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

当我们谈论足球时我们在谈论的恰恰不是冠军

Arsène Wenger

这一季的阿森纳虽是两手空空,却没让我对它或者温格有失望之处,即便是看台上举牌抗议的死忠们,至少也把钱塞进了俱乐部的口袋,为所爱之事抱怨几句不算家丑,无伤大雅。

所以,一边祝福狐狸城夺冠,一边打量利物浦、曼城、曼联、甚至切尔西这些难兄难弟,我还是想说,阿森纳的表现依然”稳健“:一如即往的想要争冠;一如既往的维持大面积伤病;一如即往的在这个时间点上努力争四;一如即往的让人憧憬、令人平静。

成绩是忠实于能力的,这句话并没错过。70分本事的阿森纳,没能拿到80分,输的不冤;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这句话也没错过,愿景、能力与成就,总是不相匹配的。

跟很多企业一样,大家惯于谈愿景、谈理念、谈抱负、谈兔子与狼、谈胡萝卜与肉……谈着谈着,好员工甩手不干了,好产品没人用了,好风停了,不是市场竞争激烈,是这届老板和员工有问题,他们忘了谈谈能力。

一定要谈谈能力,即便能力这种事也是见仁见智。你排开英超、西甲、德甲、意甲和法甲五大联赛,看看别人家几大射手的嚣张气质,再看看别人家后防的沉稳底蕴,阿森纳能够争四不掉队,已然不易。

有些人不理解,举个牌子就想换教练,真以为换了教练就能拿冠军么?有些人瞎起哄,每个夏天、每个冬天都喊着买人,买这个,买那个,真以为你有钱大腕就能来吗?足球不是一个人的运动,超级球星的过人之处正在于懂得如何选择,赌徒式的、过了气的、只想捞钱的、年纪轻轻需要练级的这些人,才是阿森纳们能摘的菜,这事说穿了没面子,不交个底你又拎不清。

好在也有很多伪球迷是需要过滤的,那些在不败赛季迷上阿森纳的人,也许在前几年已经粉转路人了,爱的急促,分的紧迫,几年下来,差不多换了几次主,今年该守着狐狸城的腰牌,在朋友圈里谈谈屌丝逆袭几多励志,人生赢家必然有他等等。

于我而言,足球是向前的勇气,是永不止步的行动,是先付出的合作,是一关一关的打拼,是一分一分的积累,更是漫漫征途里的忍耐与坚守……恰恰与冠军无关。

说实话,每每看到阿森纳在某些场次的比赛里凭着运气带回三分或一分的,我总希望结局更公平一些,不拿自己配不上的分数,才是我心目中的足球,也是我的信仰。

从简单的出门开始

昨天,老易给我发来一张训练计划表,鼓励我:“只是简单的出门,你就成功了!”

看着这份特别注明“芳文专用”的计划表,我应该找不到理由去忽视。包括这个博客

罗振宇在“罗辑思维”里一再强调,将一件简单的事反复干到极致也是一种成功。让我对过去曾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保持每天更新这个博客很是怀念。怀念的理由无外乎现在失去了、做不到了。可能也正是如此,罗先生昨天拿到一个新媒体影响力30强的荣誉没有让我意外,反而另一些上榜者,却没那么让人信服。

罗先生出门很久了,而我却一直窝在墙角下看月光,实在是不敢比较。

老易是一个认真的人。有一次,他告诉我,要从成都骑自行车去拉萨。我很怀疑,心里说,做到了再说吧。然后他花了20多天的时间,完成了这个梦想。而我,却只能从他一路发回的照片中留下羡慕与自卑。

昨晚回到家中,无意中翻到十多年前的日记本,应该是写过的小半篇小说,情节已经记不得了,不自觉的拍了张照片,这也是在怀念什么?

无论如何,有一步路应该要走,那就是出门。且要早点出门。

裸体高尔夫

愚人节过后,美国媒体发起“全球十大最酷高球场”评比,作为全球首个(甚至也是唯一)主打“裸体”概念的法国拉杰尼高尔夫球场,在投票中遥遥领先。

拉杰尼高球场规定“打球时必须裸体”,这条规定让其与众不同。而报道此消息的媒体还特别指出“球场严禁在户外嘿咻”,禁令让观众“眼前一亮”,更让球场神秘之处无限放大,成为全球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

试想下你将如何去应付这家球场?这不仅仅是脱掉衣服,不仅仅是放下对隐私的顾忌,也不仅仅是直面大自然。所以,你到底是脱还是不脱?放下还是不放下?面对还是不面对?就会成为一个问题。而这些问题,仅仅是这家球场代你发问而已。

换回想象下别人,比如你身边某个拿高尔夫装B装的厉害的家伙(最好就是你的上司或者难缠的客户),试想下他在那家高球场的尴尬或者快乐,你就该彻底放松紧绷的神经了。没有什么是那么让人难以面对的不是?

裸体并不重要,重要的在无形中解放了这项运动施加于人的压力,包括身家、地位、品味,要知道裸体面前,人人平等。或许,这家球场启用“裸体”概念的初衷也是如此?

免费经济运动

葡萄叶

无意中看到这个家伙活的不错,挺羡慕他的,并不全是因为“免费经济运动”,而是这种生活看上去更接近大自然。我羡慕的是能在大自然生活。当然,和板凳一样,我并不认为笔记本或者网络代表着某种隔阂,只要能被纳入一个正确的循环,就属于自然。而这个正确的循环需要一个包容和勇敢的心。

可惜的是,大多数人都是在为别人而活着。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认识我的人在为我而活着,尽管这话听上去有点刺耳。要不我们为什么总喜欢向对方倾诉,喋喋不休不是为了发泄,而是为了一种告诉:我活的还不错,你该夸奖我。或者,我活的还不好,你该帮帮我。当生活被诱进了那种超越或者攀比的氛围里,我们除了慌乱和害怕之外,总缺了那么点淡定。这些都说明我们不够包容。我也是这样的人,虽然我一再否认,但我真的做不到可以不考虑他人眼中的我而纯粹的做自己。

我想要说的这种自然的生活其实与免费关系不大,免费是其次的,因为“付费”这件事情我并不反对。我们甚至都在为山寨、盗版而付费,再去接受那些本不该免费的服务,是否觉得心里有愧呢?总有人和我一样固执: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好吧,扫兴的话题就要适可而止。

免费经济运动得以提倡,更多的还是从节约资源的角度出发。假设地球是一块电池,我们得承认它有消耗殆尽的一天,我们现在所作的一切都只是在尽量减少消耗而已,有什么办法可以为它充充电呢?也许你能找得到。在我没有找到之前,那就尽量减少下自己的消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