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

18/119:双城随笔

guniang

第119天,芳今天回上海,这一次在东至待了43天。期间,我大概进过三次菜市场,我承认,菜市场是我最不想去的地方之一;

第104天,芳带着朱注和二或回黄泥湖住一晚,想想那画面,极美;

第101天,芳在洗衣,朱注在补课,二或剪了头发,还戴着姑姑的墨镜、手表,跪坐在椅子上,不晓得心里头会想些什么;

第100天,问杨彧,以后姑爸就叫你二货好不好,他说好。二或这几天跟着姑姑混,姑姑叫他吃饭,他不想吃,总用一句“爸爸妈妈不要我了”来寻同情,其实,他爸妈只是闹了点小矛盾而已;

第99天,电饭锅的锅盖比较难洗干净,放点清洁剂会容易洗掉油渍,不过,清洁剂的泡沫也会由缝隙渗入锅盖夹层,想想下次煮饭时,蒸汽大概会跟它们会合,究竟是排出锅外还是会掉进锅里,就搞不清楚了。想卫生一点,我不该用清洁剂。我常说芳做事不动脑子,我何尝又有。我是说,我没脑子;

第94天,芳带着朱注从黄泥湖回到东至;

第85天,芳回东至后的这一周,我第一次买菜,17元钱的肉,3元5毛钱的茄子和辣椒。还用6元钱买了两瓶可乐;

第77天,芳到了安庆,在大渡口住一晚,明天陪小妹去买衣服;

第72天,芳实际上只去了怀宁,我盯着G50上不停移动的图标,内心狂喜不止,以为……

第70天,再次感觉难受,很想念芳和朱注,有如眼见一列高速疾驰的轿车纵身跌落悬崖般惊悸;

第67天,芳带朱注看电影,忘了电影卡的密码,恰好我也忘了,芳极为郁闷;

第64天,芳说我该回去看看朱注,他正在青春期,需要父亲的陪伴,即便只有几天时间。他身边全是女性,会有多糟糕,现在还真不好说。我小时候差不多也是如此,怪不得现在没什么朋友;

第40天,芳说她已确定行动计划,最快周日回上海。如果她按上一份计划办事的话,今天我已经吃到她烧的菜了;

第32天,去沃尔玛,遇到的全是家庭妇女,最多三五个退休老头,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年轻小伙,还有一个女的陪着……周五下午,我一个四十岁的中年男人去超市是几个意思?

第31天,傍晚时候,绕着公园慢走一圈,留在宁国禅寺的停车场,这里没有太多的人。恰好芳打来电话,她边吃饭边问我人在哪里,我的另一支手机放在家里充电,没接到老妈打来的电话,这让她们很是担心;

第28天,芳在大渡口,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她会坐高铁回到我身边。已经是第28天了。我用“回到”这个词可能不太准确,如果她的生活重心还是我的话,倒也没什么不合适的。显然,我和她都已经习惯围着朱注转,朱注才是我们生活的重心,朱注就是我们的全部生活。晚上我在微信上问朱注,“宝贝,你睡了么?”他没有回答我,可能是担心自己憋不住,把妈妈回上海的消息提前泄露给我吧;

第15天,亲爱的,我在微信上说“我回来了”,你就回了一句“好”,这样好吗?我们可有十五天没有见面了;

第7天,有一种爱,叫牵肠挂肚。今天是朱注生日,他在合肥,我在上海,芳在东至。这种被割裂的感受不好;

七月的几点回忆

1、姑娘回东至后,我买了一抽屉冰棒,想她的时候,我就吃一根,一个礼拜不到就吃完了,她没回来;后来又买了一抽屉,想她的时候,我就吃一根,这都四个礼拜过去了,还没吃完,她快要回来了;

2、26号一早,姑娘发红包给我,100元,想我前段时间每天送她一个5.20,却不及她发的这一个包。这让我开始相信马尔克斯了,他坚信女人支撑世界,男人只有捣乱的份。另外,我还发现,蚊帐的帐(zhàng),有通“障”的意思,阻挡蚊子进来咬人;所以呢,丈夫这个物种,在一丈之内究竟是阻止外敌还是搞内讧呢就因人而异了;

3、25号晚上梦到外婆,我说以后您就跟着我过了。也许是翻看马尔克斯的自传有了共鸣。但这样的梦做过不止一次,好想念她,那句话也一直想说,但始终没有底气;

4、网络上流传不少男人成功之后抛弃糟糠之妻不会有好下场的帖子,我想,如果有“反陈世美协会”的话,招到写这种帖子的去做公关再合适不过;

5、有陌生人在微博上私信曰:“久仰大名”。擦,我哪根葱啊,您就别蒙我了。果不其然,看他的微博介绍,一个做培训的!我从来就不相信老实人会做忽悠事;

6、很多在大城市漂泊的人都有一个错觉:总感觉自己回老家就能过得很舒服,其实未必。因为,是金子在哪儿都能发光,是鲁蛇在哪里都是鲁蛇。但是,大城市的鲁蛇似乎要比小地方的鲁蛇更值得同情一些,这大概是我赖着不挪的原因吧;

7、人脆弱起来没边,感觉发生的一切坏事都像在针对自己。明明自己酒品不行,还怪对方看不起人;明明自己丢三落四,还怪人家对自己不上心;明明自己就是一个小人物,还偏偏拿这个博同情;问题是,谁又不是小人物呢?同情都给你了,自己怎么办?

向前看 一贫如洗的人不该浪费光阴

【2015121407】在足球比赛中,球员永远只能向前看。无论当下这一刻的比分是多少,只要比赛还没有结束,一切都有可能。与其站在原地检讨上一秒的得失,不如勇往直前,努力做好下一秒。对旁观者而言,也是启示多多。是的,时间就是金钱,我们这些一贫如洗的人,有什么资格在光阴里浪荡着过呢?

【2015121406】我厂球迷的心态还是蛮屌丝的。战完副班长拿到3分暂时登顶,有球迷提议跟积分榜合影留恋,患得患失,可见一斑。的确,留在榜首的机会只有几十个小时,如果切尔西继续不争气的话。

【2015121405】咪蒙说怀才不遇只是能力不济的托辞,我服。至少大部分时候,你的能力好到足够让人不忽视你的话,你不可能感觉到怀才不遇的,尤其是今天的这个时代,阿猫阿狗都敢自称专家老师的,你真有才能,怎么不敢跟这群垃圾一较高低呢?说到底,还不够厉害而已。

【2015121404】朱注问我,爸爸,你知道人为什么说话吗?我不解。他解释道,不就是为了刷存在感么?呃,他的角度有点独特。

【2015121403】朱注说,我在学校没事做的时候,就会改歌词玩。尼玛,这话说的我老心脏跳的没节奏了。才六年级就觉得在学校没事可做了。

【2015121402】朱注好打不平,但能力不济。有回帮同学出头,跟人干仗,大概是吃了亏,回家嚷嚷着要练跆拳道。第二天,一觉醒来之后,好像啥事都没发生一样。这点随他妈妈,不记仇,容易吃小亏,但好处多过坏处,心宽自在。

erer

【2015121401】收检杂物,看到大约07、08年间姑娘给我留的一次便签,落款写着:“你的第二个老婆杨二二”。时光荏苒,年龄长了几岁,“二”的劲头没少多少。夫妻之间的情感,不正是有幸无数个这样“二”的瞬间累积而生的么?

你以为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

【2015042207】世人解惑,求教世外高僧,高僧不语随手指物,世人不分愚智皆有所得。so,你想什么,写什么,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读者以为自己该看到什么。一心要成为李嘉诚的人有可能会从《道德经》里读到赚钱的秘诀吗?对这样的人来说,《道德经》就没有价值。

【2015042206】用神州专车有点像在抽签,要中上签才能摇到一辆愿意载你的车,还要上上签才能避免抽到比亚迪秦这种烂车。神州的做法可能没那么消极--花投资人的钱也是花钱,多少也会有点节操--因为上牌困难,买比亚迪秦既享受电动车补贴,又能大批量采购,不像帕萨特、凯美瑞这些,一个月只有100张牌照限额,按神州专车目前在上海的1000台保有量,猴年马月才能跟滴滴、Uber竞争呢?至于我为什么不喜欢比亚迪,等你坐坐就知道了。

【2015042205】何为“不良文化“?”不良文化“与”国家安全“的利害关系又在哪里?国家安全法草案新增一条“抵御不良文化渗透”,是打算向谁开炮呢?

【2015042204】和几位认识不到几分钟的人聊天,东一句西一句,然后一个小伙儿突然对我来了一句,你们说什么我都插不上嘴,我不知道要怎样跟你说话才好……我有点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其实心底却想说,我也跟你一样呢!逢场作戏大致就是如此,情商高点,让大家都舒服,情商低的,能让自己爽爽也很不错。就怕情商负数的,别人不舒服,自己没爽成,还偷偷摸摸的在小本子上记上几笔,以为给小说攒素材么?

【2015042203】人生就是一部电影,自己演自己的命运。你希望给自己设定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是让自己舒服?还是尽量不受别人讨厌?或者什么都不管,随波逐流而已。再想象自己是一个观众,喜欢看什么样的戏,见到什么样的角色,是一只蚂蚁背负多倍于体重的粮食返回巢穴,还是一只蝴蝶站在花蕊里迎风摇曳。读到此处才发现有一点很重要,它们都是在做自己,你呢?

【2015042202】大概是忍我用神州、滴滴好久了,芳跟我开玩笑,说我们不如买部车去做专车司机,一个月好几万收入,关键是不要七忍八让的了……我这人比较容易当真,一不小心发现人生也就如此,真的就这样去干了,那该如何是好?

【2015042201】要完成一项工作,但又想先睡一会儿,于是吩咐芳做这做那,一会儿切点水果,一会儿热点馒头……她好脾气,一桩桩做完,让你不好意思不接下去。自己摆过的谱儿,撑饱了肚子也得一样样给它吃完。

过好一万个不同的每一天

【2015040307】是把今天重复过个一万次,还是过好一万个不同的每一天?傻瓜都觉得后面那个想法才叫活过。所以,推倒、归零、重来、求新……理解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去做的时候,就各种舍不得,放不下。其实呢,就是懒得变嘛!

【2015040306】道德感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可有可无?在别人身上,滥用公车就是公器私用,浪费纳税人的钱财。于自己身上,吃喝拉撒睡嫖都挂帐在一个所谓的粉丝名下,就显得高尚了?前者是权力变现,后者算名气变现,本质上哪有不同?都是利用那点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权力、名气)兑换了一些让其他人不爽的快感而已。

【2015040305】陈年蛮拼的,在凡客的新品发布会上,居然敢说自己在“重新做人”。“否定自己”这件事要看你如何去理解,一直在错的叫悔过、认错,过去对过的叫归零、谦逊,像凡客这样烧掉5、6个亿美金的公司来讲,应该只是说给媒体和投资人听听而已,既不是真的认错,也找不到归零心态。我想问的是,当其主打T恤卖89元的时候,为什么还要设个全场188元包邮呢?看来,陈年这次做人还是失败。

【2015040304】创业者的眼界、心胸、格局、行为决定了与之共事的人会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去对待他,往往这种互动又是彼此呼应的,信任换来付出,猜疑换来观望,轻视换来寡助。反之,打工仔更需务实,诚实面对每一个被称之为老板的创业者,人没跟对,职场就毁了一半。

【2015040303】有些企业家喜欢将个人的言论、观点集结成册,好影响雇员对这家企业的认知与期望。通常,此类做法被视为企业文化的一部分。可是,到底要将其作为基础知识去理解,还是将其看作最高纲领去规范行动呢?前者是学习、分享,后者则是赤裸裸的洗脑、同化。很明显,后一种方式将走向覆灭。企业如此,其他机构也是如此。想想很多年前的红宝书,造就了怎样的一代人和一个国家,你就清楚了。

【2015040302】上海的小升初,会优先招聘特长生,学生在文艺、体育方面有特长的话,或可因此进入一些名声不错的好学校。一方面,看起来素质教育正在抬头,至少不全看应试教育的脸色。另一方面,孩子学绘画、钢琴、练舞之后的各种考级,究竟是为了提高个人的审美,还是为了拿到某种因特长而特殊的资格证书,就值得警醒了。

【2015040301】芳从东至回来,带回一点妈妈腌制的咸菜,昨天只吃了一两口,牙齿就受不了了。明知会痛,还是忍不住会吃上几口,大有“来不及”的感觉。牙齿总有一天会坏的,或早或晚而已。人总有一天会衰老的,或早或晚而已。味觉总有一天会消失的,或早或晚而已。趁着还能体味到酸爽、疼痛、儿时的记忆、家乡的味道,多点珍惜也不算不节制吧。

怕老婆的都是好人

【2015013007】有小伙伴听到“怕老婆”三个字,找过来跟我聊天,一句“你也怕老婆”把我呛到了,不知道怎么回复才好。我想说我怕老婆,不过,芳,你觉得这样说可合适呢?盼指正。

【2015013006】年会放在一个温泉度假村,小伙伴们躁动了。女生们表现得很大方,商量着买什么样的泳装。可居然有男生表示,如果是混在一起,他就不泡温泉了。本想说活该他单身,想到他已经结婚,感觉有其他心酸事没被挖出来。

【2015013005】昨天给小伙伴们做了一次培训,效果没有,副作用蛮多。主要原因在自己对他们的熟悉度上,我继续努力接到地气,争取早日做个合格的好老师。

【2015013004】温格天真到连我都想说他两句了,他公开说新援英文不好,可能会导致后防失球。擦,这是为迷惑其他球队?还是实话实说?至少看起来都没什么好处嘛。

【2015013003】有没有试过跟老板说说心底话?不试怎么知道大家想的不一样呢?

【2015013002】写完给小伙伴们的贺卡,心情畅快,甚至觉得连笔迹都烂的真诚。不是自黑,是真实的感受。唯有真诚的人可以感受得到。

【2015013001】斯坦福参访团的创业者回国之后,专门制作一个视频谈谈参访微盟的感受。对微盟在18个月之内做到目前的成绩表示惊讶,认为中国式的创业速度别具一格。我把视频推荐给小伙伴们,学习总是没有止境的。

念念不忘的伤感

4月1日是哥哥的祭日,当天下班回家的路上,再听《风继续吹》,心里自然又是一阵悲伤。细究起来,其实有点牵强。至少我很清楚,已经不必纠结哥哥的遭遇了,他有他的快乐,而我们也有各自的悲伤需要自怜,未必再需要多点什么外在的刺激,更谈不上念念不忘。

前不久,我有一位至亲的长辈(我父亲的姐姐,也就是我的小姑妈)因病离世。听到消息的当天,我心情并不好。可能是沉浸在阿森纳输球的懊恼之中,甚至不觉得心情因此变化。但我当天确实将一股怒气发泄在另一个无辜的外人身上,尽管找了一个我当时以为能说得通的理由,事后回想,总是沮丧多过愤怒,我本来就不该对他愤怒,可我又为何沮丧呢?

另一方面,在家人眼里,我的反应却显得平静,甚至能用冷淡来形容,父母对于逝者的情感到我这里未被承继下来(至少在小时候,我们兄妹几个都曾被她爱过),这多少都会让他们感觉意外。而我,难以释怀的又是什么呢?

这些问题其实没有答案,我应该是不擅表达。我也想在第一时间回乡拜祭,至少这样做会让我感觉踏实,但实际上却无任何行动。也有可能是我担心这表面工夫,会让自己看起来只是世故圆滑而非真情实意罢了。

除此之外,那段时间也在为另一个离世已久的人而伤感。那位曾经在某段时间内与我亲如兄弟的朋友,后来莫名断了来往,以至到他意外离世后,我都感觉不到悲伤。奇怪的是,仅仅因为有人无意中聊起了他,就已是回忆翻涌让人难眠。

再譬如,上周回枞阳做清明时发生的不愉快,被老妈骂作“孬傥(音)”作祟。是的,原本我该有99种能打99分的处理方式,我偏偏选了那1种只能打1分的做法,搞到十多个人因此不欢而散。我再次扮演了一个不懂事的角色。

老实说,大多数时候我都在讨厌自己,总是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去为人处事。可能也正是如此,才会有许多念念不忘的伤感,也许这一遍又一遍的检讨,有助于自己从中找到好的理由抚慰心灵?

也有可能,只是我想多了。

两件不如意的事

跟老妈聊天,听来两件不如意的事,但因为发生在其他人身上,即便抱不平,但也无奈。总想着“百善孝为先”,但万万没想过这“孝”字该有多么难写。

说一位70多岁的老妇人,每年共有1200元的用度,除了政府给到的600元养老金外,另有子女们供的600元赡养费。这老人却有三个儿子,一年每人奉上200元,算是尽了孝道。可怜这老母亲,买个盐就能像过回年一样高兴。

另一位差不多年纪的老妇人,被小儿子安置在一间白天用来烧饭的小屋里过日子,除了一个烧煮不分的电饭锅外,没二样电器。这大热天,老人洗个衣服都要等媳妇儿洗过头道衣的水,买肥皂的钱,更是从无着落。她倒也有两个儿子。

这两位老人,都住在某个我曾经常去的小村子。所以,我相信这故事不带一丝虚构。只是我想不明白,究竟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才能教养出这样的子女来?

有时候,我总以为有因果循环。比方说这几个无半点人性的子女,到老时,该有类似的遭遇。但这种观点仅仅是围观者的安慰,于当下正在遭遇困苦的老人没半点实质帮助。给不了她们盐,也给不了她们一块肥皂。

甚至,如果让老人做个选择题,是选择自己老来受罪,还是选择子女老来受罪,怕结果是什么,都会出乎你的意料。

我父亲经常跟我们三个兄妹回忆,说当年他抱我在怀里,奶奶打他都不敢躲。从前,我听这事觉得好玩,不敢躲是不是因为他真惹我奶奶不高兴了呢?后来想想,父亲可能只是担心老了之后,子女们不拿他当回事。这可能是父亲的危机感。让我不如意的事,他见的更多。

跟妈妈聊了一个小时后,再打给老爸。电话却一直忙音。我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已是半夜两点,却依然如此。

最佳进步奖

朱注见我回来,害羞的想告诉我一些事,一番扭捏之后,还是由妈妈说出口,原来难得一回数学老师和语文老师同时表扬了他。朱注还补充,班主任只表扬了他一个人哦。老师还答应给他一个“进步奖”。

芳偷偷跟我说,这娃比她好多了。她读书的时候,难得有一天不被老师骂,就能高兴这一天又混过去了。

不过,这个进步奖也没能让孩子他妈高兴太久,她不相信,这家伙是不是为了拿个奖,平时特意表现不好呢?我表示不认同,如果说朱注的同学C为了拿个奖,平时多闯点祸倒也有可能,这朱注不可能啊,没精明到那地步。

其实,我很想给阿森纳颁个进步奖。如果沃尔科特这把神经刀也能值10万磅,为什么就不能给范佩西二十万呢?阿森纳可以拿个花钱进步奖。一个球员能否进球与这只球队能否因他获胜该是一个直接关系。谁喜欢让你欢喜让大伙忧的日子呢?

除此之外,阿森纳的成绩进步奖,今年是拿不到了。去年这个时候已经用上罗西基了,今年呢?去年这个时候已经望四了,今年呢?去年这个时候范佩西红的发紫,今年呢?你在看看萨尼亚,不敢向前传球的边后卫会是一个好后卫吗?你在看看迪亚比,一防守就丢球的中场会是一个好中场吗?你在看看温格……算了,千错万错,教授没错,不说了。

回到朱注身上,我答应他长大一点就可以看我为他写的博客了,也许也包括这篇。一个父亲并不需要太会说话,如果我只记下什么,那肯定就是什么。记下那一瞬间,那就是一瞬间。他能感受到就好,就够了。

是该节约了

保险丝又爆掉了,这一次同时使用了空调、电脑、电视、电饭锅和电水壶。我不喜欢那只电水壶,是去年老妈买来的,担心孙子喝不上热水么?还是紧张煤气费太贵?可这玩意儿烧电也不是小意思。

老婆已经习惯在晚上10点之后用洗衣机,但也仅止此一项。这一项坚持做着,她心里会舒服一点,在浪费或节约这个“话题”上,她比我有发言权的原因好像也只是这件事。当然,我们会谈论不同的话题。

而我,却不止这一个理由去浪费。但不知为什么,我格外不喜欢那只电水壶。在这之前,还有一样也让我心烦。今年天刚冷点的时候,老婆悲伤的告诉我电火桶的线路坏掉,我暗地里高兴,那是只电老虎,我安慰老婆。我记得有一回曾伏在地上看过电火桶上的能耗标签,算起来应该只有空调的1/3,但我不想记住这点,总是吓唬老婆,说它很费电,是不用它的好办法。

前两个礼拜,电水壶也坏了一次,让我高兴了半天。下午老婆去菜场,带回来一根插头,她认为换根插头就能修好电水壶。结果证明她在这块比我在行。虽然只是半天,但也印象深刻。那种高兴发自内心,但却解释不来。

所以,在今晚,我又开始憎恨这只电水壶,要不是用它烧水,那么粗的保险丝就不会断掉。听起来这应该是最有逻辑的抱怨了。我想我可以说服她下次不再用电水壶烧水,无论是哪一只,都不要用。

等她买来新保险丝……嗯,是的,儿子一只脚放在门里,一只脚架在楼梯架子上,好让门不至于被风关上,也可以盯着我和他妈妈更换保险丝。我在电源箱边上,拿着一只手电筒,仔细盯着里面的线路去看,直到老婆回来,然后“咔嗒”装上……

然后,就像保险丝没有爆之前那样,电水壶滋滋作响,电饭锅冒着热气,电视机处在搜台状态,电脑里播放着一部武侠电影,倒是那空调,在第一时间自动关闭。

我想忘掉2012

如果有可能,我想忘掉这一年,当它从未发生过,于我会是段好人生。

只可惜生活很少有一帆风顺,尤其在我这个年纪。

我记得十年之前,我跟芳聊过类似的话题,大意是“一辈子最苦的若是当下,便是幸福”。只可惜,原本励志醒人的警句,到我身上,变成了谶语,眼见这条曲线在这一年跌到了谷底,尴尬无比。

有多少人会跟我一样去想“有没有命运捉弄”这回事?如果有想,他们多半也是一副怨天尤人的表情吧?我之所以不喜欢2012,正是因为觉得自己在这一年快要变成那副嘴脸了,这令我讨厌,也让我恐惧。虽然我对抗恐惧的办法只剩下躲避。

我不应该去记得四月或九月里发生过什么,那些记忆足够深刻,一辈子也抹不去,忘不掉,无需再托付笔尖。我也不想多说在其他月份发生过的事,或遇到过的人,他们总能让我的生活多点色彩,让这一年恢复点生气。我该感恩。

……

还想记点什么,但突然发现这一年于我来说,真的空白了,那些我该感谢的人,那些我该记得的事,全然不晓得怎么描述,脑子里全被这个标题给捆住,虽然它真是我想要的,或者,我已经做到了?希望不是自欺欺人。

是的,人生或有得失,可执念不可固执,可烦恼不可无趣。

道德赌局

有人生大病了,经济条件不好,不得已在网上求助。一位好心人看见,口头应承捐钱。按常理说,病人私下致意感谢这位好心人,然后坐等款项到帐治病救人便算合理合情。但病人若在捐款尚未到帐,便拉出这位好心人做公开答谢:某人答应了,要捐多少钱给我治病……除却病人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他很感恩这份捐赠之外,这事是否还有那么一点不合情呢?

万一好心人事后反悔,不想捐或者少捐该怎么办?万一好心人回家与家人商议后被反对该怎么办?病人接下来要怎么处理才好?说好心人的不是,耍了他一遭?或者骂对方不守信,承诺捐5000,结果只拿出500?然后再将这种种理由说成一个新故事去警醒其他关注此事的人?

有没有想过症结出在自己身上?若不是急不可待的公开,若不是没从好心人的角度去替他设想几种可能会发生的状况,若不是没抱着感恩心去对待每一个给你关注但不一定就能给你帮助的人,病人是不是能少掉许多烦恼呢?

是的,没钱不能看病,病不好人就会倍受折磨,所以希望有人帮助,而那钱必须是真的有了才能解决问题……

于是,这钱“有没有”就变成病人担心的重点。既然有人肯认捐,就难免担心下若这捐款不能到位该怎么办,那公开捐款人对病人的承诺就成了必要,既能限制捐款人,督促他兑现承诺,也能帮捐款人成就一个好名声。于道理,也没什么不妥,对吧?可是,这分明就是一个把道德当成赌注的局,在人情上,又是显得多么无情而冷酷呢!

每一个求助于人的人,该有一颗真诚的感恩之心!不懂得感恩必然只剩下自私,倾向于己有利的一切选择。那样的人,帮了真有什么意义么?救活一副皮囊,却腐朽了一群灵魂。

疾病或困苦能让人丧失理智,但不可丢掉尊严,也不该放弃对他人的基本尊重。这些都是输不起的道德。

Laura Pergolizzi

这几天,我的耳机里反复播放着LP的《Tokyo Sunrise》。我不懂Laura pergolizzi能翻成怎样好记的中文,也许只要记作劳拉或者LP就好。Laura能被百度到的资料也不多,我试图为她创立一个百度词条,但未能通过。如果谷歌好用,情况会有不同。我想。

从零星的一点资料去看,Laura来自纽约,以作曲者的身份入行,今年四月与华纳兄弟签约,之后发行专辑《Into The Wild(Live at EastWest Studio)》,其中就包括这首《Tokyo Sunrise》,整张专辑非常耐听。诸位可从百度或虾米上搜来听听。

我很自然的拉朱注一起来听,很明显,我们关注的焦点不太一样。

朱注:Laura是男人吗?
我:是女人。
朱注:那她为什么要这样装扮?
我:为了让大家关注她的歌,而不是她是男或是女。(我本想解释,这是她的个性选择,没有必要向众人解释。)
朱注:那她的乐队知道这件事吗?(关于她是女人,但装做男人样子)
我:当然知道。(我应该在补充一句,其实观众们也知道,你也知道)
朱注:那他们会替她保密吗?
我:哪里有秘密?
朱注:她是女人不是男人的秘密。
我:……

瞧,我与朱注的对话经常陷入尴尬,因为我总以为朱注懂的少,不必要对他完全透明。而朱注可能也觉得我健忘,总是忘记讨论的焦点。哪怕这个焦点只是他认为的。

岂止是我们,成人与成人之间不也如此嘛。

继续回到这首歌上,并非我牵强,好证明自己对音乐有一套自己的见解。我只是自以为,《Tokyo Sunrise》与香港组合At17的《安乐》有某种相似之处,或者说因为有我这个听众,才产生了这种关联。这是我的感觉,我得尊重。要不,你也听下找找感觉?

若外人也能尊重一个陌生人的感觉,我以为这算是容忍。容忍比自由重要。这话是胡适说的,不服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