。还有杨游兴,做童装微商,两家店起步,现在20多家店,用出厂价征服消费者依然管用。抢到商标头牌“国稻”的王世佳,也让人印象深刻,东北小伙身上的豪爽气质决定他可以把这件事做到极致。做山寨机的林宏生有更多的商人气质,这家伙有做大的可能……到底是能人汇聚,可惜时间不多,交流起来还是欠缺有效的互动方式。没办法深入交流。算是一点遗憾。

【20141115】东湖宾馆的餐饮真正不敢恭维,3000元一桌的饭菜不如我公司楼下的快餐店来的实在,也不如比这里更有档次的齐云山庄更多美味。简单来说,龚总被酒店捉冤大头了。

【20141115】龚文祥晚上发了一万元的红包,大多数人网络不给力,没啥收获。方法挺好玩,就是不够公平。应该尽可能多分点才好玩。当然,我正是因为什么也没拿到才有这样的感概。

【20141115】触电会成立大会在东湖宾馆召开,一百多号人济济一堂。方强从一位书法大神那请来“东湖论剑”四个字助兴,龚文祥借景抒情,对比当年马云西湖论剑,寄望今天这群人里也有一些制霸电商的新人新品。敢想就好。万一实现了呢?

【20141115】用嘀嘀招到一个胆大的司机,敢从出发厅载我。这位董师傅是湖南株洲人,开了一辆崭新的丰田卡罗拉,据说油耗每公里只要4毛5。突然想把明天回去的任务也拜托给他。

【20141115】南航的明珠卡办了快9年,被骗过不少次,今天有幸第一次享受优先登机的待遇,有不敢当的感觉。结果,被空中管制一个多钟头。

【20141113】说来惭愧,这一周来,回家的最后一段路都要打车,司机师傅说,这样一个月下来可能要千把元钱。受他提醒,这钱花在别的地方不是更好吗?

【20141113】遇到很较真的人,肯定会不爽。

【20141113】人还是做一点单纯的事,会开心点。

【20141113】
(朱注语文考试成绩下来了)妈妈:考的如何?
朱注:你猜!
妈妈:怎么猜?
朱注:60、70、80、90……
妈妈:去你妈的,还敢猜90?(一光栗追到朱注头上)
妈妈:60!
朱注:bingo……

【20141112】一直想回归到正常状态,就是我挺自豪的跟人炫耀过的那些事情上。但突然发现,我已经做不到了。

【20141112】前些天跟芳一起又看了一遍《士兵突击》,感动之余,不得不想,我要如何去找成才说的“自己的枝枝蔓蔓”呢?

【20141112】双十一结束了,天猫最终公布的数据是571亿。大家在朋友圈里调侃,“你为双十一贡献了多少?”好在芳制止了,我一分钱没花。做企业做到天猫这境界,将消费者牵的团团转,确实非常牛逼。

【20141110】《艋舺》很有台版古惑仔的味道,虽然台湾腔的狗语与我印象中的黑社会关联不到一起。我会不自觉的用琼瑶戏里的男主对白去幻想一帮黑社会敲诈勒索的样子。

【20141109】在“八万人撞球馆”,朱注的表现比“高点”好些。这个11岁大的小朋友,还是那么害羞,连找个路人问厕所的勇气都没有。我们惯坏了吗?

【20141108】很有兴致,居然到虹口足球场吃西北郎烧烤。看着朱注那么开心,就去“高点”玩了一个小时台球。话说我第一次玩台球,老板没收我的钱,却要回台球杆子,实在是没面子。

【20141107】互联网思维的“社区酒吧”,邻居社交。免费聚集下班后的人群,提供邻里之间的社交平台。

【20141107】在“见识”这件事上,是有机会补强的。人家玩的时间,你用来阅读和分析就好。人家睡觉的时间,你用来思考就好,人家耍嘴皮子的时间,你用来记录所思所想就好。

【20141107】所有只有观点没有事实的文字都是狗屎。

【20141107】早上出门之前,一般会跟芳拥抱一下。早前,已经走出门的朱注会冲回来,往我俩中间钻,一副必须拆开的态度。最近一段时间,他就不怎么管了,今天他对我说:爸爸,我已经抱过妈妈了。嗯?意思是,你就不用抱了?

【20141105】在读书这件事上,越来越多自欺欺人的意味。老实说,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完整本书了。即便是些有趣的书,也只是随意翻翻。

【20141105】如果说有互联网思维的话,无非是基于互联网或所谓的移动互联网(有趣的是现在的人很少谈空气、电气之于生活的影响),人类的各种行为习惯可能被重建,而提倡这种思维的人,只是意识到跟从、适应、甚至是引领这场重建。看起来这种重建必然是局部化的(不可能是整体颠覆)、阶段化的(不可能一气呵成)、变异的(这种重建也将与社会环境相博弈)

【20141104】过去的日子里,我总想着该在内容营销的方向上努把力,早日成为一个专家什么的,混一口好饭吃吃。但事与愿违,又不幸沦为思考上的巨人,行动上的侏儒。不管怎样讲,内容营销应该是比广告更高一点的手段。如果我坚持理解它们可以混为一谈的话。

不过,待确认陈彤入职小米负责内容之后,有朋友圈言论提醒,小米为什么需要一个戈培尔?这个被誉为宣传天才的家伙,几乎一手炮制了我们所能想象到的希特勒。那么,问题来了,小米为什么这么看重宣传?

我是说,一家以性价比著称且执意要用某种不存在的思维去颠覆行业的企业,到底是可以脱离低买高卖的交易基础呢?还是说,羊毛出在猪身上真是真理?我没看明白。一些以为自己看明白的人是否可以跟我说说?

小米说性价比,其实只是给山寨机一个品牌,但给品牌机却挖了一个坑,对品牌二字本身就不尊重,甚至可能也不理解。小米谈粉丝经济,给营销人和想走捷径的老板们又挖来一个坑,很多人干过没有预算的营销,可谁他妈真的做好过?很难想象,一个不懂品牌,却又拥有粉丝的牌子,居然可以估值那么高。

答案是,猪找到了。小米就是想把那股风吹的更猛点,让猪可以多飞一会儿。

【20141104】离开朱注学校,直接去了刘岩家。闰九月初四的小男孩,名叫刘承泰。不知怎地,看到承泰感觉很亲近,可能是想起了朱注小时候,也可能是想象到了冉冉小时候。一方面,蛮喜欢这个小家伙。另一方面,我特想早点带着朱注回家过农村生活。不管哪样,居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路过民主东街,拍了一张照片。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