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place

不良的习惯

阿森纳用一场胜利安慰了我。在这之前,我有点心神不宁。 中午,与一位朋友在茶香书香闲聊了近两个小时,主要谈近期的工作状态,与我的某些不良习惯有关的不良状态。 实际上,我的不良习惯有太多。比如说阅...

Continue reading...

那些离职的小伙伴们

“小伙伴们”这个词,我是从明道上学来的。但没想过会用上,前面还附加一个我不喜欢的词语。但小伙伴们有自己的选择,我能做的只有祝福:下一站,有不同的风景。希望她们学会去欣赏。 我回想起过去我的几次...

Continue reading...

为没效率而苦恼

跟J聊天,谈到效率,我愿意承认自己很没效率。 首先,我确实想找个方法来解决效率问题;其次,我也认为他是可信的朋友。好消息是,我真的得到了帮助。 在这之前,我以为的效率,出自于对各种事务的管理,...

Continue reading...

学着写评论

学着写评论已有三个月,多亏老刘的鼓励,作出了《每日论语》,也感谢七十多位网友的支持。但写的越多,心里就越忐忑。可能我是在乎了。 写评论与写日记不同,前者是一种表达,而后者只是纯粹的记录。我对自...

Continue reading...

手头上的一些事

芳回去的这段时间,我很早就会到办公室,然后很晚离开。家里剩我一个人待着,我会躁狂的。或者,我是想,在办公室里多少可以干点有用的事。 小小高兴的是,某些事情有了少许进展。 “安庆生活社区”的谷歌...

Continue reading...

压力山大的工作

不是我一定要为自己的工作找个借口,实在是很多莫名其妙的压力随时就可能到来,让人猝不及防,防不胜防。 美国就业网站careercast.com发布了最新一份美国压力最低与最高职业排行报告,报告显...

Continue reading...

我们的面子

经常遇到一种尴尬,在某个多人出现的场合下,需要与陌生人来一次并不情愿的对话,于是介绍自己不可避免。 “我是做广告销售的”,这是一种简单说法,比较封闭。来做自我介绍的话,一定很容易被人遗忘。但我...

Continue reading...

谦虚潜行

“谦虚”这个词,其实到今天我还没有学会,甚至都没完全理解,人们经常说不同阶段对同样的事物都会有不同的认知,我原以为像谦虚这样的品质就不该算,它应该是一件黑白分明的东西,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Continue reading...

我和我喜欢的人

虽然我还在杂志这个行业,但很久没有人跟我聊起它,我就以为我是在一个销售行业里混日子。遇到陌生人时需要介绍自己,也只是简略的说自己是个杂志广告销售员,这种做法可以帮我筛掉一大批根本不需要认识的人...

Continue reading...

苏州活动

接下来的几天,要全力冲刺苏州的活动了。我记得我曾经最不喜欢的就是搞这些东西,我甚至还固执的认为,这不属于媒体的专业领域,也就是说做媒体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内容上,而不是搞这些零碎玩意儿。虽然我也看...

Continue reading...

固执或者坚持

一直以来,我以为固执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但很多人偏说我固执,好心点的会说我很坚持,认真的人则说我就是顽固不化。我也分得清坚持与固执的不同,只是人有了这种毛病,除了不好意思承认之外,也想努力改掉,...

Continue reading...

一些错误的决定

像我这样的人做过一些错误的决定,倒也不算什么,因为人小事微,所起的波澜有限,翻不了什么大浪,顶多是自己一两天的不痛快而已。而这不痛快的事情积累多了,也会让自己渐渐习惯起来,还多了一份安慰自己的...

Continue reading...

傍大款

我记得C跟我说过,一个人如果想要成功,起点很重要,也就是说你站在什么地方、什么平台决定了你的未来。没有这点的话,那就得看你跟着什么样的老板,连老板都不如意,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像诸葛亮这样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