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纳的救赎:被纽卡斯尔逼平的一点感受

阿森纳主场迎战纽卡斯尔,是一次中等程度的考验。撑得过去,冠军就有指望了。但事与愿违,再次体现出阿森纳存在的种种问题。

球迷们都认为板凳深度不够。现在传来传去的补强,却只是边锋位置,而不是后腰、中锋和边后卫。尽管边锋位置上还有史密斯罗,内尔森,以及刚刚引进的维埃拉。这是否意味着阿森纳正在试图解决错误的问题?

显然,阿森纳今季表现最好的球员,是萨利巴和托马斯,前场攻击组位列其后。但是,托马斯需要一个合格的替补,能在强度不大的比赛中,得到合理轮换。球队不该继续为洛孔加的稚嫩和埃尔纳尼的力不从心付出代价。

让我担心的球员,还有津琴科和维埃拉,两人都花了3500万欧元,和厄德高的价位一样,效果却差了好几个档次。一支球队的实力,往往是由能力最弱的球员决定的。这两位球员,加上洛孔加,总能让阿森纳打出三流球队的表现。

自世界杯开始,日本国脚富安健洋就不在状态,他在这场比赛中换下本怀特,没能比上一场表现的更出色。津琴科该换却没换,也许是蒂尔尼受伤了,总之,主教练一定看到了我看不到的东西。

恩凯蒂亚有一两次出色的表现,但他的接球和出球,有点像当年的拉卡泽特,始终让我难受。起码与前辈吉鲁相比,恩凯还是弱了一点。前场攻击组的表现不算不好,只能说对手很出色,而我们太累了。

客观的说,纽卡斯尔的防守表现,比阿森纳的进攻更出色,平局可以接受。更客观的说,主裁判是这场比赛唯一的污点。除了黄牌满天飞不说,两个存在争议的点球,居然不接受VAR的介入,英足总不讲究程序正义么?

以前,我很相信足球是世上最客观、公正的比赛。但国际足联的存在,已经意味着这项运动,也是一个兑换权力的工具。英足总,也好不到哪儿去。

坏消息总是结伴而行,隔壁,曼联赢球,比分差距正在弭平。若我们指望切尔西拖住曼城,多少有点痴人说梦。

同学们,巴萨也是会输球的,凭什么不服阿森纳?

【2015121507】欧冠淘汰赛抽签揭晓,阿森纳抽到巴萨,两家过去的三场淘汰赛,阿森纳一败涂地。除了自家球迷,其他人一边倒的支持拥有宇宙最强攻击线“MSN”的那一方!所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过,我还是很乐观的认为:阿森纳这一次能够翻身!理由勉强,但架不住我就是相信我厂。一则单我看过的几场比赛,凡苏亚雷斯对阵阿森纳,就像丢了魂,典型的负能量,能赢才怪。另则吉鲁、厄齐尔、桑切斯和拉姆塞几位,定会努力拿出冠军级球员的精气神来。阿森纳谁没赢过?别跟我提切尔西。

【2015121506】莱斯特城在今年的英超比赛中发挥超常,十五轮之后,位列前排,上演了屌丝逆袭的好戏。除了当家射手争气之外,年过七十的主帅拉涅利也功不可没。这位被穆里尼奥嘲笑没拿过什么重大赛事冠军的可怜人委实点背,十年前,正是穆里尼奥接过他手中的切尔西,并在随后的几年里拿冠军拿到手软,德罗巴、切赫和罗本这些世界级巨星正是得到这老头的钦定才加入了切尔西,不想,到头来是替他人做了嫁衣。好玩的是,他在瓦伦西亚再次复制了这种悲催的命运,同样是在他离开之后的几年间,蝙蝠军团两次杀入欧冠决赛。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习惯栽树的人有格局和眼光,而胸怀很可能是被逼大的。祝福老头在莱斯特城不再上演同样剧情,毕竟,世俗的人从不问你做过什么,而是问你有过什么,而且还必须得是他们理解和尊重的东西……不过,你感叹世人有多无知也没用,当事人也被逼到一样的心态了。

【2015121505】乐视的贾跃亭在12月初的中企领袖峰会上的演讲被一些朋友认可,他对乐视的乐观态度的确能打动一些有抱负的中国创业者,他们都急于证明自己有改变世界的能力,尽管手上正在干的事不见得容易被人理解。以我对乐视电视和乐视节目内容的几年体验,除了硬件价格略低之外,电视机的优势不太明显。如果说节目内容是其核心竞争力,那让人虐心的的电视操作系统则限制了这种优势的发挥。我相信科技会进步,所以,我认为这种忽略基础问题给不出解决方案的企业,实际上已经力不从心。看到了,想清楚了,却做不到,这就是中国创业者的抱负与能力不相匹配的现实。

【2015121504】致力于打造职场人脉的“脉脉”,在好友申请通过之后,有一个“互动”项目,设定两三条话题,供新结识的两者交流之用。这种做法值得提倡,它弄明白建立社交关系的一个常识:谁起头谈一个彼此都会感兴趣的话题。这点很重要。脉脉明白之后,就主动做起媒人抛出话题,接下来,脉脉还要学会紧跟时事,即时优化这些话题才好玩。

【2015121503】创业者有机会规划一项事业的方方面面,主要会考验这个人的学习、理解和吸收能力。接触的越多,越发现自己的浅薄,不只是对陌生业务感觉束手无策,甚至对自己曾引以为豪的立足点也容易产生不自信。实际上,这种恐惧是想象出来的,就好像一名驾驶新手驶上马路一样,还没有适应那样的格局、视野和思考问题的方式。这个时候,胆子需要大一点,速度需要慢一点,多看慢走心思集中,大致如此。

【2015121502】为什么人为什么事把什么样的关能赚到钱?想清楚这点,你就可以在今天试着去创业了,你的新身份就是“把关人”,未来二十年,它是商业进步的主力军。不过,这本身并不新鲜,比如媒体行业的编辑,就曾试图就有价值的资讯的遴选而获利,结果却是惨不忍睹。你也别怪中国的媒体不争气,要怪就怪早期肯付费阅读的人太少。所以,把关人能存活的行业也是有限制的。

【2015121501】部分生意的核心,在于造就和维系“信息不对称”,虽然为用户带来了便利性,但不输出新的价值,其收入公式也只是“成本+利润=收入”。所以,新人做生意,务必能输出新的价值才有趣味。

阿森纳的人品是好是孬?

维冈刚在主场守住了节操,教授却在昨晚失了晚节,我这觉怎么能睡得好?

除了沃尔科特开场2分钟的越位进球,全场能留给枪迷回忆的亮点实在不多,后场倒传刷来的控球率跟微博上的阅读数一样只能让玩家暗爽,却与真实本事没半毛钱关系。

略有安慰的是,爱国爱人民的同胞已经看见,酋长球场外围的一圈跑马灯广告,闪烁着“加油雅安,我们与你们同在”的标语,倒是让人理解破厂为什么值得去爱。

为值得去爱找一个恰当的理由,就是因为思想健康,三观对路,全都指向光明大道。只是为何渐行渐远,能为此检讨的,应该是人品问题了。

我喜欢看足球,我喜欢阿森纳,我喜欢看阿森纳踢足球,但我真的不懂如何谈论足球。我想就人品问题说一件别的事,因为是真事,怕得罪人,也怕说不清事,我就尽量藏着。

说某甲离职,某乙接手。在老板面前,某乙对某甲过去的工作能力和工作质量尽可能的贬低,以佐证老板的决策下的太晚,而自己开展工作的基点又太烂。简单说,某乙就是想强调自己比某甲有能力。

这两人共事多年,部门之间的协同也是常态,彼此算是知根知底。交接时发现的问题难道在变故之前就一点动静也察觉不出?还说平时只是为了彼此照应,相安无事好混得周全?这种人走茶凉的作派肯定为君子所不齿,自然也能见出人品高下。这等人,少共事为妙。这等事,不参与才好。

说回阿森纳,教授也有人品问题,但与某乙性质不同。教授的人品败在固执,输在守旧,毁在犹豫。说固执,给到吉鲁的信任过多,给到波尔蒂的信任过少。押宝总押一方,背起来就没胜率可言。说守旧,量入为出是手段不是原则,没有谁说不可以打破,给自己套上一副镣铐跟人比武,打不过也没人同情。说犹豫,破厂多少次在领先之后开始想保住比分?破厂又在多少次临近比赛结束时才如梦游初醒,找到状态?

这些事,除了用人品来解释之外,还真找不到合理的借口。所以,我以为,赛季结束时,阿森纳若还能留在前四,只能证明切尔西或者热刺本赛季忘记带人品来了。

当然,我写这篇,就是为阿森纳求个好人品。

换个位置想想,若剩一条线作战,结局会不会好点?看来人品还和专注有关。

冷血的中超

看中超,我最同情阿内尔卡,以其世界级的实力来中国赚钱讨生活,可见是看多了CCTV。我同情他不了解状况,不知道在中国赚钱有多难。如果真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那,一定是有问题的。或者阿内尔卡没听过这句话。

周五的上海新德比之后,有媒体给出标题“申花0:0战平10人申鑫”。如果换成“无帅申花逼平10人申鑫”这样的措辞则更恰当。申花无帅这一说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从朱老板接手之后,都是谁在主导申花呢?

以前,也就是在末代甲A那一年,我很希望吴金贵和成耀东能成为中国的弗格森和温格,但这种想象是没有基础的。一则中国人看不清自己的水平实力究竟在什么位置,不懂得国情如此;二来那些自以为花了钱就是大爷的投资人也容不下什么爵爷教授的。大家都在说怎么搞足球,但没一个真正懂足球、爱足球的。至少没明白一点:专业的事让专业的人去做才是王道。

所以,我做了一两年的伪中超球迷之后,还是安心的在电视上看看英超更加实惠,反正都离我那么远,在身边的,却是个假的,不看也罢。另一个虽然真,但在大洋彼岸。就算你把整个切尔西都打包拿来,你也与蓝色无关。我想提醒那些喜欢过申花的人,蓝色意味着什么。

不如说英超,不如说阿森纳。我喜欢温格,感觉他命真好。要是哪个中国人买下阿森纳,岂能容温格八年无冠?我们向来不拿专业当回事,但都以为只要是位置就代表着权势。问题是,人家先有那三两三,你有吗?

比如阿森纳在昨晚最后一轮涉险过关,顺利拿到前三。这应该是赛季初就定下的目标。问题是,类似阿森纳这种低开高走的情况一旦在中超发生,谁肯容你熬上三轮、六轮甚至九轮的?早就让你卷铺盖走人了。

这就是中国人的冷血,体现在各个方面。如果说足球真的仅仅是商业,那为什么无数人为之疯狂?这一点,值得所有正在搞足球的中国人好好思考下。不从天性来的,哪里能启动人性?

让悬念保持到最后

曼奇尼赢球了,英超冠军的悬念将会保持到最后一刻,这正是足球的魅力所在,当你觉得一切都很美好的时候,其实已经遭透了,爵爷今夜的体会更深刻些。生活大致如是。乐观点说,还有什么比当下更加糟糕的呢?

微博上有人民群众在热议1959年到1961年发生的某件事,说大饥荒时期究竟有没有饿死那么多人。关于这个,屁民想问,您认为饿死多少人才算恰当?另则说了,假设阁下的父辈被饿死了,阁下要怎样才能投胎到这世上来?所以,从“后人”的反馈来判定究竟死了多少人,其逻辑或者出发点都是经不起推敲的。当然,被绝了后的人,总是很容易被遗忘或被用来假设的。

大家所理解的绝后,多指生理方面没了基因上的继承人。但还有一种绝后,是在其他层面的。比如屁民对N多年前的历史没有学习和掌握,更不能辨别真相,这也是一种绝后。历史与现实被断绝了联系,在某人或者某群人身上发生。如此,这群人与之前的那群人能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这两种绝后都不算是坏事,这该是社会演进的基础,称作优胜劣汰也恰当吧?怕就怕在对真相的误导,而那些渴望对过去有所继承的人,往往要被假象蒙蔽。

但这事跟今晨的曼城德比关系不大。唯一能扯的上的联系就是,大家都在期待那个最终的结果,谁是冠军?或者说,真相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