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大

同学往事

等我在网上看到她的留言,她的照片,我才确认人生就是千回百转。兜兜转转之中,时间就溜走了。尽管你可能觉得每一天都活的有滋有味,但你回头去看,不一定都看得明白。 我偶遇小学同学俞孝敏,88年那一拨...

Continue reading...

在黑夜里练投篮

开始触动我想写一些关于我在那个万恶的职业学校里的回忆性文字的起因是因为老胡建的那个同学群(要是你可以一口气读完而且不需要读第二遍就可以理解的话,算你走运),有时候,生活会给到你一些刺激,让你的...

Continue reading...

老陈

提笔写老陈,却怎么也写不下去。但是毫无疑问,老陈是我最喜欢接触的几个人之一。从1993年开始算下,我们的交情也有18年了。18年的时间,一只小虫子都可以长成一个大小伙儿,这岁月沧桑地过着。如今...

Continue reading...

老赵

跟老赵聊天,只要不谈股票,还是很轻松的。跟钱有关的话题,总让我很累,谈不好,也聊不出趣味来。老赵打趣将我们的1993到1996归纳为“十二大”时代,我坚决赞同。聊及这个时代的人和事,我的脑海里...

Continue reading...

燕子

和老赵聊天,聊起了十二大,自然也就会聊到燕子。老赵给过我燕子的手机号码,我忘记了我是否打过电话给她。短信是一定发过的,过年的时候。她也回过。都是很简单的那种。老赵也给过我她的QQ号,我好像也加...

Continue reading...

九年不见!

回忆从何而来?回忆因什么而美丽?回忆的主角应该是什么? 当一连串的问题只有一个答案的时候,我们一定会选择『朋友』这个词。 同学是『纯真』的朋友、同事是『信任』的朋友、既是同学又是同事是这个世上...

Continue reading...

朋友的生日

今天应该是我一个朋友的生日。我没有去确认,打算晚点时间发个短信试探下。我记不清了,有点难堪。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我的朋友不多,好朋友更是屈指可数。可我对数字的记忆能力实在要命。所以我知道...

Continue reading...

狗屁的过去

1994年的春天,和往常的很多时候一样,中央戏剧学院为仰慕自己的数千学子邮去了新一年报名表。在安徽安庆的一所职业中学中,一个乡下小子也得到了这份报名表,让他兴奋不已。不过,开心不了二十分钟,他...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