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稀缺的存在感

早上7点25分,窗外已是喧闹不堪。与七八年前相比,我租住的这个地方已经失去原有的清静,在环绕这个小区的四条马路上,无论什么时候,都有数不清的人和走不完的汽车。看起来,所谓“热闹”,总该是城市的...

Continue reading...

消费寄生成灾

免费是互联网的一大特色,但被误以为是互联网的全部。这是互联网对自己犯下的最大错误。不过,这种说法会惹恼一部分人,至少对那些习惯免费且习惯对各种免费服务满腹牢骚的家伙来说,无论你付出怎样的智力与...

Continue reading...

丑陋的央视315

一反常态,今年的央视315被非议更多的是批斗者而非批斗对象,如果说央视315更像是一场批斗大会的话。 让营销者或广告主关注的是,央视315今次曝光的所谓“网易、品友、传漾、易传媒、亿玛等公司利...

Continue reading...

我已忘了还有雅虎

若不是那个用了快十年的邮箱,我怕我已经忘了还有雅虎。 当我第一次登上互联网的时候,我觉得雅虎就是我的互联网,也是互联网的全部,有新闻、有邮箱,有论坛,有博客,甚至还有雅虎通。甚至到今天,还能搜...

Continue reading...

Laura Pergolizzi

这几天,我的耳机里反复播放着LP的《Tokyo Sunrise》。我不懂Laura pergolizzi能翻成怎样好记的中文,也许只要记作劳拉或者LP就好。Laura能被百度到的资料也不多,我...

Continue reading...

精英们的末日狂欢

在微博上可以自由地交流认知是件好事,即便这自由是有限的,那认知也是狭隘的。若大家肯在不理解或者有误解的可能下不乱揣测,这便算是肯包容,结果会好。 但事与愿违,这件事不以我的愿望作方向,自然也不...

Continue reading...

广电总局想整死电视?

广电总局总是有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决定,说网络红人及有丑闻劣迹的人不能上电视做嘉宾。看上去广电的领导对各种红人怨恨不少?照这样的势头,电视没毁在新媒体手里,倒有可能葬送在掌舵人的脚下。今天这一个...

Continue reading...

高科技的遗憾

一边还忘不了不久前谷歌对我的伤害,一边又急迫的想为它唱支‘赞歌’,前次被谷歌汽车震撼,今次又被AR眼镜给彻底征服。无论我是一个技术白痴(不知道是否还有更好的),还是一个习惯于跟风的科技伪信徒(...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八大社交网络

中国的社交网络外表繁荣,但没有一家能像Facebook那样在美国占据绝对统治地位的公司。最新数据显示,Facebook估值或超750亿美金,而刚被瑞士信贷估值的Qzone不过170亿美金,二者...

Continue reading...

怎样拥有一个独立博客

怎样建博客,其实算不上一个问题,但很多中小企业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预算。事实上,如果你了解怎样去搭建一个博客,你根本就不会担心费用上的问题。可能还不到一名销售人员一个月的薪资。但你也该清楚,博客...

Continue reading...

危机不能公关

Hugo关于“危机公关”有一个观点:既然是危机,就不能被公关。这条观点一旦与更多企业达成共识,就会害死一大批靠发新闻稿、删负面帖子为生的公关公司。我很支持这种说法,所以也来传播一下,不是多事,...

Continue reading...

微博营销是趟浑水

玩微博的人可能都收到过买粉的信息,据说80元可以买到1万粉丝。在游戏里付费买过装备的朋友或者容易接受一点。但以我对虚拟经济的肤浅悟性,就算对方付我80元,我也不可能接受这1万个僵尸粉。很难想象...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