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

轻重缓急

周末会在深圳待上两天,这个城市去过六、七次,好印象是适合做事,坏印象是治安欠佳,不晓得这一趟会不会有所改观。 过去的一周,有趣的事不多,第一反应能想起来的,居然是昨天用微信电话本跟张同学做通话...

Continue reading...

善良的傻逼

我有个毛病,凡是很多人一窝蜂去做的事,我总会怀疑。譬如在微博或朋友圈转发行善积德的消息,又譬如众口一辞“说”某个根本不认识的人如何好如何坏。我怀疑有个看不见的东西在强奸我的认知,绑架我的道德,...

Continue reading...

信任与好感

对一个人产生好感不难,比如我,只要对方外表看起来很干净,谈吐有点修养,就能让我有好感。不过,若让我因此而信任他,对不起,我想起那句什么冠什么兽的词来着? 用讨论“信任与好感”来续写我断了很久的...

Continue reading...

时间都去哪儿了

跟朋友聊创业,他提到时间成本。大意是与其白手起家使劲吃奶的劲做个收入有限、荣誉有限的小公司,不如站在一个大平台上成为未来上市公司的一分子。他指出创业的艰难,更指出每个人最大的成本就是时间。我很...

Continue reading...

不良的习惯

阿森纳用一场胜利安慰了我。在这之前,我有点心神不宁。 中午,与一位朋友在茶香书香闲聊了近两个小时,主要谈近期的工作状态,与我的某些不良习惯有关的不良状态。 实际上,我的不良习惯有太多。比如说阅...

Continue reading...

新瓶旧酒阿森纳

对温格来说,“新援”指的就是让一个老队员出现在新的位置? 新赛季的第一场,阿森纳在主场1比3输给了二流球队阿斯顿维拉,展现出三流球队的水准,令自诩超一流球队球迷的枪迷们心生不忿。吐槽是少不了的...

Continue reading...

没胆试错的小孩

昨晚朱注说要帮我画草图,但ipad上的软件不够给力,还需要费点脑力才行。可这点是朱注懒的有的。于是气呼呼的怪爸爸不帮忙设置好页面,一推了事。 我经常也有这副腔调,对自己的时候。随便找个什么理由...

Continue reading...

如果停电会不会好点

昨天没有做到简单的出门。临近两点睡的觉,恍恍惚惚中,四点二十几分起床过一次,走出卧室转了转,又折回。那个时候的温度好似去年此时的某个午后。 热气未曾从这间屋子里消退过,而一夜空调不休的代价,是...

Continue reading...

有一位女艺人,用她的民国逻辑来思考大陆的事,可以看作一个留洋归来的热心邻居,在教一位没出过方圆三十里的老先生,何为开明? 她说点别的,也就罢了,观念与环境倒也分割不得。偏她所言,落到最后却是价...

Continue reading...

我想忘掉2012

如果有可能,我想忘掉这一年,当它从未发生过,于我会是段好人生。 只可惜生活很少有一帆风顺,尤其在我这个年纪。 我记得十年之前,我跟芳聊过类似的话题,大意是“一辈子最苦的若是当下,便是幸福”。只...

Continue reading...

战神来了

电影《死神来了》居然陆续拍了五部,我只看过前两部,便断定续集内容大同小异,无非是不同的角色不同的剧情来表现相同的恐惧罢了。换句话说,我对恐怖片的理解有限的很,那些在我看来不可能发生的事,因为虚...

Continue reading...

半本书

最近难得有读完的书,更别说有读明白的。少有几本让人读着有滋味的,大概也只熬个一半,实在是没心情读到最后。这里面有几点愧疚,一则浪费了半本书的银子,二来也委屈了作者,更愧疚的是对不住自己,连本书...

Continue reading...

二十二天

不算这篇博客,我已经连续二十二天没在这里写字了,这可能是我最长的一次中断。不多解释,只希望下一回不至于这样狼狈。写字是个习惯,无论如何,都该持续着发生才好。 这二十二天,前一半在怀宁和东至渡过...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