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人云亦云刷不出存在感

【2015030307】我的朋友圈有个怪现象,大家几乎在同个时间消费同个热点。可以理解成人以群分,更应该理解成各位习惯于用别人关注的东西来刷自己的存在感。日子久了,想的念的怨的爱的都趋同了,生...

Continue reading...

重启私人媒体

【20150103】“私人媒体”从07年正式写起,到2013年底,码了差不多1123篇,7年时间,周均3篇。所以,如果我想重启这个博客的话,一周写个3篇才算及格。其实,用碎碎念的方式也不错,反...

Continue reading...

有指望不是好事

“有指望”在安庆话里与“有希望”是不同的,前者多是贬义,后者显得中性。 某天午饭之后,与W坐在一家叫做“lavAzza”的意大利咖啡厅里闲聊,聊安庆人的一些困惑,他觉得安庆人沉浸在一种自以为“...

Continue reading...

塔斯卡给了我一根蓝色绶带

我与大多数一无所有的人一样,喜欢酷炫的汽车。似乎也曾拥有过一辆福特,我爱福特。老实说,这经历并不美好,也不值得回忆。人们都能轻易地接受从无到有,却很难去适应从有到无,那并不容易,我敢说。 单纯...

Continue reading...

有一位女艺人,用她的民国逻辑来思考大陆的事,可以看作一个留洋归来的热心邻居,在教一位没出过方圆三十里的老先生,何为开明? 她说点别的,也就罢了,观念与环境倒也分割不得。偏她所言,落到最后却是价...

Continue reading...

北方的霾

近期全国人民都关心的事情应该包括这桩,绝不输于让人心烦的傅苹女士血泪史。可北京远在北京,雾霾却已密布130万平方公里,差不多能遮住4个德国。 霾,语出《诗•邶风•终风》中的一句“终风且霾”。当...

Continue reading...

最佳进步奖

朱注见我回来,害羞的想告诉我一些事,一番扭捏之后,还是由妈妈说出口,原来难得一回数学老师和语文老师同时表扬了他。朱注还补充,班主任只表扬了他一个人哦。老师还答应给他一个“进步奖”。 芳偷偷跟我...

Continue reading...

孩子的疯狂

考试结束了,我答应朱注可以“疯狂”玩两天。疯狂这个词是应他要求加上去的,不过是不加约束而已。不要这样,不要那样,没感觉我会让他很有压力,竟然成了他的一个期望。 过往对他的约束可能多了点。我担心...

Continue reading...

我想忘掉2012

如果有可能,我想忘掉这一年,当它从未发生过,于我会是段好人生。 只可惜生活很少有一帆风顺,尤其在我这个年纪。 我记得十年之前,我跟芳聊过类似的话题,大意是“一辈子最苦的若是当下,便是幸福”。只...

Continue reading...

保安不必装

道德和责任心不是用来装的,作为尚未解决基本幸福的人,有份工作不失业就是最大的责任心,不给政府添麻烦不让小家庭出乱子就是最大的道德,至于学什么雷锋、做什么超出个人职责范围之外的善举,我看是不必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