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

农夫与蛇,以及美国人的感恩节

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农夫在路边捡到一条被冻僵的蛇,爱心泛滥的农夫把蛇搂在怀中,为它取暖。当蛇醒来,竟向着农夫的胸口大力一咬,令他中毒死亡。

临死前,蛇对农夫说道:“不要指望从恶人那里获得回报。”

农夫死了之后,蛇并没有停手,而是来到农夫的家,杀死农夫的妻子和儿子。因为它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温暖点的地方以便繁衍生息。

等到子孙满堂时,蛇还将咬死农夫的那天作为感恩节,以感恩上帝的眷顾。

在另一个寒冷的冬天,一群美洲的印地安原住民,面对102个流亡到此的英国清教徒,同情对方没吃没喝,于是传授筑坝拦河捕鱼种玉米的技巧,使得这些流亡者过上了有饭吃的日子。

流亡者在丰收之后,选定一个日子,邀请原住民来家里作客,感恩上帝赐的食物。

据说,这是美国人过感恩节的历史由来。

好消息是,这一代原住民与这一批流亡者,除了互不伤害之外,甚至还结盟联合抗敌;

坏消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原住民与流亡者的后代之间还是爆发了冲突。

冲突之后,在流亡者后代的认知里,他们已经不是逃难者,而是这块土地上的新移民。

更坏的消息是,一年接着一年,不断有新的新新的新新新的移民,踏上这块大陆;

更更坏的消息是,他们与原住民之间不断爆发出大大小小的各种摩擦和冲突;

再加上这块土地上,还有300多个原住民部落,彼此间的你争我夺,也让他们无法继续主宰美洲。

至于有没有发生过新移民针对印地安人的大屠杀,还是让历史学家去费心考据和论证吧。

所以,美国人要过“感恩节”时,原住民心里会是什么滋味,你感受到了吗?

蛇不会感恩农夫付出过什么,只会感恩自己的努力索取,得到上帝的眷顾。

如果勉强蛇的子孙为祖宗说句话,它们也许会这样讲:“它过它的感恩节,并没有要求农夫的后代一起过啊。”

总之,感恩节这件事,是胜利者的喜悦,更是失败者的悲哀。

路边修车夫

自行车坏了,推了二十多分钟,才在立交桥下面找到了一个修车摊。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

修车的师傅是个年纪不大的小伙,看上去二十五、六的样子。但是手脚都患有残疾,大概是小儿麻痹症的原因吧。

我觉得自己是比较三八的那种男人,所以,就和修车夫搭起了话。

“师傅,你很辛苦哦”!

“呵呵,还行。”

“你每天都要工作多少时间呢?”

“从中午12点到晚上12点,基本上都这样!”

“那收入如何?”

“嗯,好的时候,一天50多元没有问题,一般情况下,一天30元左右吧。这个也不是很固定的。”他补充到:“一个月1000多元是差不多的”。说完,还满意的笑了笑。

听了他的话,我若有所思。

我又问道:“这个地方乱么?”

他回头看了看远处还没有散去的小集市,点了点头。“刚才就有几个女的,被抢了1000多元钱和一部手机呢!”

“哦,有这种事?……上海治安还是很好的啊?……那警察来了么?”我想了解事情的进展。

“来了”他把车胎上的扎破的小洞,用一块胶布粘上。“不过,来了也没有用。先赶到的是交警,110随后才来,抢的人早就跑走了!”

“这儿经常有抢劫?!”

“也不是常有,主要是一些新疆人四处流窜……”

“这次抢钱的人是新疆人?”我以为有了眉目。

“不知道,好像不是?”他推翻了自己的前言。

“你这里平常有人管么?收取什么费用么?”

“没有,一般城管在需要的时候会来看下,也没有交什么费用。”

嗯,我似乎觉察到什么了。可是,又能怎样呢?我又能做些什么呢?不能解决?不能找到事情的真相?这么多的不能,我觉察到什么又有什么用呢?

修车夫很是麻利,还没一伙,车子就修好了。

我问了他最后一句话:“多少钱?”

“2块。”

“谢谢!”

“谢谢!”

我们互道谢谢之后,各走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