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三个平方

这是一篇文不对题,题不对文的文字。“三个平方”对我来说是一种压抑,但我并不想说清楚这“三个平方”所指何事。我想扯点别的,好让我不去想这“三个平方”,又或者我本不该将它记载在这里,但于我而言它是...

Continue reading...

久违的感觉

突然想起一种久违了的感觉,像小时候,父亲随意时跟我们说说笑笑,偶尔严肃的时候又给我们上上“政治”课,谈一些可为和不可为的事情,庆幸他总能找到我们身边熟悉的案例,那与现时流行的MAB教育在模式上...

Continue reading...

第三天

芳说朱注在家里“锄地”。我在朱注这么大的时候,正在跟小强他们掏鸟窝、挖坑烧蚕豆、拿木椅当车推……无趣的是现在的孩子太少,很难成群,只好一个人“玩”的朱注真是太为难了。 ...

Continue reading...

一首歌词

一呼吸之间 全是你的气味 一抬手之间 全在你的发间 我不知道 为何眼前都是你的身影 还有你的声音 你的一切都在我周围的空气里 我只有闭上眼睛才可以看到你 我是不是陷入了某个叫做绝望的角落 你不...

Continue reading...

爸爸,生日快乐!

很多人回忆自己的父亲,都喜欢从小时候说起。我却不知不觉想起与他最近三次的通话。具体的我不想回忆,但是我可以谈谈我这三次的感受:第一次是气愤,第二次是难受,第三次是愧疚。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自己说什么和不说什么和自己应该说什么和不应该说什么似乎总是差半拍,舌头总比大脑跑的快,结果说出来的话不仅会伤了人心,也让自己后悔莫及。有的时候一想,这人真的没什么,但是失去什么都没有比失去家人的信任和支持更为难受,我理解,并保证下次不再犯。

Continue reading...

单身一周半

单身的日子,我以前很习惯。 现在却不行了。 有了家室四五年,却已经不习惯一个人生活。 老婆带着孩子回老家过暑假了。 我却要(不得不)在这里继续留着。 好累啊。发现。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