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

希望、睡眠和笑

下周,朱注开始放暑假。他期盼已久,但也不敢表露的太过欢喜。 昨天提到期末考试分数,数学考了96分,跟我着重强调全班只有一个同学考了100分,言下之意,自己还算不错。又因为那同学,与他关系最好,...

Continue reading...

第十一天

我退化了。可能是已经习惯了被照顾的生活,芳一离开,我就开始数着日子过了。第一天、第二天……还会继续数下去,直到她们回来。 原本月初送朱注回了趟东至和怀宁,结果因为被担心...

Continue reading...

回家

朱注放假了,要送他回家。 以前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中国人或者上海人,我也无意去纠正他的地理观念,只是告诉他,你是个东至人。现在偶尔也会复查下:朱注,你是哪里人?我总高兴听到他嘴里说:我是东至人。往...

Continue reading...

单身一周半

单身的日子,我以前很习惯。 现在却不行了。 有了家室四五年,却已经不习惯一个人生活。 老婆带着孩子回老家过暑假了。 我却要(不得不)在这里继续留着。 好累啊。发现。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