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岛

我们的战场

据说有一种迷信可以帮懦弱的人对付仇家,只要拿根针去扎仇家画像,就可以让仇家暴病身亡。我是不信的,可周围相信的人渐多,不担保不被感染,生怕哪一天真去仰仗那做法,以为那才叫“抵抗”,可真是对不起打小积累来的满心勇气。

我害怕是因为我目前还知道那做法的荒唐与无益,但明天一过,态度转变,成了我今日鄙视的人,实在是想哭也来不及。或者继续愚昧,成为各好汉打砸的少数族群,怕也有那承受不起的重压。

这两天,西安、重庆、长沙、成都、青岛等地传来消息,私车被砸、日系品牌4S店被烧、日本人被打……这“日”子都不好过。无论消息真假,让我疑惑的是这些事为何会发生在这片土地而不是别处?我们的战场被谁从钓鱼岛带进了内陆?我们的敌人何时又演变成了我们的血肉同胞?

这就是一件让人想哭也来不及的事,爱国者们盗爱国之名逞恶徒之行,在身边虚构了一个本不该存在的战场,试图从中得到那些从钓鱼岛上、从日本人身上得不到的荣耀。这是对日本政府的抵制吗?这是对日本人的抗议吗?这能收复钓鱼岛吗?

实在没招,大家不如去试试那迷信的做法,回家去扎纸人,一天24小时86400秒,做梦都可以扎上几针,那就算真的抵抗过了,可好?

总比现在窝里斗要强不是?

老爸的电话

老爸昨晚打来电话,关心会不会打仗,CCTV已经让他觉得上海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这让我联想到我们未曾经历的1937年,日本攻占上海后,来自全国各地的平民正在讨论和安排去路。而事实上,今日的上海街头,完全没有慌乱的模样。

街头上很平静,只是网上异常的躁动,各类QQ群,无论是行业、还是同乡,甚至是以靠骗人为业的炒股群都不由自主的转发各种抵制日货,号召抗日集会的消息,但同样不会有人给出一个解释,在认知的层面,平民依靠的是片面狭隘的历史知识和无限的对这个国家的“热爱”。

这应该能转化成一种街头的活动,至少报纸上已经报道,有一些举止嚣张的日本人已经被人围攻,但媒体不会解释,这些嚣张的日本人平日里惯常如此,一刹间失宠,倒也不是个别日本人该承受得来的重。在随便的哪一个中国城市,我们对日本人的态度永远是友好的,这不符合正常的人际交往逻辑,可谁曾在意?

即便是我,心里讨厌日本人讨厌的很,一旦有业务与他们相关,也必须得做出一视同仁的姿态来,起码我没有在某个日本人面前表露过个人的民族立场,虽然平和,总显得懦弱。

我安慰老爸,这仗是无论如何也打不起来的,要打早就打了。老爸不理会CCTV想说什么,对一个平民来说,儿子、孙子置身于一个被列为战略打击目标的城市,总让人担心。他最后说了一句:有什么动静,赶紧回家。我应允了。这无关乎勇气,您说呢?

先上开胃菜

又过去了一天,爱国青年们的愤怒依然不止,好在日本传出消息,终于发现有三艘钓鱼船往钓鱼岛方向前进,这让爱国者们松了一口气。所以说,上大菜之前,先来点开胃小菜,多少可以缓解下厨房压力。

朱注的老师要求去新华书店买本《同步作文》,孩子他娘买到手的分明就是一本盗版书(编者没用一点良心),于是我暗地里招呼朱注,还是多读读《民国作文》吧,那时候的老师是真正在教书的。不过,朱注并没领情,拿老师的话当圣旨,也算是现时教育的“成功”之处吧。

我小时候似乎也差不多,没人告诉我该怀疑什么,就算不情愿,也得按照大人教的去说去做,所以,今天做事做人与大多数人都差不多,没什么特别之处,别人抬手喊收腹,我也跟着喊收复,别人弯腰说挺胸,我也跟着装的挺凶,全没自己的认识和主见,指望我这样的大人去做点什么争气的事,难道不该怪你没眼光吗?

当然,我不该在教师节之后没两天就讽刺老师,老师们也希望自己能因材施教,然后桃李天下。可现时只要量产,抹杀个性,既然作文也是技术活,乱抄抄不如齐抄抄,也免了老师阅读上的麻烦。

再说了,这些都只是开胃菜嘛,好吃好喝的在后头侯着呢,且再等等。

风中乱舞谁的旗

有听过黄秋生唱歌吗?如果没有,可以到虾米上找一找,他翻唱的《Blowin’ In The Wind》,够格去“中国好声音”混混,应该有导师为他拍灯转身。不过,我相信所有喜欢这首歌的歌者,都不会用它来做利益的交换。我以为,每一遍《Blowin’ In The Wind》,只为启迪一群懵懂的心智。所以,今次想谈的只有两个字:抗议。这是它对我的启迪。

如果有人偷了你的东西,你至少该大声喊抓贼,这算是一种抗议。如果有人要强迫里接受他的想法,你至少可以走的远远的,这也算是一种抗议。如果有人拿刀架在你脖子上让你不能活,你至少可以拖他一起去阎王殿里讲讲道理,这也算是一种抗议。只是,我分不清的是,抗议难道只能是消极被动的吗?

昨天,日本的政府决定正式“国有化”钓鱼岛(解读媒体标题,传递的意思很明显:日本一直将钓鱼岛当国内私产对待)。于是,我们的政府也很快发表声明,宣布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领海基线。让国人不明白的是,我们为何不主动的先做这件事呢?换句话说,我们这样做能解决日本那样做所带来的麻烦吗?

被动往往代表着懦弱,意味着不由自主,像狂风里乱舞的旗,呼啦啦的乱喊,却不过是风肆虐着旗而旗在呻吟。

对的,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they call him a man ?那一个国家呢?

暧昧的国与国

钓鱼岛或许是我的狭隘个性,使我容不下各种暧昧,对于人的好与坏,对于道理的明或暗,对于某件事情的对与错都喜欢辩的明明白白,如果用“正直”这个词来形容我,我是受不了的,很多人都是这样在误解中被美化了而且也“被”接受了,这类人最后的结果都要被当初抬举他的人踩到脚底,大肆唾弃。我不要让那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说到底,我只是一个愚蠢而又有点小鸡肚肠的人,因为不能在脑子里妥当安排好那些相悖的认知,索性只留下自己可以把握的一小部分供自己消遣。

所以,我看不惯钓鱼岛这个事情,无论是我国还是日本国的态度。就好像我们在马路中间看到了一个钱包,甲乙双方都在争论是自己的,但在没有明确证据之前,谁也不许乱动那个钱包一样。但那样解决问题只会让问题变得复杂,如果钱包里只有一万元钱,而没有其他任何的资料可以证明这个钱包的主人是谁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呢?换作是我,很简单,是我的就是我的,你就是要跟我玩命我也得拿回来,不是为了里面的一万元钱,而是为了一个道理。如果不是我的,我绝对不会跟你去争,顶多在边上围观,看你去跟别人争。当然,国与国之间的政治角逐不可能这么简单。可道理还是一样的。讲道理按道理办事有的时候就是一种态度。我所赞成的就是一种正大光明的态度,而不是现实里如此的暧昧。

用“暧昧”来形容在钓鱼岛上两国的态度,也是一件迫不得已的事情,这本身也让我很是纠结,虽然我并不喜欢纠结。“暧昧”本身也是一种纠结,我会在“我为什么纠结这个用词的想法”上去揣测“两国对钓鱼岛如此暧昧”的纠结立场,答案自然是虚无的。要说我没这个能力,我又是不愿意承认的,我想说的是,那只是因为我对事实的真相知道的太少了,如果足够多,我应该可以提出一个真正公平的解决之道。好吧,谁愿意给你知情权?又一个老问题摆在面前,绕开不谈。

回到暧昧。我真的不喜欢遮遮掩掩的关系。不过,如果暧昧是一种战略的话,那就只能说明我们这等人只配围观在一边了。见过动画片里围观的观众是怎么画的吗?没鼻子没脸没眼睛没嘴巴的,你看像不像我们啊?

我们不算赢吗?

日本人终于答应放还詹其雄,而中国人也如愿赢得了这场“纷争”。这样的结局在撞船事件一开始就有有识之士一眼看穿,可见民间智慧根本不逊于所谓的国家智库。也或者是这种类型的事件在历史上频繁发生,不值得大惊小怪的,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些泱泱五千年的大国国民们。

但也有人说我们不算赢,至少在赢的方式上,我们没有表现出民族的尊严来。这里是有问题的,国人的心态是既想要里子也想要面子,如果一切都顺风顺水的话,这种贪婪是无止境的。倘若一切都偏要反着来,既没面子也没里子的话,你又会发现国人的忍耐性也是没有止境的,这两极分化的性格使得我们找不到一个参考的标准,我们要的究竟是什么?结果还是过程?或者两者兼而有之,或者都不需要?

从这里看出我们这个民族的特点,就是过分的自尊与过分的自卑交杂在一起。一方面,我们为我们的历史而骄傲自满,站在祖宗的大树下听着故事做着美梦,另一方面,我们又为现实的孱弱而痛苦不堪,口袋里面子上里外里都是干干净净。但有一点始终没有整明白的是,我们痛恨的那个我们,始终不包括我自己。

好吧,就算我们没有赢得什么,我们丢了一个大大的面子到世界各地,但那又怎样?难道你真的不相信若干年之后,钓鱼岛可以被收回吗?我是相信的,所以我不担心这个过程里出现的所有令人不爽的画面,站在未来回忆今天的时候,我们一定觉得这件事情本身的意义比其结果更加重要,虽然我曾经有过一个很不好的念头,如果我是詹其雄的话,我会选择为国捐躯。不知道那样是好事还是坏事?

九一八很平静

过了两天,我才想起前天是九一八,并不是说当天我不知道是什么日子,而是忘记了历史上的这一天发生过什么。据说今年的这一天,我们可以举行游行,示威,为了钓鱼岛,为了渲泄民众对日本的不满。流传最广的传言是这么说的,也许还有其他很多原因,但媒体就是被捏住喉管的鱼鹰,让你吃什么,你就吃什么,让你吐什么,你也得吐什么。

我并没指望九一八要发生些什么事,我干脆都忘了这一天。我在那一天,去走了一次亲戚,中秋马上到了,拜节是最实惠也是最该做的事情,没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关心我的不满在何处发泄,我跟很多人不同,我的所有不快都可以在睡梦里渲泄一通,我甚至怀疑我有主导梦的能力,也就是说我好像能够决定自己该做什么样的梦。譬如,想说什么,可以到梦里说,想见谁,就可以在梦里见谁,想做什么,梦里都可以做,不仅可以做自己喜欢的梦,有的时候,梦还会给到我更多惊喜,包括我做梦之前没想到和没敢想的那些事情。

我为我有这样的能力而高兴,但略显低调,除了在这个地方稍作炫耀之外,在别处我是不会承认的。这算是我的一项福利,不是别人给的,是老天赐的,我得珍惜。当然,你如果也想拥有的话,不妨在白天里尝试着练习练习,或许也能因白日梦做多了,便真能影响到夜里发生的种种,如此良性循环一两个周期,你也就有了自己的快乐,这是秘密,不可多言。

说回到九一八,如果不是有某个网站,我甚至都不知道韩寒先生也对这个游行有些梦想做,可惜的是,他做在博客里,明摆着就是让人家来删的,何必呢,韩君似乎还没找着做梦的好处和窍门,真该反思一下。总之,九一八本该平静,就让它继续平静吧。

紧张

天知道我昨天为什么会那么紧张。

一大早被师傅批评,他很奇怪为什么这次的表现甚至连第一次也不如,我也解释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借其他的理由,然后耸耸肩,说声抱歉了事。师傅也在回忆,这家伙说自己笨看来不是谦虚的说法。

下班的时候去参加朱注的家长会,静静的坐在第四排。看到和朱注同学的这些家庭,很难说清楚自己是什么感受。唯一能记住的,就是心底里的那点忐忑不安,尽管表面上比较安静。老师说了些什么,我都认真记下来了,要做到才好。像老师最后那句深情的总结:我们只有一个孩子。这话让我更加紧张。

昨天紧张,今天也很紧张。虽然我还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状况。

我或许会紧张今天不能看到有人游行或者示威,有人保钓有人围观。不是不能,是根本不会出现,我所身处的这个城市,大多数人都认为更加务实,也就是说聚在这里的人大多只会看到与金钱相关的东西,至于其他的与当下的自己没多大利害的事情,围观就好。可大家都想着围观,都成了观众,到哪里去找那会演戏的演员呢?这演员我是不做的,也是做不来的,处在演员与观众之间,我很紧张。

这就算了,就在这样的一个气氛里迎来中秋也没什么不好,想一想这一年又要过去了,心底里的何种程度的感概都敌不过岁月的侵袭,败下阵来,颓废了去。一年又一年,嗨,一年又一年。

沉默可以等到什么?

牢笼中的民族自从日本人在钓鱼岛绑架了我们的船长之后,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国民选择沉默,那今天会等到什么呢?与每次的反应都差不多,大部分国民发表各类言论进行抗议,小部分热血人士出钱出力以实际行动参与保钓,而代表大部分与小部分的国家则选择“先礼后兵”的策略,“礼”是我们一直看到的,“兵”却未见一个。于是我会想,如果哪一天国民都麻木了,不在对跟钓鱼岛相关的事情有所反应而选择沉默,那又可以等到什么呢?你说国家会站出来做点什么实际的而不是说点什么模糊的吗?

我这样的想象力未免太过局限,也许中国人沉默的性格已经被日本人研究透彻,至少从唐朝以来,人家日本人就一直在研究中国,可是我们这么多年都在干什么呢?除了受欺辱、抗议、妥协、鄙视、谩骂之外,有人真的去认真研究过日本,又将那个民族都在想什么,都在做什么,向我们的大众做了传播和教育吗?在这一点上,我们已经输得彻底。

我不是不喜欢愤青,愤青不是某种人,而是某种情绪,我不排斥任何发自内心的情绪,哪怕带有那么一点点破坏力,但得记住了,如果能让破坏力变成生产力或者战斗力,就不是环境可以驾驭和控制得了的事情了,完全需要靠个人的觉醒。

我们像是被困在笼子里的野兽,被人刺激一下,就出来咆哮一声,被人扔进一块骨头,就立马偃旗息鼓。试想下如果你在笼外围观,看这样的民族,会不会觉得不逗逗玩玩实在是太可惜了。

说到觉醒,我们又会太敏感,是的,不要让别人欺负我们是一种觉醒,不要让自己的无知欺负自己也是一种觉醒,理智点的都能认清楚,我们的觉醒差一个来自自身的原动力:我们的个体要不要变的更强?我们的情绪经过原动力的引导变作一种燃料,在心底燃烧,我们的语言和行为才会显得理智和有说服力,我们的抗议才有力量和韧性。

现在,是我们该要放弃沉默,冲出囚笼的时刻了!

不惜以任何方式解救中国渔民!

钓鱼岛

对于媒体的用词,我一直很迷茫,也许是因为我没上过大学的原因,不太理解一词多用或者一词反用的道理。在我看来,中国渔船在钓鱼岛海域与日本军舰相撞后,是日军“绑架”了中国船长,而非媒体所谓的“逮捕”,“逮捕”一说似乎意味着事情已经有了一个定性,难道这些媒体们已经确定了事实的真相了吗?

在路透社的文章里,提到新华社的报道用了“抓扣”这个词,可以看出日本人的野蛮,但表述上显得模糊,因为抓扣的两方或许都是有过失的,没能反应实际情况。实际上在新华社的稿件里,也一样用了逮捕这样的字眼,我不知道高层会不会像我这样扣字眼,总之,让人十分不舒服。

我觉得至少得用“绑架”这个词,除了看到日本人的龌龊之外,也说明我们确实吃了亏,我们的国民在自己家里被外人抢走,而且还是外国军队,我不知道从法律层面上来说,本身是否意味着“侵略”这个事实已经产生?如果是侵略,我们何时采取实际行动去救回我们的国民呢?难道真的要等他们成为烈士后盖面国旗就好了?

我用的是“如果”这个词,那是因为老百姓看不明白,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在臆测。我不知道收复钓鱼岛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我也不知道尊严与经济那种损失更为惨痛,我更不知道老百姓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但如果我能做到的话,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拿回本该就是我自己的东西,保护好我的国民。政府,请给我一杆枪吧,看看我怎么对待那些侵略者。

给我一杆枪,我愿意去守卫我的钓鱼岛

如果给我一杆枪
我愿意去守卫我的钓鱼岛
她在我的心底
跟我的生命一样重要

如果给我一杆枪
我会让它跟我一起站直腰杆
在蓝色的海洋上
有我不沉的脊梁

如果给我一杆枪
我发誓会让每一颗子弹
带着正义和真诚
穿透侵略者的胸膛

如果给我一杆枪
我一定会让红红的太阳
变的焦虑不安
最后自焚而亡

只要一杆枪
给我一杆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