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戚

你的邻居是谁?

在城市里生活的第一个不好,就是你认识不了几个邻居。这个你每天忙于工作,在公司与家庭之间来回转悠,为生计或者前途打拼,找不到时间去关心自己生活的另一个环境,邻居们彼此忘却了对方的存在。倘若换了一种,你年纪大了,退休在家,整日里赋闲,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做的,也许你会对与你年纪相仿,遭遇相近的邻居多了一份认识的需要,这需要也是彼此的,就像当初彼此相忘一样。

这多少有点“势利”,只是为了彼此利用的关系将原本建立在人情之上的邻里疏远。但这个社会似乎就是这样,有意识的人发发牢骚,没有意识的人照旧过那样的生活,等到老了,所有的顾忌都会放下,彼此相扶一把,倒也不算什么要上纲上线的事值得去追究。现在年轻想到这点,无非是对自己的“冷漠”多了一种认识,这认识不算透彻,但也足够让人震撼。

昨天隔壁搬来新邻居,在这之前,隔壁住过另一对夫妇,让我惭愧的是,他们住在这里小半年,前前后后我们不过打了两次招呼,说了不超过10句话,就算是在马路上跟个陌生人问路也不至于如此。当然,邻里与亲戚自然不同,没有血脉关系意味着可以不计较彼此的生活是否交集,但“远亲不如近邻”的说法在乡下可是大过天的,按说某家某人的人品如何,完全要看他家与邻里相处的和睦程度。而在这个城市里,这些小区的居委会的工作人员,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点,起码没有拿出实际的办法来促使这样的事情发生。

也许我该敲邻居的门,向他们问个好。

朋友

绿

一直还记得P对我说过的那句话:“你有多少钱的收入就有多少钱的朋友”。这句职场格言有点“血淋淋”,现实到残忍。但与我真心做朋友的大可一笑,我虽一直记得这句话,但从来没拿它当回事,顶多是觉得有道理而已,如果以收入做朋友的评判,想来我这样的穷鬼今天是一个朋友也剩不下,当然这只是我的乐观和精神胜利法的一次胜利,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诸如对朋友是什么这样的话题,我也是谈不来的,因为我过于两极化,单纯的谈些理论,我是会得罪这个又得罪那个的。当你遇到了值得交往的人那就是朋友,也许这辈子只能打一次交道,但只要回忆起对方的时候感觉舒服就好。若真要在得与失上计较,谁还敢认你这个朋友呢?当然,吃亏也并不总是福气。

W问我,快乐是什么样的?如果从朋友的角度来看,快乐就是你有可以值得回忆的朋友。你有是一回事,你能否做这样的主角又是另外一回事,我更看重后面这点,毕竟我还是一个俗人,喜欢看朋友眼中的我自己。就算我嘴巴里说到抽风: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我过好自己就好。但朋友是不一样的,朋友不能算做别人。无意中,我又将自己的生活划成了各样的小圈圈,瞧这受累劲儿。

就算看我的文字,也让不少人觉得受累、无趣,每天都哼哼呀呀的无病呻吟些什么呢?我个人感觉这就跟种草一样,每天长那么一点点,等到你哪天心血来潮仔细打量时,就会看到一大片草原。一根小草只会让你看到脆弱与孤独,但一大片草原就可以让你感到宁静与欣慰。对于朋友的感觉就是如此,你能体会出来吗?