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宁

祝各位羊年快乐!

【2015021907】终于正月初一了,今天牢记妈妈的话,不晒任何东西。如有异常,请点赞提醒。 【2015021906】1:20的时候,点开两个群,居然还抢到了两个红包,可恨的是,我居然都是最...

Continue reading...

祝各位小年快乐!

【2015021207】芳睡前警告我,今晚不要再抢被子了。昨天早上起来,我这边被子拖到地上,她那边半个身子在外面。我想说,有时候不是要抢被子,而是……反正不是故意的就对...

Continue reading...

二十二天

不算这篇博客,我已经连续二十二天没在这里写字了,这可能是我最长的一次中断。不多解释,只希望下一回不至于这样狼狈。写字是个习惯,无论如何,都该持续着发生才好。 这二十二天,前一半在怀宁和东至渡过...

Continue reading...

怀宁的乡风

每到过年都会重复絮叨那个总也说不完的故事,朱注也听了好几年,这回听个开头就不想继续,“…年是一个怪物”,他打断我。是的,“年”是一个怪物,大人过年,只是过钱,没有小孩那种单纯的乐趣...

Continue reading...

又坏了朱注的好事

朱注看超超在玩电脑,手就痒了。 那天已在电话里跟我说了一通,第一是大姑手机里的游戏比爸爸手机里的要多很多,第二是PSP被妈妈留在了怀宁。而昨天的诉求就更直接了,他想去东至陪陪大姑,顺便玩玩大姑...

Continue reading...

第十一天

我退化了。可能是已经习惯了被照顾的生活,芳一离开,我就开始数着日子过了。第一天、第二天……还会继续数下去,直到她们回来。 原本月初送朱注回了趟东至和怀宁,结果因为被担心...

Continue reading...

回家

朱注放假了,要送他回家。 以前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中国人或者上海人,我也无意去纠正他的地理观念,只是告诉他,你是个东至人。现在偶尔也会复查下:朱注,你是哪里人?我总高兴听到他嘴里说:我是东至人。往...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