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觉

直觉和感觉

直觉和感觉,关于这两种,我不想去百科它们。被世人框定的定义于我这里是没有任何启发意味的,虽然我也不喜欢标新立异,但起码能独立的思考一会儿还是很有必要的。直觉来自心灵,貌似有人用第六感形容过直觉,就像张信哲歌里唱的“直觉我们应属于彼此”的那种,而感觉呢?感觉则无法做到我们应属于彼此,感觉是带有社会经验和外界干扰因素的,应该会考虑到多种因素之后综合下来的判断,是不够清纯,不够独立的,也做不到完全发自自私的心底的。

是的,我用到自私这个词。直觉是自私的,而感觉是不是自私我并不能完全确定,但即便有自私,它也会掩藏起来,看上去就是那么的不偏不倚。很多人完全靠直觉行事,但他也许会表达做是感情用事。那直觉是不是感情的直接产物呢?我还没有厘清。读的人可以自行思考下。而感觉与感情貌似孪生,但性质各异。大家总在说感觉这个事该如何如何,其实就是在给它做一个理性的分析和判断。我在看球赛,直觉告诉我国米会赢巴萨,但感觉又在跟我说,嘿,巴萨有梅西,谁能与之为敌?直觉是自己的喜好,感觉是众人的喜好;直觉是个体,感觉是集体;直觉来自外星,感觉来自实验室;

好了,停止这种不够有趣的分析。顺带表达下最近心情的不爽处,用两个词来表示下,那就是“团结”和“信任”。幸好它们不是相悖的,是能够牵手的,是可以融合在一个人一个集体心胸里的,这或许会好办点。关于团结,就是说人与人之间应该互相帮助,如果你遇到一个可以帮助他人的机会,请千万要抓住,一旦错过,后悔的人也许是你自己,而不是寻求帮助的人,想想看你是有价值于他人的时候你才是幸福的。关于信任这点,我本想说点什么,但欲言又止,怕说不好适得其反,还是改日再聊吧。

直觉

真正懂这个词,应该是今年。过去我说过我相信直觉,但是那些直觉往往还是变了形的、经过修正的,已经算不上原汁原味的“直觉”了。有朋友告诉我直觉应该就是类似第六感的东西。接着我又百度了下,大致是这个意思:

直觉是指不以人类意志控制的特殊思维方式,它是基于人类的职业,阅历,知识和本能存在的一种思维形式。直觉具有迅捷性、直接性、本能意识等特征。直觉作为一种心理现象贯穿于日常常见的文字,报纸,杂志,图像和预感(做梦)存在于日常生活,事业和科学研究领域。

对直觉的理解有他是人类的第六感觉直觉。直觉类似大自然中的空气当你想捉到它的时候它会消失得无影无综,当你不在意的时候,它会像神来之笔给予你意想不到的意外和惊喜。直觉突现于人类的大脑右半球逻辑思维方式它能对于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事物、新现象、新问题及其关系的一种迅速识别、敏锐而深入洞察,直接的本质理解和综合的整体判断。简言之,直觉就是一种人类的本能知觉之一。

也就是说大家研究得出,直觉是基于一种理性的基础之上的,在我看来,理性的东西似乎跟直觉无关。或者说,理性会让你的直觉自动修正,隐藏起来不轻易表达。如果直觉不被表达,或许能够被称作成熟。但却已经失去了“直觉”的意义。我总有种奇怪的看法:“直觉”应该是那种我们在前行时失措,转而于冥冥中寻一个指点,教你该如何去做个决定的指南。

如果你也信的话,那就是个人指南,即便如此我也不是完全遵从,于是就算受到教训也在所难免。幸而我能将每一个教训都换作类似于“直觉”那样的指点,仿佛有谁在告诉我,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或者说,我一直期待能有个是非曲直,而非混沌不堪。尽管这种期待似乎又回到了理性层面,让人多了几分现实的挫折感,以及对一种下意识选择的规避和衡量,并且可以造就成熟。但是这意味着我们将放弃一些本能的东西,你能承担这种损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