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

未来其实没那么靠谱

我一直不太愿意缴社会保险。虽然人在上海,但理想的最后落脚点肯定会是东至或安庆。只是出于各种原因,我将这笔固定支出当作生活成本来对待,以便让自己可以顺利的在上海待上几年。原先也不喜欢抱怨,但随着...

Continue reading...

解放桥碎片

感谢北小水同学特意帮我拍的解放桥,这是我1999年的一个印记。 1999年的秋天里有一段不长的时间,我在天津。从狗不理包子出来不远的地方,我站在一个路边书报栏旁看了足足一下午,里面有关于羽泉乐...

Continue reading...

谁给谁干活?

这是一则正在美国流传的中期选举广告:“2030年的中国课堂上”。结尾处中国教授说了一句话:他们都得给我们干活。让我觉得2030年的中国如果真的是这样的一副态度,实在是让人鄙视。从这里也可以反映...

Continue reading...

方言(续)

先转一段kiki同学的录音送给大家,不谦虚的在这里声明下:我们家里的话真的很耐听。 上回说到方言可以帮助你我收获幸福,从另一个角度去解读,就有点不爽的感觉了,因为背景是我们都无缘无故成了异乡客...

Continue reading...

乐土1999

1999年的时候,安九第一次出远门,一走就是一天一夜。这是安九第一次坐火车出门,从安徽沿江的一个小渔村,去到靠海的大城市天津。 那年安九22岁,职业高中毕业已有三年半,除了一副400度的眼镜,...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