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

不可爱 才是可爱

【2015020607】#改个段子#天上有一只鸟,小明举枪射中,但鸟还是飞走了!为什么?因为那只鸟很坚强。它飞到一片玉米地,眼见玉米地着大火,于是冻死了!为什么?因为它以为下雪了。没打到鸟的小...

Continue reading...

穆希卡 又一个神

【2015020507】乌拉圭总统何塞·穆希卡让我以为他是个演员,至少在全世界的总统们眼里,这样的人有点另类。想了解他为何另类请自行搜索。 【2015020506】朱注放假以后,早起显得格外受...

Continue reading...

既未同谋 何来内奸

【20150109】江湖上居然有过“刘韧体”,而我这种碎碎念从形式上就无意间向它靠近了。要说这种碎碎念的好处,就在于简单记下个人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得。人又肤浅,收获无法深度表达,短小精练就是必须...

Continue reading...

拼凑出来的男人的世界

所谓的男人的世界,不过是广告人的诡计。用以区分这样或那样的人,与性别其实没半点关系。如果我们认为还有男性杂志的话,那也一定是试图给读者一个牢笼,将各位禁锢其中。 我不喜欢这种划分,无论是被诅咒...

Continue reading...

放不开的传播业

传播业者在内容制造上可能是把好手,但其分享能力却因为自闭而乏善可陈,这使得正向的传播价值难以被实现。好内容并不意味着一切,你还要懂得与读者互动,更要懂得与同行交流,而不是闭门造车,让自己越来越...

Continue reading...

创造未来?骗人的!

有时候,我喜欢算一些小账。比如说买杂志,我总要找个理由让自己觉得不算吃亏,想想成堆的旧杂志卖给收报纸的,不过一二十元钱,心里就觉得对不起人。而昨天,我终于从定价25元的《全球商业经典》杂志上看...

Continue reading...

《童话绘》10月创刊

近期创刊的杂志还有一本少儿读物,叫做《漫客-童话绘》,拟于10月发行,东家是知音集团。上海的部分东方书报亭已经有卖,促销价6元。看上去会定位三、四年级以上的学生族群。但通篇文字较复杂,并不方便...

Continue reading...

《好运MOENY+》9月出刊

以往杂志创刊,多选在3、4月。在秋季创刊的杂志当然也有,只是我看到的还是第一次。等到我已经对杂志没多少热心的时候,又有几本杂志创刊了。 《第一财经周刊》的兄弟刊物《好运MOENY+》在9月初创...

Continue reading...

听黄彦达说“数字”营销

昨天,上午出门的时候雨好大,根本看不清窗外有什么,我打开后雾灯和前大灯,放低车速,但手还是有点发抖,生怕一个不小心,又惹出什么祸来。 下午,人在外交官开会,那里离虹桥机场不远。沿着318国道还...

Continue reading...

手头上的一些事

芳回去的这段时间,我很早就会到办公室,然后很晚离开。家里剩我一个人待着,我会躁狂的。或者,我是想,在办公室里多少可以干点有用的事。 小小高兴的是,某些事情有了少许进展。 “安庆生活社区”的谷歌...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