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ies

与记忆无关

丈夫(满怀深情的看着妻子):你还爱我吗? 妻子:爱! 丈夫:如果让你重新选择一次,你还会爱上我吗? 妻子(毫不犹豫的):当然! 丈夫(有点激动):是不是因为你遇到的优秀男人太少? 妻子:不是啊...

Continue reading...

周末碎碎念

开心网让我又不开心了,源自一次错误的选择,甚至会怀疑到一些根本的东西,但错了就是错了,既不会去逃避,也无需让自己背负不必要的过多的罪责。算了,不用想太多,做好自己就好。梁伟同学,对不起了,我真...

Continue reading...

微日记几则2

一、逸夫小学的面试终于结束了,据说有4000多人报读,但校方只打算招生200人,一想到经济能力、人脉及其他,突然之间意识到朱注被录取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与朱注的一个同学家长交流,发现他的工作做得...

Continue reading...

微日记几则1

一、有一句叫做“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的话讲的是一段伤感的故事,主人公被贴上“绝情”的标签,既然当初可以相濡以沫,如今又为何要“相忘于江湖”呢?于是我理解这句话说的就是一段“忘恩负义”,而...

Continue reading...

爷爷、船及其他回忆

在1996年之前,爷爷跟我说过什么,我全记不得,而爷爷对我的判断,也只有一个词组:“没出息”。正如父亲对爷爷的家长权威一直保持沉默一样,我也不会有半点反抗,在语言上,在行为上,我一直显得没出息,不够男子汉。在那之前,我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在安庆寄读,那是一个复杂的时期(到现在我还不敢轻易的给那个时期下个结论),我每天都在不停的渴望,爷爷、奶奶或者我的父亲、母亲,甚至其他的某个亲戚能过来看上我一回……

Continue reading...

打架

从小,我的身体就很单薄,所以心里一直很担心被人欺负。结果呢,我也确实被一些人小小的欺负过,比如被逼到墙角把兜里的几毛钱交出来之类的。我一直知道『强大』的好处,也经常幻想着自己可以变得强大,甚至...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