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更需保持身心健康

1/听闻美国国务院督促撤侨的消息,我的第一反应,难道是要打仗吗?比病毒更可怕的,是战争。死于病毒,怪自己身体不够健康。死于战争,只能怪某些人心理不够健康。

2/3月31日,《旧金山纪事报》发表克罗泽写给五角大楼的一封4页信,信中提到,美国航空母舰罗斯福号上近5000人员正面临新冠疫情威胁。克罗泽要求国防部允许士兵们上岸进行两周隔离,免受“不必要的风险”。4月2日,美国防部以处理通讯不当为由,将罗斯福号舰长克罗泽撤职。5日,《纽约时报》报道,克罗泽的检测结果呈阳性,确诊感染COVID-19……若将此事拍成电影,大概与斯坦利·库布里克的《光荣之路》差不多。每个人眼中都有“不必要的风险”,官僚在乎面子,士兵在乎忠诚,将军在乎责任,每个人的定义都不相同。所谓普世的价值观,比如生命无价,即便是在全人类共同的风险面前,也是不成立的。这很讽刺。

3/前两天,某个汇聚诸多咖啡馆主的微信群里,有个台胞发了一张图,内容是提醒疫情之下做清明不要掉以轻心。只是“不幸”提到“武汉肺炎”四个字,立马被大陆同胞回怼。有人以“习惯叫法”为其开脱,也有人骂他别用自己的习惯去挑战别人的不习惯。这台胞最后说句,“不好意思。没别的意思。是我没想到别的。你们也不要再讨论了。对在意的人我对不起。”疫情发生以来,两岸之间的误会,已越来越深。彼此的气味,越来越不相投,一边是高涨的受害者心态,一边是酸溜溜的岛民思维,大家早已互相瞧不起。加上对岸此前拒绝口罩出口大陆,近日又决定捐1000万只口罩到欧美等地,大陆民间对台湾的反感,可能到了历史最坏时刻。两岸近年必有一战,也不再只是设想。至于两岸之间的经济,应该会越来越坏吧。

4/老弟要我帮他留意熔喷布货源。他在怀宁跟人合伙做口罩,缺熔喷布。现在做口罩的生产线,尽管每条从3万元狂升到30万,但高河街上走错路都看得到。市场需求大了,熔喷布也就奇货可居,市场行情从每吨3万元飙涨至48万元,中间商赚的差价,一年抵过十年。资质这块,中国人向来最聪明,都是挂靠,被挂靠的厂商,啥事不用干,每只口罩躺赚1毛,一条线一天保底6万只。整个高河街上的产量,一天随随便便5、600万只,就有5、60万元是用来孝敬资质的。钱,对这些人来说,好赚。真没想到,怀宁一天的产量,就能超过台湾。

5/学宗大哥在微信群里分享他的经历,有几点在好事者听来,比较好玩:1、清华大学的本科老师,就是高中老师2.0,升级版,不合适出现在大学校园。英美启发式教学很有用;2、一个人真有赚钱的本事,肯定是先赚到钱,再写书收割一波韭菜。书出来之后,方法也就不管用了。学人赚钱,不可能;3、对强者要质疑,对弱者要悲悯,对差不多的人要尊重。我们对弱者悲悯的太少,对强者服从的太多,对差不多的人多是老死不相往来。学宗大哥15岁念清华,他的批评具有一定的说服力。

6/3号下午,老师找我,“给我地址。我送你一个homepod。”我先给地址,再问“homepod是什么东西?”我的确不知道,听也没听过。老师发来网址,原来是苹果的产品,价格要2299元。我说“这个太贵了吧”,他回我,“你值得拥有”。4号一早,顺丰送到。老师问,“听上了”。我回,“音质很赞,听无损像在电影院。”但我也有问题,找不到用ipad控制的办法,老师教我,“只要在同一个wifi下,就能播放。”我的路由器有问题,重启路由器,再重置一回homepod,能直接播放其他播放器里的音乐。晚点,我看到推特上,老师发动态说,“你连自己家局域网都管不好,还管什么公司?你连别人用安卓手机都不能容忍,还谈什么民主?”当然,他不是说给我听的。

7/自我批评叫上进,批评别人叫抬杠。批评母国的领导人,叫民主,是权利。批评外国的领导人,叫偏见,是没教养。对任何一个人而言,可以有自己的认知,但需尊重别人的认知。管好自己,不仅仅是教你自私,还要叫你有道德。

8/据说,卢浮宫被观看次数最多的画作是“蒙娜·丽莎”,而卢浮宫被参观次数最多的地方,是存放该画作的房间,1911年,“蒙娜·丽莎”被盗,世人闻讯,蜂拥而至,只为一睹被盗后空空如也的样子。

9/《自私的基因》作者道金斯乐观的问:“击败毒性更强的Covid-19,需付诸巨大努力,而这种努力能否带来一个幸运的附加收益,即普通感冒会被终结?”

作者:朱芳文/咖啡爱好者媒体 kaweh.net 出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