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

榕树和井

出差福州,有半天的时间,可以去“三坊七巷”转转。有人可能会很奇怪当地人把温泉引到树上,雾气缭绕之中给人一种“人间仙境”的错觉,好吸引路人在这样的树下坐着、站着、拍个照留恋下。但福州有温泉,的确...

Continue reading...

方言(续)

先转一段kiki同学的录音送给大家,不谦虚的在这里声明下:我们家里的话真的很耐听。 上回说到方言可以帮助你我收获幸福,从另一个角度去解读,就有点不爽的感觉了,因为背景是我们都无缘无故成了异乡客...

Continue reading...

我有一匹马

在一个梦里醒来 我梦见有一匹马 外婆送他给我的时候 他还只是一头小驹 而我也未曾离家 灰白色的鬃毛 蜷缩成团的躯体 和他一起 睡在孤独的槽边 我看见一组数字 060826 2006年8月26日...

Continue reading...

清明祭

本来我打算用轻松点的语调来写下今天,但实在是不敢不敬。我曾想过为我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写上一段文字,但也始终没有提起笔来,我知道那是一种叫做“畏惧”的情绪在作怪。我与他们在一起生活的时间甚至比...

Continue reading...

过小年

小年在很多地方都不算是节日,甚至连具体日子都有不同,有“官三民四船五”之说。在我们老家(安徽东至)过的就是二十四,但按照那个说法,作为船民的我们家应该过的是二十五才对。在我印象里,我小时候并不...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