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理

潜力值

有的时候特别渴望能看到自己的潜力值究竟还有多少,比如像游戏里那样,看着几个数据翻升,到达顶点时,人物就上升了一个级别。可惜我们人类是没办法在头顶处挂上各项数据指标,别人看你,也用的都是肉眼,即便真有伯乐,一开始的时候,他也得眯着眼睛仔细打量你下。我时常因为对自己不了解而很迷茫,又因为迷茫而任时间蹉跎,总之,一切的浪费源自一切的不知所措。

一个人开始琢磨有没有一种方式给自己建立一套数据来管理自己呢?这个出发点多少带了点强制的味道,需知这种强制本身是我说抵制的,我所希望的顺其自然,其实在我生命中很少发生,一切都像是刻意为之,同时一切又都像是在别人梦中,看得到梦里的美景,品不到醒来的困乏。比如你的资历、比如你的薪水、比如你的朋友圈、比如你的资产,比如你读书的频率,比如你在社交圈里的活跃度,比如你客户量的多少,这一切的一切,似乎真的在为你建造这一套管理模型,但放在一起又不能代表一个明确的含义,它们究竟是因为什么而聚你一身的呢?

这样的思考总会半途废止,回到另一个永远问不完也回答不了的老问题上,你觉得什么对你才是有价值或者有意义的。因为你的答案与你想要收集的这些数据,一定会存在相悖的情况。比如,你想成为一名作家,你就不太可能有心思放在社交上或者与个人思考、观察距离遥远的其他事上。于是,找到潜力值觉得参照物不一定是自己喜欢,找不到潜力值又觉得生活的没有方向与目标,这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的生活还是让人回到了迷茫的怪圈,兜兜转转,何时能抽出身来。

需知,这世人最会安慰人的一点便是:人的潜力是无穷尽的。这一点莫大的满足了我的虚荣,使我暂时的摆脱此次无趣的自我辩论。

才明白

有很多事我都是才明白。嗯,“才明白”!在这样的一个年纪说出这样的几个字,心情酸到极点。换作若干年之前,我会微笑面对才明白的事情,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还有资本,对的,年轻是最大的资本。只可惜拥有资本的时候总是肆意挥霍着,等到青春逝去,我也老去,才知道年轻的意义,才知道成长的代价。如今也可面做微笑状,但已然不是那种笑意,嘴角微扬,心角微颤。这种情绪该是在做剧本的时候才去仔细揣摩,而我一旦安静便又钻进这牛角尖想到脑袋发胀。

上午有台湾的媒体朋友写来邮件,对韩正出访台湾一事颇感兴趣,想八卦下大陆人的心态。想来大陆人与台湾人关于政治这回事的看法和做法都差别很大,于我而言,不说比说的好,不看比看的好。而下午,另一大陆媒体的同行也打来电话,期望可以联络上几名台商,聊一聊两岸发展大趋势下对于他们的实质意义……两岸媒体都在关注着对方,这是彼此了解的重要一步,但还欠缺交集,如果这两家媒体可以交集在一起,说不定就可以做出一组出色的报道来。而另一边,由我们杂志主办的“台商座谈会”这个月的13号也将在东莞举办,“两岸”概念被重视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但让我郁闷的是,我为何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一个好的机会点呢(别说我能力太差之类的伤自尊的话)?

这种时候我会很焦虑?但一直都没明白过为何焦虑。在这件事情上,无论有没有“才明白”都是付出了代价的。我只能说我体会了其中的艰辛,但也是有程度的。而某些来自精神层面的安慰聊做收获。有安慰也好,不是吗。哈,我也知道坚持的重要性,但我也认为抱着怀疑的心态去坚持未必就是坏事。你说这是一种悲观的情绪也好,说是一种现实的感受也罢,唯此刻是我最真实的感受而已。我不喜欢压抑在心底,而这里是我的床,是我放松心情的河流。等我搁下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