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时候,自欺欺人和自娱自乐没啥区别

阿森納一输球,我的心情就坏了。

好不容易熬到7点钟,去楼下买了三只肉包子、三只菜包子和两只烧卖。菜包子归芳,肉包子归我,心情还不见好的话,烧卖也归我。

有个App帮人看运势,说我近来财运不错,不想却反了,又是入不敷出的一个月。整个三月,阿森纳没赢得一场关键比赛。于是卸掉那个App,顺便还卸掉其他十几个没什么用的App,腾出5个G的空间来,虽然并没想好有什么用。

我需要再简单点,尤其是目标,需要既简单可见又清晰可达。我能理解,球场上任何一次起脚射门,任何一次向前推进都需要勇气,可是,没有勇气为何还要参加比赛呢?

我不缺勇气,似乎也不缺谋略,但勇气需要能力做基础,否则就成了摸不着的空气,日子久了,不晓得是因为呼吸而活着,还是因为想活着而呼吸。就好像阿森纳,不晓得是只有争四的实力,还是只有争四的命。

听说球迷围着大巴骂阿森纳的那些球员,我倒是冷静下来,毕竟,三个肉包子的作用还是很明显的,除了治肚子饿之外,也能让人回归到平凡人的角色里来。成天叫嚣着别人应该如何如何的人,自己一定过的不尽如意。即便是为了隐藏这一点,我也要与人为善,不能让别人发现我过的有多糟糕。

三月如此,到了四月,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在可以一直从头再来。生活虽然不是演戏,但我的人生始终都处在彩排阶段。

说真的,大多数时候,自欺欺人和自娱自乐没啥区别。

咖啡、足球、鲜花和情怀

魔都咖啡展第一天,领导去看了一圈,说没去年办的好,因为没见到什么好看好喝的速溶咖啡;还说韩国人挺牛掰,先做出了“那”台机器;又说挺为我感到骄傲的,因为韩国人做出来的,是我曾经想过的;我也挺为自己骄傲的,有这样的一个领导,就是做成白痴也不会太自卑。

她说话的时候,我在一个微信群里默默地领走了三个红包,一个是我的,另外两个是打赌中国队不输伊朗的赌注,因为我喜欢的球队总是毫不例外的输球,所以,如果想自己不输,只要赌她输就好了。

领导其实不关心咖啡。她说喝咖啡可以,但是勉强去评价她就做不到了;她也不关心足球,她只是很关心我,请我看球的时候,不要一惊一乍,免得她睡不着让我难过。

我其实并不关心足球,除了阿森纳和温格,反正别人家比赛总是好赢,反正别人家球星总是争气,反正别人家主帅没温格帅,反正别人家球队都是拜金之流乌合之众。

我甚至好久没去过正经的咖啡馆喝一杯正经的咖啡了。上次约了一位年纪比我小很多的老师,在折叠的南昌路店,喝了一杯耶加雪菲,聊的话题却是包月鲜花和花业黑幕。

除了店家从日本淘回来的咖啡杯让人印象深刻之外,我就沦陷在“99元包月鲜花是作死”的论断里。情怀这种事情,真是因人而异的。

对照我的咖啡、阿森纳和鲜花,好像是有点情怀的,不然为什么都过的那么惨淡无力呢?

农夫与蛇,以及美国人的感恩节

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农夫在路边捡到一条被冻僵的蛇,爱心泛滥的农夫把蛇搂在怀中,为它取暖。当蛇醒来,竟向着农夫的胸口大力一咬,令他中毒死亡。

临死前,蛇对农夫说道:“不要指望从恶人那里获得回报。”

农夫死了之后,蛇并没有停手,而是来到农夫的家,杀死农夫的妻子和儿子。因为它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温暖点的地方以便繁衍生息。

等到子孙满堂时,蛇还将咬死农夫的那天作为感恩节,以感恩上帝的眷顾。

在另一个寒冷的冬天,一群美洲的印地安原住民,面对102个流亡到此的英国清教徒,同情对方没吃没喝,于是传授筑坝拦河捕鱼种玉米的技巧,使得这些流亡者过上了有饭吃的日子。

流亡者在丰收之后,选定一个日子,邀请原住民来家里作客,感恩上帝赐的食物。

据说,这是美国人过感恩节的历史由来。

好消息是,这一代原住民与这一批流亡者,除了互不伤害之外,甚至还结盟联合抗敌;

坏消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原住民与流亡者的后代之间还是爆发了冲突。

冲突之后,在流亡者后代的认知里,他们已经不是逃难者,而是这块土地上的新移民。

更坏的消息是,一年接着一年,不断有新的新新的新新新的移民,踏上这块大陆;

更更坏的消息是,他们与原住民之间不断爆发出大大小小的各种摩擦和冲突;

再加上这块土地上,还有300多个原住民部落,彼此间的你争我夺,也让他们无法继续主宰美洲。

至于有没有发生过新移民针对印地安人的大屠杀,还是让历史学家去费心考据和论证吧。

所以,美国人要过“感恩节”时,原住民心里会是什么滋味,你感受到了吗?

蛇不会感恩农夫付出过什么,只会感恩自己的努力索取,得到上帝的眷顾。

如果勉强蛇的子孙为祖宗说句话,它们也许会这样讲:“它过它的感恩节,并没有要求农夫的后代一起过啊。”

总之,感恩节这件事,是胜利者的喜悦,更是失败者的悲哀。

和尚还是臭皮匠?做人心态放平身段放低姿势摆正最重要!

刘韧先生在今年四月初,建了一个“互为人师”群,我自觉不够做人师傅,但三人行做个臭皮匠还是够胆的,遂申请加入,有幸认识到一帮很聪明的人;

他时常会在群里抛出一个议题,算是提问,也在找新的答案,来来回回讨论几句,思维就活跃开了,不再拘泥于个人的小框框,对任何参与或者关注的人来说,这都是好事;

比如他问:三个和尚没水吃和三个臭皮匠能顶一个诸葛亮的区别在哪里?如何避免前者,鼓励后者?

对这个做人的议题,我是深有感触。这两种人,我都有做过。既有和尚的那种“没有你老子照样活”,也有臭皮匠的那种“有了你我们才会好”。

这两种人的区别,在于对自我的认知。和尚认为不用别人帮忙,自己照样能喝到水,而臭皮匠会承认个人智力不够,需要更多的人来帮助;前者只看到自己的优点,而后者更容易看到对方的优点。

回想起来,似乎我最开心的时候都是拥有臭皮匠心态,而一旦到了和尚心态,我就几乎要离职了。

所以,我似乎也有思路应对这种状况,去避免前者或者鼓励后者。

首先,自然是从自身找问题,多多自省,凡事先问问自己的问题在哪里;

其次,经常看看合作伙伴的优点,并且要予以信任,关键时候要交的出去;

然后,也不要忘了让对方看到自己的优点,能者多劳,不怕吃亏;

最后,当然也是很重要的,不要贪功,功是虚的,毫无价值;不争面子,面子是别人给的,不是自己勉强的;一句话,能捞到里子就守住了基本盘,就够了,其他有的,纯属运气,要感恩。

实际上,我在回复这个问题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么多,只是觉得值得记下来,不想又细化了一步,老实说,都是血淋淋的教训。希望不要再犯。

这十句话送给已完结的十月

1、为什么“人终有一死”听起来很坦荡,而“你注定会失败”听起来就很沮丧呢?在我看来,这两句话根本就是同一个意思;

2、如果你想走最酷的路,你可能需要一架湾流飞机;如果你只有一双腿,那就老老实实的走自己的羊肠小道吧;

3、能把自己做好的人,从来不教别人怎么做,绝大多数事情不是教不会,而是学不来;每天说努力奋斗的人其实蛮可悲,因为能有成就的人从来都是把说这些废话的时间用在了实际行动上;

4、看着镜子里的一头白发,我情不自禁的给自己敬了个礼;

5、哦,原来“无知者无畏”不是贬义。我原以为是说“越是没见识的人越不要脸”呢;现在看来,是说“一个人越不懂越要无所畏惧的去装懂”,反正懂的人也没时间拆穿你;

6、为什么说很多人像小孩子一样呢?因为他们每每遇到挫折,总是先一通乱哭,哭完之后,就像个孩子一样指望有人能帮他解决问题;

7、爱面子的人,朋友总是不太多的,因为他总希望别人只看他光彩的一面,而那种时刻,又是极其稀少的;

8、如果你曾经对人好过,施过一些小恩惠,请务必拿个小本子记下来,毕竟,除了你自己之外,没人在意你付出过什么;

9、有人吐槽人际关系强弱有别,说等到做点小生意才发现,跟你买货的往往是不太熟的人,而不是熟人。继而得出结论认为,熟人都希望你过的好,但也不希望你过的太好。我觉得这个结论是错误的,因为,并没有人希望你过的好,只要过的不找他的麻烦就好了;

10、朋友之间主动示好的一方,往往过得并不太好,所以才有时间跟你来谈谈感情;

把每一天当作最后一天来过,这样总有一天你会过对的

电影《咖啡公社》( Café Society )与我喜欢的咖啡没直接关系,倒是发现有句台词用来激励某些人再合适不过:“把每一天当作最后一天来过,这样,总有一天你会过对的”。

用在我身上,好像除了“最后一天”能说对之外,其他的什么都在意料之外。

不过,马洛伊·山多尔也说过,人生中的很多不幸,并不是因为什么坏运气,而是来自为人懒惰、做事敷衍,以及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粗俗心态。

虽然这句话在我看来无比正确,但是能说出这句话的人,最后还是掏枪射死了自己。

积极点来看,人只要勤勉一些、认真一些、有一些小目标,就不至于过的太糟糕,就算偶尔有点糟糕,也只是人生旅程中的一点装饰而已,只是有时候这些装饰品看起来太大,以为自己背负不起。好比古话说的那样:“抛却自家无尽藏,沿门持钵效贫儿。”

有时候,我们觉得迈不过去的坎儿,只是一个假象,身在其中看不透,跳出来再看就不是事了。是陷进去还是跳出去,这个选择,其实很难。更难的是,类似的选择,会一个接着一个,永不休止。

我能理解各种抱怨,其实只是不敢做出什么选择,只是外人要区分出他不会对你的愚蠢负责而已;但我拒绝自己对自己也有抱怨,整天唉声叹气,好像全世界都欠他什么的那一种人,一定不是我的朋友。连乞丐都知道要带着积极的笑脸去工作,更何况一个有手有脚的正常的成年人呢?

实际上,如果你相信什么,你就能做对什么;如果你没做对什么,那一定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做,甚至连“错”都没做过。

脸书上有一个帖子很感动人,说某篮球巨星自我评价这一辈子投丢过多少个球,输了多少场比赛,辜负了多少次信任,但正是这些失败造就了他的成功……

把每一天当作最后一天来过,但不要让“最后一天”成为唯一会发生的事。

另外,如果你有时间,而且也很相信爱情的话,电影《咖啡公社》还是值得看一看的。能把两只船踩的这么冠冕堂皇的故事,在现实里是不常见的。

你可以远离犹豫不决的人 但我不能不迁就自己

任何一位理智的人,都应该希望自己的性格里少点犹豫不决的特质。毕竟,勇于决断而不是瞻前顾后才是成功的基石。

就好像阿森纳球迷眼里的温格,既想要好球员,又想要价格符合自己的价值判断,不知不觉,转会窗开过要关,还没有撸到来之即战的好球员。这世上真有好球员,比如伊布,也会害怕与这种人为伍。

不幸的是,我恰恰也是这种人。坦白的说,犹豫不决不是性格,而是害怕失败的心理,或者说对“成本最低”期望的错误理解。问题是,我知道这是问题,可就是改不掉。

在进影院之前,我跟朱注把《谍影重重》前四部集中复习了一遍,一致认为第五部要谈谈妮基和伯恩的往事才对,它在前几集中埋有伏笔。万万没想到,妮基死了。这种不能推动剧情的死亡,虽在意料之外,可惜也不在情理之中。

痛苦的是,一部电影看完了,并没有发现编剧比我和朱注更牛逼。虽然,我确信他们的确更牛逼很多。问题是,电影票的钱已经出了,纠结编剧是不是傻逼的确没劲。

这个八月,虽然很热,但远比之前的大半年好过太多,毕竟,朱注陪在我身边,每天琢磨着要吃几根冰棍、要看几部电影、要玩多久的玩具、要玩多长时间的手机,这些都能给我力量,能让我动动脑子去联想点别的。类似于《X档案》里面的外星人究竟是地球人的骗局,还是外星生命的调情?这些都跟朱注没太大关系,可万一他的小小脑袋看完这些会蹦出什么好玩的想法也不一定呢。

他陪着我,或者说我带着他出过几次门,大多停留在电影院、台球馆、麦当劳或者肯德基。他已经习惯了我一边讽刺垃圾的洋快餐,一边又为好莱坞的文化快餐叫好,这个暑假,关于“猴子想上树但不能轻易地让猴子上树”的撩人宗旨,我也差不多灌输完毕,但他可能不吃这一套,当作耳旁风吹过就忘。

他能记得我输给他的几局台球,包括我怎么不走运,击打黑球的时候不幸让白字落袋,以及我又如何幸运,在击打黑球的经历中,十有八九是一次搞定。

他跟我说,他想发明一种机器,把旧玩具放进去,只要输入图纸,就能出现新玩具;情商比较高的老爸,会第一时间问他想要什么样的新玩具,然后等他睡着,去天猫上下个单,隔一两天,就能得到儿子一个大大的拥抱;但像我这种,居然给他讲起了3D打印技术能完全实现他的念头,不仅让他感觉自己的想象很没新意,甚至打击了他再次幻想的兴趣;是选择做情商高的老爸,还是选择另一种不讨喜欢的人,我犹豫过一两秒。

但要说这个八月有什么遗憾,还是回到阿森纳,两轮丢掉5分,丢人都丢了几个月还不罢休。再看看我,也是如此吧,而且还不止几个月,已经一年有余了好不好。有时候,我会犹豫要不要忘掉阿森纳,后来想想,我不能假装不认识那个不喜欢的自己,对不对,毕竟,连自己都不喜欢我,还有谁会喜欢呢?

18/119:双城随笔

guniang

第119天,芳今天回上海,这一次在东至待了43天。期间,我大概进过三次菜市场,我承认,菜市场是我最不想去的地方之一;

第104天,芳带着朱注和二或回黄泥湖住一晚,想想那画面,极美;

第101天,芳在洗衣,朱注在补课,二或剪了头发,还戴着姑姑的墨镜、手表,跪坐在椅子上,不晓得心里头会想些什么;

第100天,问杨彧,以后姑爸就叫你二货好不好,他说好。二或这几天跟着姑姑混,姑姑叫他吃饭,他不想吃,总用一句“爸爸妈妈不要我了”来寻同情,其实,他爸妈只是闹了点小矛盾而已;

第99天,电饭锅的锅盖比较难洗干净,放点清洁剂会容易洗掉油渍,不过,清洁剂的泡沫也会由缝隙渗入锅盖夹层,想想下次煮饭时,蒸汽大概会跟它们会合,究竟是排出锅外还是会掉进锅里,就搞不清楚了。想卫生一点,我不该用清洁剂。我常说芳做事不动脑子,我何尝又有。我是说,我没脑子;

第94天,芳带着朱注从黄泥湖回到东至;

第85天,芳回东至后的这一周,我第一次买菜,17元钱的肉,3元5毛钱的茄子和辣椒。还用6元钱买了两瓶可乐;

第77天,芳到了安庆,在大渡口住一晚,明天陪小妹去买衣服;

第72天,芳实际上只去了怀宁,我盯着G50上不停移动的图标,内心狂喜不止,以为……

第70天,再次感觉难受,很想念芳和朱注,有如眼见一列高速疾驰的轿车纵身跌落悬崖般惊悸;

第67天,芳带朱注看电影,忘了电影卡的密码,恰好我也忘了,芳极为郁闷;

第64天,芳说我该回去看看朱注,他正在青春期,需要父亲的陪伴,即便只有几天时间。他身边全是女性,会有多糟糕,现在还真不好说。我小时候差不多也是如此,怪不得现在没什么朋友;

第40天,芳说她已确定行动计划,最快周日回上海。如果她按上一份计划办事的话,今天我已经吃到她烧的菜了;

第32天,去沃尔玛,遇到的全是家庭妇女,最多三五个退休老头,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年轻小伙,还有一个女的陪着……周五下午,我一个四十岁的中年男人去超市是几个意思?

第31天,傍晚时候,绕着公园慢走一圈,留在宁国禅寺的停车场,这里没有太多的人。恰好芳打来电话,她边吃饭边问我人在哪里,我的另一支手机放在家里充电,没接到老妈打来的电话,这让她们很是担心;

第28天,芳在大渡口,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她会坐高铁回到我身边。已经是第28天了。我用“回到”这个词可能不太准确,如果她的生活重心还是我的话,倒也没什么不合适的。显然,我和她都已经习惯围着朱注转,朱注才是我们生活的重心,朱注就是我们的全部生活。晚上我在微信上问朱注,“宝贝,你睡了么?”他没有回答我,可能是担心自己憋不住,把妈妈回上海的消息提前泄露给我吧;

第15天,亲爱的,我在微信上说“我回来了”,你就回了一句“好”,这样好吗?我们可有十五天没有见面了;

第7天,有一种爱,叫牵肠挂肚。今天是朱注生日,他在合肥,我在上海,芳在东至。这种被割裂的感受不好;

七月的几点回忆

1、姑娘回东至后,我买了一抽屉冰棒,想她的时候,我就吃一根,一个礼拜不到就吃完了,她没回来;后来又买了一抽屉,想她的时候,我就吃一根,这都四个礼拜过去了,还没吃完,她快要回来了;

2、26号一早,姑娘发红包给我,100元,想我前段时间每天送她一个5.20,却不及她发的这一个包。这让我开始相信马尔克斯了,他坚信女人支撑世界,男人只有捣乱的份。另外,我还发现,蚊帐的帐(zhàng),有通“障”的意思,阻挡蚊子进来咬人;所以呢,丈夫这个物种,在一丈之内究竟是阻止外敌还是搞内讧呢就因人而异了;

3、25号晚上梦到外婆,我说以后您就跟着我过了。也许是翻看马尔克斯的自传有了共鸣。但这样的梦做过不止一次,好想念她,那句话也一直想说,但始终没有底气;

4、网络上流传不少男人成功之后抛弃糟糠之妻不会有好下场的帖子,我想,如果有“反陈世美协会”的话,招到写这种帖子的去做公关再合适不过;

5、有陌生人在微博上私信曰:“久仰大名”。擦,我哪根葱啊,您就别蒙我了。果不其然,看他的微博介绍,一个做培训的!我从来就不相信老实人会做忽悠事;

6、很多在大城市漂泊的人都有一个错觉:总感觉自己回老家就能过得很舒服,其实未必。因为,是金子在哪儿都能发光,是鲁蛇在哪里都是鲁蛇。但是,大城市的鲁蛇似乎要比小地方的鲁蛇更值得同情一些,这大概是我赖着不挪的原因吧;

7、人脆弱起来没边,感觉发生的一切坏事都像在针对自己。明明自己酒品不行,还怪对方看不起人;明明自己丢三落四,还怪人家对自己不上心;明明自己就是一个小人物,还偏偏拿这个博同情;问题是,谁又不是小人物呢?同情都给你了,自己怎么办?

你可以想象自己很重要,但更要尊重别人也有这个权利

明朝罗念庵中状元之后,每天都很得意,罗妻想劝他低调点,便问他几年一个状元?罗答三年一个;罗妻说,那没什么了不起啊,何必总是记在心里呢?

按现代人的理解,大概是罗妻担心丈夫沉浸在喜悦之中,忘了考功名的初心。

不过,功名这种事,古往今来真没几个人能忽视它。罗也很诚实的跟别人承认,至少有十年时间,心里头放不下“状元”这个名号,真是太特么傲娇了。

罗是大才,也只有“状元”才值得他如此喜悦;像我们这种市井百姓,其实非常容易就有喜悦的理由。

比如开微信公众号码字的,阅读数达到10万+要不要纪念一下?有人打赏了十元八元的是不是要炫耀一下?

再比如开公司创业的,拿到天使、A轮的,要不要发个新闻稿宣传一下?

甚至连职场混不下耍辞职的,也要写个公开信来给“大家”一个交代……

值得喜悦的原因,有时候是一份名气,有时候是一份成绩单,更多的时候只是自己的一份想象,于本人很是受用。

不同的是,依照每个人的社会地位或成长路数,这种想象会被无视或者放大,有人自视高人一等无外乎这类缘由。

值得鼓励的是,正是这份于本人受用的想象促进了每个人的成长、进步,甚至成功,没了这份想象并不是什么好事,这点大家应该都能够理解。

只是,很多人赞成自己拥有无数的想象,却容不下别人也有半点。这才是今天各路人马喜欢乱扯狗逼不干实事的问题所在。

要举例子么?只要对照朋友圈热点,就能懂了。

7月17日 又一份遗憾

2010年,她寄新书给我,约了某月某日在上海见上一面,聊聊两岸,聊聊媒体……

后来行程改变,我以为只是无数变卦中的一个,却没想到这辈子再也不会见到。

今天,从别人的朋友圈,再到她的脸书里众多好友的留言,得知她不幸离世,即便我俩交往不多,但也感觉悲伤:

我们这种异乡客,不晓得为了什么去到别处;不晓得为了什么一等再等;更不晓得为了什么自以为是;

我们只是假装自己有梦、有爱;能看、能听;说着、活着;

也许,我们只是不想重复别人的人生,哪怕自己的人生同样卑微。

而已。

祝她安息。

人活不到八十,都別笑話人,那叫缺德

我總覺得咪蒙應該無害,即便有害,影響到你的心情,你也可以選擇不關注、不搭理。甚至,你可以說她醜,說她智商低,說她沒見過世面,說她庸俗,說她淺陋,說她拜金……

總之,自由如你,站在你的角度能看到的她,多半只是你想讓別人以為的她,但請別質疑她可不可以愛國,更不要加個什麼「婊」字,難道她就沒有--你覺得你應該擁有的表達個人觀點的--自由嗎?難道與你不同的想法、見識就叫“惡劣”嗎?

也許,你只是沒本事做同樣的事情罷了,反正你也無法證明自己能或不能,想或不想,就好像咪蒙並不需要證明你是真的道德君子,還是假的奸佞小人,也能輕易的斷定你是一個傻逼一樣。

我相信,人這種動物,活不到八十歲,都不要嘲笑他人,那叫缺德。

贾跃亭要不要先把乐视做好 再谈微信会有什么危机?

“微信是伟大平台,但如果一味追求垄断,无视用户价值,丢掉开放、共享、自由、平等的互联网精神之后,未来将会怎样?”

如果这个问题真的来自乐视贾跃亭,我想他确实没理解互联网精神的“开放、共享、自由和平等”需建立在用户的最低参与和管理成本之上。

从结构上说,微信独大或者说所谓的垄断并不会产生问题,它更接近于一个疆界的概念,是没有意识到的存在而不是什么有病的问题;真正的问题在如何参与微信的生态建设,在这个大体系里,共同参与建构规则,调适权利,以释放所有参与者的服务能力。

既然贾先生讲这句话,意思无外乎他有心建立另一个尊重用户价值的平台,只是可惜,很明显他对生态的理解还停留在搭台子的阶段,生态是留住用户的空气,台子谁搭的,一点也不重要。能保证谁把戏唱好才更要紧。

另外,我建议贾先生多看看自家的乐视电视,等哪一天乐视的开机、调台和播片的速度跟打开微信公众号一样快了,再去讨论别人家的事。

毕竟,贾先生跟我这个卖咖啡豆的个体户不一样,牛逼越大,越得干好本分活才是。

这算是一个不认为乐视已经智能的乐视电视用户的忠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