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

新闻源白名单这顶帽子不好戴

【2015051407】入选“可供网站转载时政新闻”的新闻源白名单,或被打上某种具中国特色的新闻标准,也或是一种约束,再无擦边球的可能倒是真的。这就好比被戴上了一顶模范的帽子,别人都要以你做标准,你还不好好以身作则?有些可能习惯了被追随,比如新华网、人民网,数十年如一日的发发通稿,也有一些学会了被领导,比如南方都市报或者澎湃,偶尔不听话的时候,只要拎拎绳子还是得乖乖回头。也有像财新这样的,戴着帽子可能不如不戴舒坦。

【2015051406】媒体在报道成功创业者时,更喜欢有矛盾有冲突的一面,比如说年轻与智慧、休学与学识、跨界与专注等等,越偏离常人认知越有看点。这种做法往往会给读者一种错误的导向:越是叛经离道的创业者,越有机会成功?或者,这才是真正的逆向思维?

【2015051405】我不是军迷,姑且认为高射机枪与高射炮不是同一种武器。不敢相信处决一个人需要用到高射炮,即便想想也很荒诞,但要说被处决的理由可能更为荒诞。如果你问朝鲜人金正恩,你家的玄永哲为何被处死?他一定会告诉你,后者犯了叛国罪。那么,什么是叛国罪呢?无非领导讲话你打瞌睡罢了。

【2015051404】王健林劝诫企业人“亲近政府,远离政治”,堪称真知灼见。一则企业想要发展,离不开当地政府认可与支持,需要政策、需要小灶、甚至需要一些默契的擦边球。不过,也要认清企业对于政府的价值,摆正位置,在需要出现的地方出现,在用得到的地方卖力。若是不小心进了是非场,后果自负。

【2015051403】在我们那儿,性格腼腆或温顺一点,会被定性为“怕人”,翻译一下就是“见不得大场面”。也有人认为它是中国式文化的特色之一,不敢冒犯权威,惯于盲听盲从。有教授对此算是愤恨至极,不惜向全班同学求赐“胯下之辱”以示范权威只是一道门槛,敢跨就能过……无论大家理解不理解,我倒是觉得,用这种办法教书的老师倒是越多越好。

【2015051402】龙吴路龙漕路有一个怪现象,几个少数民族妇女频繁在此地活动,追着一些戴耳机的、心不在焉的、皮包松松垮垮的路人伺机行窃,搞得大家非常不自在。就我眼见过的,这四五年来从未间断,奇怪的是,极少见到行窃得逞的。按说他们也要吃饭喝水,花时间冒风险,如果没有结果,这持续的“付出”又是演的哪出戏呢?不管怎样,如果你路过此地,见到几个胸前挂着小孩的少数民族妇女,还是多多注意为妙。

【2015051401】昨天发生两件大事,其一,市委重要领导参访我所服务的企业,没见过大场面的我,不小心频频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当诫;其二,岳父从怀宁赴上海“考察”,我却被朱注质问,为什么没有给外公买个软卧……有时候,事情不由你的初衷,结果却得由你承担,而且还不带辩解的。

【每日论语】三公

中央各部门正陆续向社会公布“三公”费用,这是近期媒体热衷的题材之一。

但民众们向来没有“监管”概念,更看不懂那些复杂的百分比其实际意义为何。如果只是简单的以数额多少来判定费用合理与否也说不过去。毕竟,该用的钱咱也省不得。

三公,意指“公务用车、公务出国及公务接待”。与史书上的“三公”(《尚书·周官》:官名,为太师、太傅、太保)完全不同,前者具体到事,后者具体到人。前者是花钱的理由,后者是治国的良方。前者是公务员们的福利,后者是民众们的希望。

不过,缺乏民众监管,就算勉强被公布费用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

或者媒体该站出来,结合一些审计机构的专业力量,至少为民众来做一个粗略的判断。该用还是不该用,用多了还是用少了,一比较就有数了。

『每日论语』将在安庆生活社区私人媒体乳透社三处同步更新,感谢阅读。

【每日论语】抽签

语出“山东德州用抽签决定升迁人选”,想出这一“妙招”的官员居然还说这样可以避免暗箱操作。简而言之,运气决定前途多少让人不爽。

当然,这样的事在历史上同样找到例子。清人姚之駰在《元明事类钞·官品门一》中记载:“《万历注略》:孙丕扬为吏部,更定选法,亲自抽签,时人嘲铨部为签部。”意思是说孙丕扬在主管文官选拔的吏部办事的时候,就是用抽签的方式来选拔人才的。吏部更被当时的人嘲笑做签部。

今次有人在学,总难换成另一种思路,如何不去检讨“选拔”本身的错误。或者是因为那样的岗位人人可以胜任?又或者是怕一碗水端不平,职缺倒成了上级给下级的红利?

退一万步,如何又能保证抽签可以服众呢?

『每日论语』将在安庆生活社区私人媒体乳透社三处同步更新,感谢阅读。

如何应对“核灾难”

此时的日本民众还处在大地震的震惊之中,就算还能保持清醒(至少伤了多少人、毁了多少财产,都有一个量化的概念可以去安慰),但“核灾难”是什么,会让貌似“清醒”的日本政府和“一无所知”的民众陷入更大的慌乱吗?

《华尔街日报》报道,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于3月12日发生爆炸。日本政府一方面表示可以通过技术手段以控制好相关核辐射,但另一方面也呼吁民众“搜集碘以应对核辐射意外之需”。

日本政府没有任何理由去“不清楚”核灾难是什么,小小的日本有着56座核反应堆,在规划这些设施的时候,应该早已想到一些极端状况的发生,比如在大地震的毁坏下该如何应对核辐射等等。就算政府没有做好准备,他们也不会承认,有一大批专家此时此刻正坐在那里进行着各种复杂的辩论。

可民众有理由跟我一样不清楚“核灾难”会是什么,因为这也是我们不曾关心的,总觉得政府可以替我们想好这一切。很希望日本政府像对待地震那样对国民进行过核灾难的防护演练,虽然媒体并没有说明这一点。

居安思危,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在其官网上介绍了核电站发生紧急情况时应该采取的一些措施,《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做了摘译,私人媒体转贴如下,希望家住或将来要住在核反应堆附近的朋友们牢记:

下文中的指导原则告诉你在核电站发生紧急情况时该怎么做。注意随时携带一个用电池的收音机收听具体指令。关闭并锁好门窗。

如果要求你撤离:

注意保持窗户和通风口关闭;使用再循环空气。

如果建议你留在室内:

关闭空调、换气扇、锅炉和其他进风口。

如果可能,进入地下室或其他地下区域。

如非绝对必要,不要使用电话。

如果你估计自己已经暴露于核辐射中:

更换衣服和鞋子。

将暴露过的衣物放在塑料袋中。

密封塑料袋,放到偏僻处。

彻底洗一次澡。

将食品放在密闭容器内或冰箱里。事先没有封闭的食物应当先清洗再放入容器。

重庆卫视该不该禁播广告

重庆卫视决定从3月开始禁播广告,以公益卫视频道亮相。最新的新闻也显示,重庆市政府每年将给予重庆卫视1.5亿元人民币的运营补助。问题来了,其一,广告该不该用行政命令去禁止,其二,1.5亿元的补贴被批准该有怎样的流程?

我这里只能说说广告。

尽管大家都不太关注广告,但对于“广告”本身,很多人并不排斥,在广告极端分子如我来看,“广告”更有替代“教育”来改良社会的作用,当然,我所设想的是在一个人人都有良知且懂得自我反省的前提之下。

广告的好处,在于它恰当的利用了媒介的传播力及影响力,使受众的注意力不被浪费。无论广告稿的制作品质优劣高下,广告本身都具备了教育或影响社会的功能,我们已经不止一次的感叹于某一支广告的精妙,那种共鸣也只在少数优质的课堂上能感受得到。但毫无疑问,广告比之课堂,其传播力和影响力会更加持久。

广告的另一件好处,是可以带来利润,建立其商业价值。因为广告(商业模式),媒介得以自给自足(或者存在自给自足的可能),并以此量化其市场地位,比之收视率而言,广告量不太容易造假。

不过,有些粗糙的广告也会被人排斥,但那出于人们对品质有了新的标准,我们不会满足于过去的认知,尽管大多数时候,我们也还只是原地踏步。

或许,如何避免垃圾广告的干扰远比全面禁播所有的广告更合适当下。当然,我们对“公益频道”本身这个新尝试也该报有一份期待(但公益与广告也不相悖)。没有试过,怎么知道它的好或者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