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

轻重缓急

周末会在深圳待上两天,这个城市去过六、七次,好印象是适合做事,坏印象是治安欠佳,不晓得这一趟会不会有所改观。

过去的一周,有趣的事不多,第一反应能想起来的,居然是昨天用微信电话本跟张同学做通话测试,心情好了一天。可是过日子就是这样,无趣也得继续。

前段时间郑同学又微信我,说有两家基金入了他们,希望我能过去共同作战。我心里感恩,可嘴上也得实话实说:我只适合做自己喜欢的事。尽管大多数情况下我是没能力去坚持什么的,可来了真机会,我会舍命。

这里记上一笔,一则感恩朋友心里有我,二则算是警告自己,少想多做,潜心干。

当然,这事不算无趣。

另有一事,无意知道某同事的书法很棒,只因看过他字太好,就诚心诚意当面按了个赞,却意外捡了个宝,他答应为我写一幅字。我想了几天,请他写幅“轻重缓急”。问过别人,比较无感,我却以为这四个字天生为我而来,自己爽才是最重要的。

这事其实蛮有趣,可惜反应迟了点。我该是更念旧吗?

不过,说真的,“轻重缓急”这四个字想想容易,做到可真难。不信?你顺过去反过来的琢磨下。

习惯

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我人在白云机场。那天张华老弟问我如何坚持准时写作,我当时不够严谨,回答不准确。我确定这个博客会在每天早上九点发布,我也会在九点之前写好当天准备发布的文字,但是大多数时候,我的文字会在前天晚上入睡前完成,之后通过后台设定在九点发布而已。他还问,如果哪一天不想写了会不会停上一天不写。我说会有这样的时候,但我不在意有没有人来看,我只是想通过这个让自己养成每天思考和总结的习惯,另外写字本身也是我喜欢做的一件事,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利用起来锻炼自己的一个习惯,就没有不去坚持的道理。当然,这也谈不上有什么值得学习的地方,在这里我真诚的说声惭愧。

我说我是张华的粉丝,不是恭维。最早我是因为文字而知道了这个作者(我确定只认他为作者,最多会加上专栏两个字,以确定他的身份。恰好这也是他本人的要求),再后来是因为他与我一样的农村出身让我喜欢上了他这个人的经历。对于我这个感性的人来说,“经历”往往比文字本身更有吸引力,我尤其喜欢从这个社会底层走出跻身精英阶层的故事。我不确定他已经做到了这样,但我相信他迟早可以做到。或许这也是我对自己的期许,在这个期许背后,我忘记了很多其他因素,如学历、年纪、背景等等,但遗忘不正是梦想的原始动力吗?因为一无所有才渴望创造所有。嗯,或许你对归零也有你自己的解释。

我并不是很喜欢“精英”这样的称谓,但这只是一个名字而已,我们不能否认这个社会的动力来自于这样的一个阶层。无论我喜欢用其他什么样的名字,就像你我这样也都在往这个方向前行。我忘记了是谁说过这样的话,我也不打算百度后贴在这里,不如我用自己的话语来阐述下:一个愿意培养好习惯的人会更加容易找到成功的方式。如果你也认同,就来鼓掌给自己加油吧!

在广州

白云山下
我忘了之前是否来过或者路过广州,但一直不觉得它陌生。曾经,这里是我幻想过的一个地方,这个城市,在我们农村孩子眼里曾经是证明自己的一个舞台。我不确定这个城市对于“打工”这个词的贡献是否足够的大。那个时候,打工是一种方式,而现在打工则成了一种态度。无疑,在来广州之前,我已经对这里的人有所接触,我也有生活在这里的同学,也有在这里工作的朋友,这与中国的其他地方类似,人是流动的,关系是稳定的。

从深圳到广州,坐大巴需要2个小时。我还不能说清楚对这个城市的印象,也不能将这两个城市做个比较,这些不如自己的经历有意义。相同的是,我因为这两个城市已经激动了好多天,从10号到今天,从HJ、ZXH、LHD、HJ、SZG、TJ到YB、HYD,每一次拥抱都是那么的用力,而每一声告别又是那么的“……”(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依据我的习惯,先空上,能理解的更好,不能理解的随便你鄙视)。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人与人之间有一种叫做记忆的东西在“欺骗”着我们,但很明显,我们乐于受它的欺骗,并理解为我们的真情流露。我是说,或许是因为我们活的太累,压抑的太久,对于幼年时的伙伴及记忆会格外珍惜,这种珍惜里面包括了1%的真实与99%的想象,但都无所谓,那一定不是假的,你我都知道。

我应该已近喜欢上这两个地方。虽然它们给我的第一眼印象不如上海来的震撼。但我感谢我们有这样的城市,它接纳了我们,让我们在这里真实的面对自己,挑战自己,给自己鼓励,为自己加油!这是一个鲜活的有生命的地方,不至于让我们的光阴虚度。尽管我们的付出不一定会与收获成个所谓的正比,但你不觉得我们很享受这样的过程吗?我猜我还会继续喜欢上其他的一些城市,只要我能看到有人在那里奋斗,有人在那里欢乐。对于我来说,能喜欢就是一种幸福!

东莞的工作

团队很少在博客里给工作做广告,这次在东莞做事,看上去忙碌一点,就抽空得瑟一下,今天下午我们会在东莞富盈酒店举办一场台商活动—-『转型与升级 台资企业品牌经验研讨会』—-是上回在上海锦江饭店活动的延续,以配合国台办的台企辅导计划。这场活动的全称有点拗口,耐心记下供各位指点。特别透露下晋亿实业董事长蔡永龙和威盛集团中国区执行长徐涛会出席活动并为各位做精彩经验分享。我个人比较喜欢蔡永龙,期待再次相见。

几乎到凌晨四点才睡,别问为什么了,意外总是在意料之中发生着,想着要发生什么,却偏偏避开不了,人会荒唐到这样的地步就无法用“无语”这样的修辞掩饰的。于是,这一晚教我学会了了解,而不是理解。你看我变得这么陌生,却是受了生活的教训。当然,事态没那么严重,我夸张了。

听说杨千嬅也很喜欢黄渤,我很高兴。因为我既喜欢杨千嬅,又很喜欢黄渤,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放大一下来关注,让每天的幸福多一点。昨天还有幸福的事,就是……一下子想不起来了,算了想起来再说。

在东莞

有人在楼下划拳。
男子气概很重的那种,
虽然我一直没这样做过,
但我也不羡慕,
内敛已然不算是敷衍的表扬了。

东莞
昨晚才发觉隔壁是一家卡拉OK,凌晨3点的时候,还有一女子的声音在夜空里飘荡,这深圳真TM无聊。不过我决定闭口不谈喜欢与否。还是住在2007年住过的那家客栈,我喜欢上这里的简洁设计。香港客的投资眼光看上去更高明一点。H说,要是在安庆做这样的一家店也不错。

下午在东莞。听一位有一肚子故事的家伙在说他的理想,虽然我并不赞成可能会达成的某个合作项目,但对他这个人的个人阅历还是很有兴趣,或许他的精明来自于这些故事的历练,也或许是这些故事让他觉得社会就是这么一个玩意儿。有点类似于若干年前,老妹告诉我:哥,也许你不喜欢做某种人,但是也许有一天,你突然间就会发现你已经成为了那样的人。老妹说的就是我这样的石头被磨成“五六九”(安庆方言,被磨圆的石头),棱角都是故事里让自己激动的情节。

做到让自己激动并不难,难就难在表达出来吸引别人与你共鸣。写字也许是最直接的一种方式,与绘画和音乐一样,但更为通俗一点。但现代交流方式的多媒体化,已经让人很难去区分某种方式的优劣来。而这也会成为我们为别人激动的障碍。

在云端

在云端

常旅客的忧伤
一站又过一站

在云端相望
失去了力量

追逐阳光
这面色几多难堪

云际落了几朵花瓣
湿了你的眼眶

迷恋于风的方向
留下印象

无尽的旅行里
身影很孤单

忘却了多久的期望
剩下了几多感伤

在风里浪荡
一个人的忧伤

穿越了万千路程
奔向你身旁

随感:有一部叫做《在云端》的电影,看过了很久,但一直没想通结局为何如此难堪,一个滥情的男人最终想变得专情但却败给一个更加滥情的女人,这让我无法理解为什么真情在那些人眼里没有一点价值。或许遭到了这样的质疑,沃尔特•肯(原著作者)没有收到奥斯卡的邀请,尽管这部电影拿下了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肯会抱怨,我花费多年打磨的作品带着前卫的意识,却换不到对于作者本人的宽容与理解呢?而我会抱怨,人为什么不可以用在云端的心思去端详这个世界呢,为了生活可以变得更加有意义。不好吗?

这个时候

这个时候,我已经不在上海。接下来的几天,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有条件来更新这个博客,我不想表现的像一个患有强迫症的可怜娃儿,或许停下来也没什么要紧,没人会说我什么,除了自己觉得有点不完美之外。当然,保持每天更新本身也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情,无非就是一些将语言转换成文字的垃圾而已,它本身太微不足道了。或许它对我有另外的意义,我似乎知道,但其实还没明白过来,这个时候,当我知道自己或许要停顿一会的时候,就显得有点失落。

这个时候,我会在南方的某个城市出现,运气好的话,接下来的几天,我还会多出现在其他几个城市,那里有值得我见的朋友们。我不去设想见面后的种种,一切都顺其自然。或许会有惊喜,但不期待。这两天跟勋华通了好几个电话,心里很激动。昨晚芳还陪着我一起回忆十二大的种种往事,虽然我并不是很喜欢那段日子,但我也无法忘记。不管我愿意不愿意,我有一些东西属于那个时候,在今天,触及到某个人,回忆到某件事,化作感动袭击心灵。这种真实的感觉怎舍得放过。

接下来的几天,日子会过的别有意味,我会在后续的博客里慢慢叙述。这篇文字发布的时候,是九点,我正在天上飞,希望一路无雨。

在深圳过夜

昨夜,在深圳渡过。

今夜,还得在深圳渡过。

有的时候,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本以为今晚会在东莞,可还是留在了深圳。我很叹息自己的交际圈实在是小,在深圳居然一个朋友也没有,同行的人出门之后,我就觉得很孤独了。好像我是一个很习惯孤独的人。

其实不是,就好象我故意将度过写成渡过一样。其实无所谓,本来就不是个大事件,又何必那么在意呢?

可是在深圳过夜,还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我感觉有点害怕,怕自己如果曾经踏足这个城市,想要在此谋个生活,却说不一定成为电梯里沮丧的快递工。我怕自己成为那个打翻了开水桶,烫得自己脸上起包却要对顾客连连道歉的殷勤的饭店小服务生。我也怕碰到将在外面吃下的剩菜打包带回给员工当作晚餐的老板。这些,都是我不曾经历的,我怕我会在这里经历,如果我曾经早点来到这个城市,并打算成为这个城市的一员的话。

我不爱深圳这个城市,和对上海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我用异样的眼光打量这个城市。满大街听到耳里的既不是广东话,也不是普通话,大家各自表述着自己对汉语的独家理解,仿佛成了一个单独的语言,新深圳语言?我不熟悉,不敢乱盖。

我对深圳市陌生的,前后来过两次而已,待了不足50个小时。除了几部出租车、几个书报亭、几个饭店、几个宾馆之外,我没有和深圳人打过交道。但我很难对这个城市放下戒心,让自己换一个心情去试着了解他。甚至,我感觉我还有些鄙视。

我知道我不对的。所以,我认为我在深圳过夜,是一种渡过。仿佛渡过一条河,尽管我并不欣赏河对岸的风景。但是,没有夜的一渡,就不会有对深圳一个全面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